得法炼功心胸敞亮 进京上访惨遭毒打

【明慧网2003年8月21日】

(一)终生难忘的日子

我有幸在1999年春天在本村的一次山会上,听到了法轮大法的音乐,那优美的声音在我村回荡。看到了法轮大法弟子那优美的炼功动作和法轮大法的简介,使我从内心里不愿离去,这就是我一生中所要寻找的,现在终于找到了。从此我修炼起了法轮大法。在刚刚炼功的这段日子里,我多年的妇科病和好几种病全好了,同时我被师父的著作《转法轮》里的法理所折服,我懂得了做人的真正道理,知道了人从哪里来,应该回到哪里去。从此以后,我的心性由原来的脾气暴躁逐渐变得温和了,变成了一个在家是贤妻良母,对邻居和睦相处的人,村民们都说:“你从修炼法轮功以后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你们这功真好,过一段我们也炼。”

(二)镇压完全是错误的

在1999年的4月25日,有许多大法弟子进京上访,听说因为天津的警察抓捕了法轮功学员,大法弟子与他们和平谈话,他们指着北京的方向说:“我们管不了,上那里去找。”于是就有了4.25法轮功学员万人和平上访。后来听说,当时国务院总理亲自接见了法轮功学员的代表,并作出了正面的答复。可是不到三个月就发生了震惊中外的7.20邪恶镇压。我看到了有许多大法弟子被押回镇政府办的洗脑班,在那里不让睡觉,还遭到严刑拷打和巨额罚款,派出所警察和包片干部还经常到法轮功学员家里骚扰、恐吓家人。中央电视台对法轮功的报导全是撒谎、造谣、无中生有,这就是政治流氓行为。踏着6.4学生鲜血走上来的江泽民,窃取了国家主席的地位,出于个人的妒嫉利用手中的权力为所欲为,违背宪法,不顾人民基本利益,把上亿的信仰法轮功的好人推向政府的对立面。

(三)因上访,惨遭镇政府人员、派出所、拘留所恶警毒打

作为一名大法修炼者,我毅然进京上访。上访是宪法赋予每个公民的权利,每个公民拥有信仰自由,言论自由。到了北京后,警察问我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说是,马上过来一群警察把我拖上警车,送到公安局后转到当地驻京办事处,到了那里先扒光衣服搜身,因为我的钱在进京住店时被店主诈骗得一干二净,所以它们没有搜到一分钱。办事处的人把我和其他大法弟子铐在一起,然后通知我们乡镇,镇政法书记和一个帮凶到了那里,见到我后就是一顿毒打。我被带到镇政府,刚一下车,政府出来一伙人不问青红皂白又将我一顿毒打,然后把我吊铐起来。第二天,镇书记指挥镇长亲自带头拷打,骂声脏话不堪入耳。拷打一上午后,镇派出所又带过去进行了非人的折磨,派出所所长和镇长一样是吃喝嫖赌的恶棍,它们一伙包饭店、包女人是常事。江XX利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就是这样一伙人。派出所恶警在所长的指挥下,将我毒打得浑身没有一处好地方,腿疼痛难忍,别的房间里同样有大法弟子遭受和我一样的酷刑折磨。

打完后把我送到了市拘留所。在拘留期间,拘留所的恶警更是邪恶,它们说:“上边有令,打死你们算自杀,叫你们有冤没处诉,就是不许叫你们说真话。”我们经常被带到办公室遭受棍棒毒打,拘留所里关押了很多大法弟子。囚禁15天后,镇派出所恶警又把我们带回所里。一下车,镇610头子带领一伙人将我们一顿拳打脚踢,棍棒交加,问我们还炼不炼功,我说:“信仰是我们的自由,谁也没有权利剥夺。”这样又将我吊铐在车棚上,踩着三块砖。它们说:“上边开会说了,对法轮功练习者打死算自杀,要把你们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三光政策。”这样吊了我一天后才放我回家。

回家后才知它们逼我家人交了3000元钱,还恐吓我的家人要对我严加看管,再走了人,就叫我们倾家荡产。我的家人在压力下,对我百般折磨,冬天逼我坐在冰地上,还毒打我。镇政府、派出所的人一到敏感日期就到我家中骚扰、恐吓。

这就是江XX一伙在国际上宣称的“人权最好时期”。我们呼吁国际社会、人权组织、善良的人们和世界各国政府伸出援手,共同制止江XX一伙对这些好人的迫害。在中国精神病院、劳教所、监狱关押着许多大法弟子,正在遭受着残酷的迫害,象山东潍坊陈子秀这样因坚持信仰而失去生命的好人在中国太多了。信仰自由是天赋予每个人的权利,我们要求给我们一个合法修炼环境,恢复我师父的名誉,停止迫害。同时,我们正告恶人:不要再做恶了,善恶有报是天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