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学员佐渡岛征签讲真相的经历


【明慧网2003年8月22日】听说8月9日至17日在新泻有呼吁营救金子容子的活动,我安排好自己的事,8月12日上午赶到新泻市,和新泻的同修一起在新泻市的三越百货店前签名发报纸。新泻的人们非常善良,许多人签了名,带来的几百份报纸也快发完了,这时两位同修匆匆忙忙赶来,他们刚从佐渡岛回来,说那里很需要人去,当时还以为他们去那里向议员洪法讲真相呢,心想怎么用得了那么多人。当天静冈县的三位同修也到了,就和她们一起来到佐渡岛。和先到的同修一交流,才知道太应该来了。

佐渡岛人还没有听到真相

自从金子容子在北京被非法监禁并被判劳教后,日本弟子先后去国会和各地方议会讲真相,递交陈情书和请愿书,在许多县市举行了发传单,征集签名的活动。从国会议员到普通民众,许多人了解了真相后,都积极支持救出容子的行动。现在呼吁救援金子容子的全国汽车之旅正在进行,许多媒体包括一些主流媒体都做了正面报道。可是在金子容子所在的新泻县,虽然也举行过呼吁救援的游行,也和一些议员洪法讲了真相,但是没有什么大的进展。这次大家本来是想进一步向新泻地方政府讲真相,推动他们为救援金子容子做些努力。可是在给几位议员打了电话后,他们都说容子居住的佐渡岛不动,他们没法动。大家一商量,这正是提醒我们在讲清真相方面的不足,以前我们确实没有在佐渡岛讲过真相,这正是一次机会,决定第二天一早就去佐渡岛,可是具体该怎么做大家心里都没有底。

从新泻到佐渡要坐两个半小时的船,岛上居民少且居住分散,没有车寸步难行。正逢日本放长假,回家探亲的、来游玩的使得找旅店、租车都很困难。我们选了佐渡岛最热闹的地区发报纸签名,说是最热闹的地方,只是有几个大一点的超市而已,街上几乎见不到人。如果象以前那样在街上征签,一天也遇不到几个人。所以我们决定挨家挨户敲门征集签名讲真相,一讲才知道这里居然有许多人还不知道发生了这样的事,几乎人人都签了名。大家这样讲下来都有一个同感,就是这样的方式真能把真相讲透,对方也很愿意听,而且一签就签一家人的名字。有的同修在上门征签的时候,有的人就问是不是町役所的倡议,并建议学员去找町长和他讲讲这件事。大家悟到地方的行政机构和普通百姓的讲真相征签应该同时做。与町长谈时,发现他也不知道此事。在金子容子的居住地却从普通住民到政府工作人员绝大多数人不知道真相,大家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同时也明白了此行的目的和具体的做法。

抓紧时间讲真相

为了使我们几个人能成为一个整体,并始终能保持正念,早上大家一起炼功,发正念,集体学一讲《转法轮》,然后,便分头行动起来。有的按约定找町长去洪法讲真相;有的继续一户一户走访,征签讲真相;有的发报纸。当夜幕降临,回到旅店后大家都是精疲力尽,可是一想到我们此行的目的,大家又都打起精神,开车半个多小时到岛上较大的超市和24小时店门前继续发报纸征签。直到超市打烊,大家才回到住处,简单交流过一天的进行情况后,再商量好第二天的日程。大家在做的过程中,总是有意外的收获。有一组同修在去町役所洪法时,没有见到町长,见到一位担当的科长。听了关于金子容子救援的情况介绍后,他表示非常关注,不但他本人主动签了名,还让手下的工作人员都签了名,还要求在役所放了营救金子容子、法轮功迫害真相的报纸。同修还巧遇这个町议会的议长,也讲了真相。同时约好了第二天见这个町的町长。还有一组同修遇到了一个中国人,估计她是这个岛上唯一的中国人。当然我们也给她讲了真相,她还热情地向我们介绍了一家旅店。可是和其他一个同修一联系才知道旅店已经订好。我们打算登门向旅店道歉,一到那儿向女主人说明了我们来佐渡岛的目的,她二话不说让店里的人都签了名,还把我们的传单贴在入口处最显眼的地方。

见议员讲清真相配合默契

佐渡郡有两位县议员,其中一位议员有法轮功学员和他联系过,但他态度不太好,他和中国方面有很深的利益关系,很受中国大陆邪恶谎言宣传的影响。有的同修很想去见见这位议员,有的同修觉得他受邪恶影响太深,一定不会为我们做什么的。大家在这个问题上进行了讨论,统一了认识:我们不应该有求于常人为我们做什么,我们做这件事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讲清真相,救渡众生。

我们如约在晚上7点半见到了这位议员后,大家给他介绍了我们这几天在佐渡的一些活动,他也谈了他对中国政府的一些看法,甚至还很欣赏中国江××独裁的做法,大家默默地对他发正念,并仔细地给他讲真相,同修拿着《正法之路》的画册,如数家珍地给他从大法的传出讲起,如何祛病健身,对人身心有益,如何遭到迫害,容子的情况等等。这位议员是个很健谈的人,出生在中国,是个中国通,中国的历史地理聊得津津有味,大家有礼貌地陪着他聊,话题一扯远了,大家就机智地拉回来,继续讲我们的真相。一位同修没讲好,另一位智慧地补上,同时不停地发正念,清除邪恶。渐渐的他开始转变,他也表示法轮功对人健康有益,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当给他看我们这几天征集到的签名时,他非常认真地看,还问容子住的羽茂町为什么签名不多,我们说这是我们第二天要做的。他还鼓励我们多多地征集签名,尤其是羽茂町要多签。最后他建议我们应努力让日本政府通过谴责这场镇压的决议。虽然他表示由于自己的身份不便为我们签名,但是我们相信一个明白了真相的生命他自己知道应该怎么做。

羽茂町讲真相

在佐渡岛的最后一天,几个学员来到金子容子的家所在的羽茂町,如约见到了町长,同修给他讲了我们这几天在佐渡的一些活动,他直说感谢。町长对金子容子的事是知道的,但对法轮功的真相全然不知,大家表示希望町长能为救出金子容子协力,他答应说他会去做,但是给我们的感觉他好像不知道该怎么去做。出了羽茂町役所后,几个人去征签,两个人去附近的一个町见町长。不一会这两位同修打过来电话说,会面很顺利,并说过几天,佐渡岛各个町村的町长村长有个会议。这是一条重要信息,我们几个马上回到羽茂町役所,去找町长,也不知道在不在。一进町长室,看到町长正在认真地阅读我们刚才送给他的法轮功真相资料呢。同修讲了听到有会议的事,希望町长在会上向佐渡各个町村呼吁一下协力救援金子容子,他连声说我去做。又一个意外的收获,大家悟到只要我们去做,一切师父都会安排。

佐渡岛讲真相刚刚开始

在佐渡的几天我们走访了岛上的一个市七个町二个村。登门访问了几百户的人家,得到了近一千个签名。但是这仅仅是个开始。在我们就要离开佐渡岛,在等开往码头的汽车时,我们几个在附近的商店门前签名讲真相,我们问到的人几乎全部都给签名,并认真听真相,那一个个渴求真相的人似乎想要把我们留下。我们知道我们会再来,因为佐渡还有那么多的人不知道真相,我想,当人们都明白了大法的真相,金子容子就会回来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