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重庆市女子劳教所遭受的酷刑折磨

【明慧网2003年8月22日】我是一名法轮大法弟子,为了证实大法多次到北京上访,六次被抓,两次被非法关押在重庆市白鹤林看守所,两次被非法劳教。

第一次劳教是2000年7月到2002年10月(中途被非法加刑1年多)。重庆市女子劳教所恶警罗春梅把我送到洗脑队强迫洗脑,不妥协就罚站,我和另外一功友每天都被罚站,从6:00—23:30,不准坐,不准说话,时间长达两个月,天天如此。这样我还是不妥协,它们就强迫我做苦力,我反对说这是迫害,要求无罪释放,恶警罗春梅扬言:“不转化就是无期,送大西北”,对此我并不怕,想的只是离开这个邪窝,出去做证实大法的事,2000年12月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我正念走出这个邪窝。在外面由于放松了学法,2001年5月被恶警跟踪抓回劳教所后,恶警们(所长刁效兰、管教科科长赵小云、罗春梅、胡梅)和两名穿迷彩服的男恶警把我五花大绑,胡梅叫人用袜子塞我的口,不准我喊“法轮大法好”,我咬住牙不让塞,它们就对我一阵猛打,然后用胶带把我的脸全部缠住,它们边缠我边喊“法轮大法好”, 它们又在我脸上缠了10多圈胶带,此时我已无法呼吸、失去了知觉,期间一直被两男恶警挟持,在我胸前挂上牌子拖着我游队示众,它们还将这个场面摄像宣传。之后一个月它们把我吊铐在窗上,只让我的脚尖着地,看我支持不了了就放低点,然后又升高,两名恶警和吸毒犯轮流看守我,不准我睡觉,发现我合眼就用别针刺我的眼皮。恶警胡梅又叫人把我按住将我头发剪成男式,在上面留两个桩桩,供它们变态取乐。吊铐期间,我的全身被它们打乌,下半身肿大变形,一个月后才准我睡觉。

2001年3月8日,恶警强迫我们看诽谤大法的录像,我们不看它们就大打出手,璧山县的一位功友被打成残废至今站立困难;长寿县的张素芳被吊铐半年以上,打得遍体鳞伤,放回家两天就去世了。

2001年9月27日,被非法关押在重庆市女子劳教所的功友周成渝被恶警杨明迫害致死,当天我看到杨明强迫吸毒人员王素晓、刘成玲把周成渝拉到劳教所医务室,周不同意,要求有功友陪同,一小时后,两吸毒人员回来后神色紧张,我问她们周成渝在哪里,她们不敢正面回答,而且语无伦次,后来得知,因为她们知道周成渝被迫害死在劳教所里,被杨明威胁不准走漏风声。后来我们知道周成渝被迫害死的消息就绝食抗议,它们就采取分开关押、戴铐、灌食、关小间等方式迫害我们,我每天被背铐关小间18个小时以上,时间达12天。另外一功友被阴险毒辣的杨明插鼻管连续115小时不取。

2002年5月13日,劳教所所长刁效兰把重庆西山坪劳教所的男恶警打手调来搞“打转化”,多名功友被毒打,被脱光衣服反手“苏秦背剑”、站军姿,有的功友当场昏死。

第二次劳教是在2003年1月,我到四川成都与功友联系被非法关押在成都市看守所,我不进去,国安局的3人强行把我抬进去,我绝食抗议,并在里面炼功发正念,恶警黄文珍见状就过来打我、踢我,几天后见我仍然绝食,它就叫人把我按在地上,捏住我的鼻子强行插管灌食。

后来我因腰椎压缩性骨折而被解除劳教。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