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新闻简报(2003年8月21日)

【明慧网2003年8月22日】
  • 海外综合

  • 正义之声

  • 弟子切磋

  • 正念正行

  • 迫害真相

  • 大陆综合

  • 大家谈

  • 资料汇编

  • 海外综合

    8月18日,“营救李祥春跨美汽车之旅”经过华盛顿州的斯伯肯市,爱达荷州的库德艾伦市和蒙大纳州的密索拉市,学员走访了各地的县市政府、人权委员会及当地媒体,受到了各界的支持。汽车之旅沿途受到民众的支持,征集了很多签名。一位女士说:“我很佩服你们的精神。我感觉到你们有很特殊的能量。我还感到与你们是相连的。”8月19日,“营救李祥春汽车之旅”在蒙大纳州的伯兹曼市县政府大楼前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在黄石公园,一对夫妇说:“谢谢你们。‘匡扶正义’是美国的立国之本,你们重新把它带回来了。”

    自由亚洲电台8月20日报导,6名法轮功成员星期三向比利时检察官起诉中国前国家主席、现任军委主席江泽民,指控江××迫害法轮功成员,犯有“酷刑、反人类和群体灭绝罪”等罪行。据报道,原告中有比利时法轮功成员,曾经被中国驱逐出境,其余原告分别来自美国、冰岛和澳大利亚。

    比利时法语电台RTBF2003年8月20日报导,六名法轮功运动的信仰者在比利时起诉前中国国家元首、该政权独裁者江××。法轮功源于佛家法门,在中国被禁止。原告运用法律程序控告江犯下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以及酷刑罪。他们指控江在中国有计划地消灭法轮功修炼。在我们国家提起诉讼是因为原告之一是比利时人。

    8月19日,我们在日本的海港城市横滨市,邻近中华街的县民大厅,举办了第二届法轮功正法之路图片展。继去年第一次图片展,新增了反映正法进程的新图片以及呼吁营救金子容子女士的照片。同时还放映日文版的教功录象带及真相电视片。

    大纪元报道,8月20日法轮功学员在比利时对中共领导人江泽民正式提起刑事诉讼,指控被告犯有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和酷刑罪。同时被起诉的还有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和“610”办公室主任李岚清。路透社报导说,著名律师乔治-亨利-波斯尔将代理向法庭起诉中国前国家主席江泽民。他称江对法轮功精神运动的镇压违反了比利时的人权法律。法新社称,诉讼是根据比利时国会8月5日新通过的法律进行的。据报道,NVA党发言人已经回信表示对法轮功学员诉江行动的的支持。一些民间组织也先后表示支持法轮功在比利时诉江案。

    泰国法会后记:8月16日下午五点多,在泰国举行的首届法会在热烈的气氛中结束了。这次盛会对泰国弟子来说,意义非常。在时间短暂,人手不够的情况下,从寻租场地、安排住宿,到组织发言稿及翻译等,大家齐心协力去克服各种困难以及来自邪恶的阻扰,将这次法会视为一次正法修炼整体提高的机会。法会期间的交流使泰国大法弟子对自身需要改进的地方更有了迫切感,决心将这次法会作为一个新的起点,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

    美国新闻报8月17日报导,为营救被关押在中国已达六个月之久的美国人查尔斯。李医生,一次汽车之旅正在向路易斯安那州查尔斯湖方向前进。李在中国被关押期间遭到身体和精神方面的折磨。他的朋友们想尽一切办法营救他。他们将去休斯顿的中领馆,然后穿过德克萨斯州、路易斯安那州、密西西比州、阿拉巴马州、佛罗里达州、阿肯色州、俄克拉荷马州和堪萨斯州。

    日本宫崎媒体报道全国营救金子容子车旅:

    ◇日本《宫崎日日新闻》8月15日报道,全国汽车之旅队13、14日来到宫崎县,举行呼吁救出金子容子的签名活动,并向宫崎县知事、宫崎市市长递交了请求书。汽车之旅成员说,金子容子被强制劳动教养、折磨,生命正处于危险状态,希望地方政府呼吁、推动日本政府同中国政府交涉释放金子容子。

    ◇日本宫崎县的电视台“MRT宫崎放送”8月14日报道,为救援在中国被逮捕的气功团体法轮功的修炼者,全国汽车之旅来到宫崎市。去年五月,中国籍的法轮功修炼者、38岁的金子容子在北京派发揭露中国政府迫害法轮功的传单时被逮捕,并被判劳动教养。汽车之旅成员说,希望国民了解事实真相,在全国展开呼吁救出金子容子。


    正义之声

    比利时法轮功学员将以群体灭绝罪起诉江泽民的消息传出,一些民间组织先后写信给原告律师和比利时政府,对法轮功在比利时的诉江案表示支持。“全球公审江泽民大联盟”筹委会在信中说:“此举证明了对江泽民‘群体灭绝罪’的起诉和审判超越国界、种族、语言和肤色。人类文明绝不会对这种罪行听之任之。”来信最后呼吁“共同汇集人类文明的力量,把江泽民彻底送上人心,道义和法律的审判台。”

    全球营救受迫害法轮功学员委员会发表声明,支持比利时大法学员以“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和“酷刑罪”在比利时王国起诉前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国务院副总理李岚清,国家610办公室负责人罗干。这是继在美国芝加哥,法国起诉江泽民、李岚清及610系统之后,对中国这些罪魁祸首较全面的起诉。

    美国加州西好莱坞市褒奖法轮大法周,宣布2003年8月9日至16日为“法轮大法周”。

    美国加州艾尔蒙蒂市2003年8月9日褒奖法轮大法。


    弟子切磋

    自学突破网络封锁技术的经历。2002年5月底一天,我在网吧上网时,突然想到应该看看明慧网。但是被封锁了,怎么办呢?我就用一个海外的搜索引擎输入关键词:“法轮功”和“台湾”进行搜索。结果搜索到了很多个台湾的大法网站和网页。我成功进入一个电子报,并向台湾一个联络信箱发了一封电子邮件,请求帮助。第二天,我再到网吧去,就收到了回信,得到安全上网方式,再通过动态网浏览明慧网和技术网站。大约用了一个月左右的时间,我自学了“网络自由联盟”中的大部分文章,在这里比较系统地学习了网络安全方面的知识。后来我又登陆到花园网等技术网站,学习了其它的突破方法。在这期间,我到聊天室去讲真象,大约上千人能看到我发的信息。我不断地在技术网站上自学,在技术论坛上交流,慢慢地我掌握了近10种突破网络封锁方法。随着技术的提高,我也学会了破解网吧限制,几乎在任何一个网吧中我都能够上到明慧网。我还教会了几位想学习此技术的同修。回想这段过程,我感突破网络封锁是我们海内外大法弟子共同努力的结果。我还感受到,突破技术是能够自学的,关键是自己的心态。

    破除旧势力 归正旧我。我在被邪恶迫害中,曾有过用大法法理直接破除旧势力、破除掩蔽很深的旧的自我执著的经历:

    ◇在这次魔难来时,苦于当时找不到这次魔难的原因,当天晚上我在看守所发正念时想到应该破除旧势力,我在心里对它们讲,如果这次因为你们的所谓考验而耽误了救度众生的事,你们负得起责任吗?就这样我看见一串旧势力被打下来(注:我悟那不是被我打下来的,也不是因为我对它们说了那些话用话把它们打下来的,而是宇宙中其它他的正的因素在起作用。当修炼人在法中走正自己的路时,师父的法身和宇宙中顺应正法的正的因素就得以起作用),只有一个旧势力横躺在那里打不下去,我当时找原因也找不到。

    ◇第二天在看守所和同修交流,才意识到:这次“非典”来,我不愿看到更多的人被淘汰,着急的心和情都起来了,是这次魔难来的直接原因,而警察来时自己又没有用法来衡量该怎么做,让它们进屋搜查,这是正念不强的表现。找到自己的原因后,我就看见那个横躺的旧势力也被打下去了。

    ◇我在被抓的当天就开始绝食绝水,到第四天我感到身体虚弱。我知道这种身体的不舒服是旧势力的迫害,必须破除,就在心里对旧势力说:你们觉得你们都当不上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们这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来的太便宜了,所以就要考验,这是出于妒忌。说完这句话,就看见一个旧势力被打下来。我又接着对旧势力说:师父讲佛是带着如意真理而来的这么一个世人的称呼,而真正的佛是宇宙的保卫者,他将为宇宙中一切正的因素负责。而你们所做的都是破坏性的、毁灭性的干着一切。说完一串旧势力都被打下来了,我的身体一下感到轻松了。

    ◇我被送回家乡后,继续被关押,绝食感到身体特别虚弱,我又感觉应该用法理破除旧势力这种干扰。我对旧势力说:你们明知道让学员写什么保证不是发自内心的,为什么还要叫那些恶人强迫学员写呢?目的就是想让学员掉下来,这也是在干坏事。这样说完后,我虽然没有看见旧势力被打下来,但不一会儿身体就感觉轻松了。

    ◇后来我被上刑床,我不断找自己,为什么魔难会这么大?是自己的什么心造成的?找到自身的原因后,我认识到其中也有旧势力直接的干扰,我就用法理破除它,每当我说到旧势力实质的问题时,就有一层旧势力被打下来,我连续打下十几、二十几层旧势力后,就觉得空间场中清静了。

    ◇我被放回家时,有点高兴,还有点兴奋。我在思想中反问自己:我是在证实大法还是在证实自己?我在被关押后告诉同修:我从修炼大法后,就感觉自己前世一定修炼过。后来看师父《北美巡回讲法》时就觉得自己可能是前两种:可能和师父签过约或结过缘的,所以魔难不会那么大。所以心里总有那么一点潜在的优越感,这也许就是造成这次魔难的背后的原因。我读《2003年加拿大温哥华法会讲法》中师父讲到旧势力洋洋自得时,心里一惊,我那种潜在的优越感和旧势力那种洋洋自得有多大区别,动一念都会导致它以下的层层众生对大法犯罪,我再一次明白修炼的严肃性。

    关心爱护与我们同行的设备。在正法的过程中确实存在着邪恶及旧势力的干扰原因,可有时却并非如此,往往是我们自身的因素造成的。正念不强是根本原因,不注重这个空间的基本规律是主要原因之一。我们的设备在资料工作中肩负着重要的使命,可是有时因为我们的自身不纯净,心急,马虎,缺乏必要的操作、维护常识等种种原因,而使得我们的设备惨遭不幸,甚至被毁掉或淘汰,其实往往有时设备并未到寿命终结或者说并不是设备本身的原因。有时我回过头来看看曾经被自己错怪了的设备,惭愧,因为有时并不是设备的错,设备虽然是物体,可是它也是有生命的,而且在帮助我们做讲真象救度众生的事,它不值得尊重吗?而且作为修炼人,我本应善待一切。设备发生情况时,我们一定要细心、耐心的寻找原因,事先做到周全细致、精心,操作时心静(净)沉稳,专注关心体贴设备,使用得当。


    正念正行

    我走过的正法修炼之路(上)

    大法弟子时刻保持正念 恶警无计可施。2003年7月27日,十几名恶警青天白日私闯民宅,抓走大法弟子四名。其中三人正念闯出,一人被绑架带走:

    ◇保持正念 恶警抬不走。当十几名恶警到我家时,我认识到应该正视邪恶,用正念对待发生的一切,于是我发正念谁也动不了我。恶警四人动手拉我,硬抬我走,我发正念请师父加持,不让它们抬动。四个恶警真的没抬动,它们害怕了,把我放下全后退。这时县610头子大声喊:怎么不抬?再上去几个。我又发正念人再多也动不了我,六七个恶警累的满头大汗,最后累得气喘吁吁地把我拉到车跟前,往车门口往里推,我不停地发正念,不能让邪恶得逞。当时就觉得头脑嗡的一下,又从嘴里发出一声想吐的声音,我从车上摔到车下,仍不停的发正念。恶警见此情景,害怕了。就在这时本村群众围上来,说学大法的确实是好人。大家议论纷纷,有效的抑制了邪恶。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堂堂正正闯了过来。

    ◇恶人当时连我妻子也抬上了车,当时围了许多观看的人。妻子在车里大声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我修“真善忍”没有错!在车开往市里的路上妻子逢人就高喊:“法轮大法好!”并心生一念,能让世人听到真相就好了。结果众人听到喊声都围上来,车怎么也开不走,方向盘失灵。妻子高声说:电视报导的都是假的骗人的,师父是来救人的,江泽民是来害人的。610头子怕曝光,想用手捂住我妻子的嘴,没捂住。恶警送妻子到拘留所,拘留所不收,又带到看守所,妻子不停喊:大法好!恶警对我妻子拳打脚踢。后来恶警把我妻子抬到监号,监狱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和明白真相的犯人听到我妻子的喊声后,都齐声喊:大法好!在监号里妻子不穿马甲,不报数,绝食绝水抗议。第三天被抬去灌食,妻子不配合,第五天夜晚,妻子身体弱得不行,恶警非常害怕,叫赶紧放人,并说:这回你胜利了。

    在任何场所都有证实大法的机会。儿子结婚的酒席上,我给在座的亲朋好友们讲大法如何好,并叫人们牢记”真、善、忍“、”法轮大法好“,告诉他们这样你将会有一个好的未来。当时在场的人听后表现出了各种不同的反应:有的激动,相信大法好;有的惊异;有的替我担心……各种心态都有。后来,家里人对我的这种作法不理解,说我不分场合,什么地方都敢去洪法,甚至不理睬我。后来我跟他们讲:人不能太自私了,你明明知道大法好,为什么不想帮助更多的人了解大法呢?我体悟,不管救度众生的难度有多大,我们就按照师父说的:“你就慈悲地做你要做的事,不管他接受也好,不接受也好。”


    迫害真相

    吉林省吉林市朝鲜族法轮功女学员崔正淑2002年3月在制作法轮功真象资料时被吉林市610办公室、船营区公安分局警察抓捕,并判劳教三年,关押进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遭狱警残酷迫害,曾在33天里只被允许睡觉22小时。劳教所直到崔正淑的身体被摧残到极度虚弱、生活已经不能自理、进食困难的情况下,才于2003年4月18日以保外就医的名义把她送回家。崔正淑因身体被折磨损伤太重,经抢救不治,于2003年8月12日死亡,身后遗下一幼儿。

    因不放弃修炼,我被屡次非法关押,两次被非法劳教。在劳教所,邪恶管教和犯人同流合污整天折磨我,一次我的头被打得肿得老大,一次它们用二百斤石子筐砸我,并把筐坐在我脖后和两肩膀处挪转,顿时血肉模糊,鲜血直流,它们残忍地往伤口上撒药面子、倒酒、倒醋,还用牙刷刷伤口。现在法轮功被迫害四年了,我被关押了三年多,我原本由于炼功身心非常健康,可在劳教所我被它们折磨得身体极度虚弱,检查出有严重高血压冠心病,2002年12月末我回来后,派出所还到我家骚扰两次。我现在伤口还时常刺痒,身体麻木,视力下降。

    广东茂名市洗脑班采用威胁、引诱,甚至严刑拷打的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李艳梅、卢秀清、邱琼华被迫害得神志不清,生活不能自理。现在还有三十几个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至今,有些农村学员因被关押,造成家破人亡,家中田园禽畜丢荒及被偷,儿女四处流浪无家可归。

    广东省花都市劳教所设有专门大队迫害法轮功学员,直接采取酷刑手段迫害摧残法轮大法学员。其酷刑手段极其恶毒凶残,有罚站、昼夜不许睡觉,折手腕,五花大绑上绳酷刑、扯阴茎皮,搓鼻子出血,烟头烫脚板。劳教所狱警在暴刑胁迫的同时,强制灌输各种诬蔑大法的谎言。当地610邪恶之徒研究出至少四套酷刑用于迫害法轮功学员,有一种上绳让人生不能生,死不能死,凡用刑后人都奄奄一息,浑身大块紫血印,恶警再传狱医检查,恶毒残忍还要伪善作秀。

    原贵州安顺地区公路局工会副主席罗大照因坚信法轮功,曾受到降职、降薪的处分,多次被绑架进洗脑班迫害。2002年9月因不堪忍受不断骚扰而与老伴盛莉莉(大法弟子)外出到女儿家,10月初便被安顺邪恶之徒追到千里之外,将夫妻俩绑架回安顺。盛莉莉被直接投到看守所,罗大照被送回家中,10月中旬在得知老伴盛莉莉被判三年劳教的情况下,悲愤交加,在家中突然去世。

    佳木斯大法弟子齐秀兰因证实大法,曾三次被非法关押迫害,给齐秀兰的丈夫周延峰造成极大的精神创伤,痛苦中患了心脏病。2003年7月5日佳东公安分局南卫派出所恶警又绑架了齐秀兰,周延峰承受不住打击,随即病危,在极度的精神痛苦与疾病折磨中含恨离开人世。

    2003年6月25日,佳木斯劳教所恶警威逼大法弟子写诬蔑大法的所谓“作业”,大法弟子坚决抵制,卢静被上了“大背剑”酷刑,8名大法弟子被打的头肿脸大,眼睛黑紫都睁不开了,恶徒又把她们铐在地上,一个月后才开铐子,可她们都走不了路了,浑身浮肿,就这样恶警还逼着她们出工。随后又有15名大法弟子不写诬蔑大法的“作业”被迫害,坐带棱的圆凳,臀部都硌出了血,一周下来,几乎都走不了路了。

    2003年3月6日,庄刚祥身上带有“法轮大法”条幅在大庆市东风新村某派出所被恶警们发觉,被殴打成重伤。头部多处被硬东西扎成血渍,脸部全部青肿,无法走路,被抬着绑架到劳教所,关进小号,这时的庄刚祥只能躺着,小便失禁,仍被强行弄到束缚椅上,在艰难的痛苦中坐了七天七夜,庄刚祥一直在隔离间至今,于7月21日又被无理锁上了束缚椅。

    法轮大法修炼者赵立山为河北省文联作家、《当代人》杂志社副主编,99年7.20后,曾因发放大法真相资料被石家庄东焦派出所绑架,后正念脱险,被迫流离失所。赵立山于2001年9月28日在住所遭石家庄市610歹徒绑架,一直被非法关押在石家庄第二看守所,2002年9月被非法判10年,因长期遭受第二看守所的关押,身上长满了疥疮。今年7月初被转至河北省第一监狱关押。

    修炼法轮大法后,我多年的妇科病和好几种病全好了,同时我被《转法轮》里的法理所折服,懂得了做人的真正道理,原来的脾气暴躁逐渐变得温和。因进京上访,我惨遭镇政府人员、派出所、拘留所恶警毒打,被吊了一天,后才放我回家。家人被逼交了3000元钱。后来镇政府、派出所的人一到敏感日期就到我家中骚扰、恐吓。

    我身边有一位大法弟子,2001年春节刚过,她和姐姐散发真象资料时被恶警抓捕,在看守所关押期间,她和姐姐连续遭到威逼殴打,一个多月后,她和姐姐绝食绝水抗议,不到十几天她被放回家。恶警企图劳教她的姐姐,因姐姐身体不合格,恶警阴谋破产。但迫害并没有停止,当地恶警又找到她丈夫的单位,要求停止其丈夫的工作,回家做他妻子的“转化工作”,不转化就不让上班,断绝生活来源。为躲避折磨迫害,她乘车到两千里外的姐姐家避难,又被从姐姐家拘押回当地。

    辽宁北票市大法弟子被迫害案例:2003年5月节前后,大法弟子王彩红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到北票市看守所,7月中旬被送往马三家劳教所迫害。6月23日,辽宁朝阳市大法弟子富文杰发真象资料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到北票市看守所,7月中旬被送往马三家劳教所迫害。6月24日,北票市大法弟子孙明哲、张海峰、徐晓明等人发真象时被绑架。北票市大法弟子赵国云、王守芝、王凤兰在家被绑架。6月25日,大法弟子赵国云被北票市桥北派出所绑架,桥北派出所所长杜德增用铝合金毒打赵,赵的大腿、臀部、后背被打得大面积淤血。

    大庆大法弟子于爽于2003年2月18日被非法绑架到大庆红卫星洗脑班,因拒绝转化,又被送到龙凤区看守所,之后被非法判劳教三年,在劳教所,于爽于今年5月份5日、6日期间,遭到了犯人的残酷毒打,右侧第十一根肋骨被打成骨折,身子扭动一下都痛苦难忍。紧接着又被强行在束缚椅上坐了七天七夜,脚镣把两腿的腿肚子坠得很粗、浮肿,行走都很困难,并被加期三个月。


    大陆综合

    人心辨正邪:

    ◇一位初三学生对大法弟子说:“我班同学看江泽民都不顺眼,这家伙一看就不是好人,活象个老妖婆。我听说江泽民一听到‘法轮功’就吓得尿裤子,得了恐‘真、善、忍’症,也许象游戏里的正邪之战吧!说个笑话,我班一个同学有一次夸我同桌说:你象个大人物。我同桌美坏了,忙问:象谁?同学说:象江泽民。我同桌气得蹦了起来:你才象江泽民呐,说我象那个狗东西,还不如杀了我!”

    ◇一位留学归来的硕士生对大法弟子说:“江泽民一见到老外腿就发软,不分场合、不顾身份到处卖唱,太丢人了!我看呀现在咱们中国全靠法轮功了,我们全指望着你们呢。”

    ◇某企业官员对大法弟子说:“你不和我说法轮功被迫害的那些事,江泽民搞的那些东西我也犯嘀咕。中共哪次运动不是以谎言开道?江泽民它更是垃圾。现在它把全党都拉上做垫背,那就把共产党给毁了。世界上我还没听说哪个当官的害怕‘真、善、忍’的,到江泽民这,啥新鲜事都有,看来是要变天啊!”

    珍贵的历史图片:这些照片均摄于1998年秋至1999年春。从照片上可以看出,99年7.20镇压前法轮大法在石家庄蓬勃发展,尤其至1998年和1999年人数激增,法轮大法以其神奇的祛病健身功效和注重修心重德、道德升华的特点,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本地有缘之士走入修炼。

    两位同修所居住的城市是西部地区的一座省会城市,大白天,街道口人来人往,非常密集。人群中,同修大姐问身旁的同修小妹:“某阿姨最近怎么样啊?”“她呀,炼法轮功,被关进劳教所……。”两同修一边走,一边述说“某阿姨以前怎么样,修炼法轮功以后怎么样,如何被迫害。”一问一答。周围同路的行人也一边走,一边专注地听。在公共汽车上、餐馆里、商店里,二位同修走到那里,讲到那里。

    2003年8月21日大陆综合消息:

    ◇大法弟子马学俊于2002年12月12日被非法绑架后,佳木斯公安局恶警对他用尽酷刑,致使他脊椎骨骨折。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八个月后,在他仍然不能行走的情况下,被非法判处12年徒刑,于8月份送进乡兰监狱。

    ◇辽宁省沈阳市已经实行实名上网制度,望沈阳地区的同修正念对待。同时在网吧里当输入国外电子邮箱网站时,浏览窗口被强行关闭。不知是网警还是网吧管理者做的手脚,请内行的同修给以帮助,同时建议广大同修正念清除所有干扰、迫害。

    ◇张杰、崔学军母女二人是抚顺大法弟子,因做真象被迫流离失所。2002年1月被抓,去年年末被送到沈阳女子监狱迫害。从4月份非典流行以来,恶警不准家属看望,连送衣物都不允许,直到现在张杰的家人听不到她的一点音信,今年3月份家人去看时发现她已瘦的不像样子了,神志都不清了。

    ◇辽宁省铁岭市大法弟子王铃2000年11月被非法绑架,被非法判教养两年,绑架进马三家教养院。期间,受尽种种折磨,但始终坚信大法。被加期劫持7个月,2003年6月6日正念走出魔窟。回来后因讲真象, 7月上旬又被绑架,现下落不明。

    ◇大庆 610强迫大庆石油站办洗脑班,强迫大法弟子在8月22日(星期五)写“三书”,如不写即强迫大法弟子家属代写。否则绑架到洗脑班进行迫害。

    ◇安徽省合肥大法弟子纪光杰、王羽分别在7月20日和7月16日被恶警绑架。纪光杰被秘密非法关押审讯一周后,已被送合肥市新第二拘留所拘留,王羽正在被犹大们强行洗脑。近期合肥地区邪恶十分猖狂,资料点遭破坏,设备和材料被劫,经济损失将近五万元。希望合肥大法弟子加大密度发正念,清除邪恶的迫害。

    ◇今年7月17─18日,大连地区的几个资料点被破坏,马栏子地区有六名大法弟子被抓,有任雅芝、孙立咸,宫建民、胡淑梅、于立艳、董美艳,任雅芝因身体原因被放,其他五名弟子现被非法关押在大连姚家看守所。大连市公安局中山分局刑警中队(电话:2803110)正办理上述五人的批捕手续,然后交检察院、法院起诉、判刑。

    ◇辽宁省康平县大法弟子齐立科、杨平分别在8月3日、6日撕毁诬蔑师父、诬蔑大法的标语时遭恶警非法绑架,后又遭恶警非法抄家。在光天化日之下杨平在大街上遭恶警毒打。二名大法弟子现被非法关押在康平县公安局看守所。

    ◇8月15日,辽宁省康平县大法弟子杨国红在挂大法真象小喇叭时被恶人举报,遭康平县郝官乡派出所恶警非法绑架。

    ◇大法弟子刘振芳8月12日在丰台方庄小区附近发真相资料时因恶人举报被抓,具体关押地点不详,她家电话是(010)67673930。

    ◇2003年8月中旬,河北承德市平泉县大法弟子孟照荣、弓小敏、赵翠英、姚凤琢等人去承德县郭杖子乡发真象资料时被上谷派出所绑架,被抢走一辆车和2000多元钱,现在他们被非法关押在下板城拘留所。

    ◇佳木斯法轮功学员齐秀珍,女,56岁。99年去北京证实大法,被绑架到佳木斯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两个半月,后家人被勒索了几千元后,才被放回家。回家后,家人害怕她再受迫害,不让她学法炼功,在这场迫害中,她终于积郁成疾,于2001年初去世。

    ◇某地一个大法弟子被绑架到国保大队,他看到地上有一滩血,知道是迫害大法弟子造成的,他一点也不怕,他对警察说,你不要打我,对你没有好处,一个警察踢了他两脚,之后走了。过一会儿警察回来说,对不起,我不应该打你。

    ◇大庆石油管理局钻井一公司“610办公室”经常骚扰本单位的大法弟子(包括已买断的)。经常到大法弟子家里或打电话以不写保证就送洗脑班相威胁,使大法弟子的正常生活受到干扰。

    ◇辽宁朝阳市陈宝华2000年以来陆续在朝阳各地集资20余万元,陈宝华还到鞍山等地去集资。经多方核实,此笔款项去向不明。希望明慧同修能把此消息登到明慧周刊上,望看到此消息的同修相互转告,今后不给其市场。

    ◇河南省平顶山市新华区政法委恶人榜:刘亚伟,组织办洗脑班。

    今日26人严正声明,在邪恶的强化洗脑及高压迫害下,所做的一切不符大法标准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要加倍弥补损失,向世人讲清真相,跟上师父正法进程。

    哈尔滨方正县主谋迫害法轮功的县委副书记郭一民对待大法弟子非常凶狠,有的大法弟子在拘留所里被非法关押7、8个月了,它还不同意放人。此人2003年春天遭车祸身亡。

    2002年8月4日锦州大法弟子曹淑芳被恶警迫害致死后,又发生了8月8日恶警在火葬场大规模绑架几十名前去悼念曹淑芳的大法弟子的事件。经查实,大法弟子曹淑芳是被一牛姓恶人举报后,被恶警迫害死的。2003年6月末,牛某突然暴病身亡。

    哈尔滨方正县看守所所长汪某、两个副所长、指导员2000年疯狂迫害大法弟子,对大法弟子拳打脚踢,施行戴手铐、坐铁椅子等酷刑。不久因看守所包庇小偷触犯法律,它们四人均被开除。

    7月初湘潭市公安局岳塘分局政委冯舜亮组织召开邪恶会议,准备在全市搞一次大规模搜查活动,挨家挨户到每个大法弟子家中进行搜查,结果会议召开不久,冯舜亮在钓鱼时,由于在甩鱼竿时鱼线挂住高压电线,当场遭电击栽入鱼塘身亡。

    原成都全兴酒厂副厂长兼厂工会主席黄采芹自99年7.20以来,多次带领厂保卫、治安等人员,到大法学员家威胁、逼迫交大法书籍。恶有恶报,2002年,黄采芹被查出患肺癌,大约2002年10月份便死去。

    据内部人士透露,为更多的非法抓捕大法弟子,辽宁省调兵山市610对公安干警实行考核记分制。与个人的各方面利益直接挂钩。即抓到一个现行(即张贴、发放大法真象资料,挂条幅等大法弟子)记10分,评上全国劳模的记5分,抓到一个刑事犯罪够拘留的记1分。警察经常上夜班蹲坑,监视,抓捕大法弟子。

    给邯郸市610、公安局的公开信:现在我们又获悉各派出所在市610的指使下,又开始了对大法弟子新一轮的迫害。你们企图逼迫大法弟子写“四书”,不写的就强制送洗脑班迫害。在这场迫害中,你们甘当江的帮凶,无论谁做了恶事,将来都是要偿还的。现在江××在国际上已被起诉,几个参与迫害大法的不法官员也在海外被法庭判有罪。你们要认清形势,赶快悬崖勒马,将功补过吧。

    明慧新闻简报(2003年8月20日)


    大家谈

    法学教授依照国际法和中国法律分析,犯有灭绝种族罪即群体灭绝罪和危害人类罪的江泽民不能获得元首豁免权。

    涉嫌泄露重大政府机密 叶刘淑仪差点作法自毙。亚洲时报8月19日讯,前香港保安局局长叶刘淑仪12日出席纪律部队为她举行的欢送会时,向记者表示,处理23条立法是她任内感到最困难的工作。她指由于工作量大,以及势孤力弱,曾令她感到气馁,但因为这是上级委派给她的工作,所以自觉有责任在恶劣的环境下,尽量向市民解释,和做好条文的细节,以完成立法工作。叶刘淑仪的“势孤力弱”说法,等如承认在已知悉大部份市民不支持立法的情况下,但仍不顾民意坚持立法。报导指,无论她意在说明推销23条时感到特区政府对她的支持不足,都涉嫌泄露了重大政府机密。假如有关香港基本法23条的国家安全立法按原先计划通过及生效,而政府又严厉执法的话,叶刘淑仪可能成为有关法例的首名被告,做了现代商鞅,作法自毙。港府保安局拒绝就此作出回应,既不直接承认叶刘淑仪有所不是,也拒绝为这位前任局长辩解。

    参考资料:黑暗中纽约的光明。纽约市停电时,在曼哈顿,有很多青年人自愿地给困在高层公寓里的老人送水和食物,去爬几十层的楼梯;还有人脱掉衬衫当作交通棒挥舞,在繁忙的路口指挥那些在黑暗中摸索的车辆;曼哈顿的很多食品店,不仅没有哄抬物价,有的甚至免费送给行人。中国城一位林姓中国商人,免费向行人提供蜡烛和打火机;当记者问他为何这么做时,这位来美22年的福建移民说,他是佛教徒,感到应在这时做点善事;一对做了类似善事的美国姐妹的回答也是这样:“现在不做,还等什么时候?”许多人在停电期间,免费、自愿地向陌生人提供车位,纽约的出租车也没有乘机漫天要价,而是像以往一样,“按里程表算的”。纽约的出租车司机几乎都是外来移民,但在这种关键时刻,也坚守了自己的职业道德和本份。成千上万的人被困在曼哈顿,政府虽提供了免费车辆,但车少人多,很多人涌上布鲁克林大桥,步行二、三个小时回家,重温一次911时的有秩序的骚乱。没有愤怒、没有激昂,没有抗议,空气中洋溢着的是一种镇静、温馨、友爱的气氛,是一种灾难来临之际,人类作为一个整体要共渡难关的同类感。经历了911事件,纽约人像多数美国人一样,爱国主义情绪高涨,反政府、反秩序、反美行为更缺少市场。盖洛普公司今年7月4日美国国庆节日做的民调显示,高达90%美国人表示,他们对自己是美国人“极为骄傲”和“非常骄傲”。


    资料汇编

    面向农村的真象小册子:《民风》(2)
    真相传单:法网在收(五)
    音乐:凡花落尽
    歌曲:大唐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