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治好了我满身的病 并使我成为一个高尚的人


【明慧网2003年8月23日】我修炼法轮功已经快5年了,通过学法修心我明白了许许多多人生的奥秘,识清了人世间的好与坏、正义与邪恶。没修炼之前,我执著于世间的名利情,但命运给我带来了无限的伤感,对工作、家庭的矛盾还有自己身体的疾病给我带来的痛苦,使我每天都在泪水中度日。当我遇到法轮功时,我的人生观一下被改变了,是恩师把我从痛苦绝望中挽救回来,走上了返本归真的路。下面我只举几个例子和有缘人交流。

1、从祛病、健康身体来说,开始修炼时,我从不信到相信,从相信到正信经过一段过程,现在我真正体悟到无病一身轻是啥滋味了。十年的病魔终于消掉了。就凭着阅读一本《转法轮》,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医治了我满身的病,十年的病痛没有了,难道这不是奇迹吗?你说这不是真正的科学吗?真的是非常超常。自己战胜病魔的经历,使我对大法更加深信不疑。

2、在工作家庭中以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

师父在《我的一点感想》经文中说:“我一再教人做人要以真、善、忍为准则,我自然也要做一个表帅。”我悟到,作为大法弟子,在证实大法中首先要先归正自己,把生活中所遇到的不高兴和麻烦作为提高心性的好机会,无论在什么环境,我从不与他人计较,在工作中别人不愿意干的活,我去干,自己苦点、累点也无所谓,在家庭矛盾中,大法的法理解开了我生生世世的恩怨,去掉了我很多不好的思想与行为,现在我的家庭是幸福美满的,而这一切全是恩师的法理在指点我。在矛盾面前退一步,真是海阔天空,不然两个人在矛盾面前争斗时为了一句话,为了一件事,吵闹之后,不止伤害了对方,也伤害了自己。没有法轮大法我不会成为一个高尚的人的。虽然修炼很苦,有一次学法,法理点醒了我,师父说:“你要能够返回去,最苦也就最珍贵,在迷中靠悟往回修苦很多,返回去就快。”(《转法轮》)我寻找回家的路,找到了。即使再苦、再累、再难,因心中有法,就不觉得苦了。

3、放下对于钱的执著

刚学法时,家里生活很困难,我平时对钱看得挺重的,因此在一次考验中我不能自拔,人的思想、人的观念搞的我很消沉,单位搞入股份制,我心却想:拿钱入股吧又怕不退还,不拿钱吧工作又长期放假。我站在师父的法像前流泪地说道:师父呀,有钱的人可以不执著,可我需要钱又怎能不执著呢?当我带着这颗不平衡心时,《真修》经文中法理告诉我说:“真修弟子啊,我教你的是修佛修道的法,你们却因为在常人中的利益损失了而对我诉苦,而不是因为自己在常人中的执著心放不下而苦恼,这是修炼吗?”我悟到自己做错了,碰到矛盾时不向内找,这是修炼吗?遇到去不好的心时,不但不去放弃,反而痛苦地去执著,师父在《修者忌》经文中说:“执著于钱,乃求财假修,坏教、坏法,空度百年并非修佛。”一句话,一层法,逐渐我把求财的心扭转过来时,一切又都好了,正念使我走出了困境,一切都“随其自然”吧。

4、自从720邪恶开始迫害大法时,我周围环境的压力很大,由于不能在法上认识,给自己留下了污点,在99年期间写了一份所谓的保证书,做了修炼人不该做的事,还交了两本书。[注]我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师父在《为谁而修》经文中说:“还有的人在压力面前害怕不炼了,这种人能成正果吗?关键时是不是佛都能被出卖了呢?怕心是不是执著哪?修炼就是大浪淘沙,剩下的才是金子。”这段法理一直在警醒着我。在2000年以后的修炼中,我曾三次被拘留,强行关进洗脑班。我现在已经失去了工作,面对着无理的伤害,面对着社会上重大压力,面对着亲人的声声抱怨,苦苦相求,他们就想让我放弃修炼。在真理和谎言面前,在善良和邪恶之间,我就想说句我的心里话:我就要修炼。记得去年一次办洗脑班,我反思自己,一次次的干扰,一次次的考验,出现什么矛盾一定与我的心性有关,向内找修自己,我找到了自己的不足,原来是自己的怕心招来了这些魔难。悟到了,心里就很坦然,我用正念清理另外空间的一切干扰,运用大法给我的智慧,不断给洗脑班的所谓工作的人讲清真相,揭露这场迫害的实质。为了抵制邪恶的迫害,我和同修决定以绝食抗议的办法来抵制它们。我的一念,就这样定下时,法理不断在大脑中闪现。我永远牢记恩师的教诲:“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正念正行》)。

在修炼的路上我不断地用大法法理把自己的缺点洗刷掉,当自己看到不足时,才是我精进实修的起点,跌倒了我又会爬起,因我相信师父,相信大法。让我们大家都对自己的一言一行负责,对自己的生命负责,珍惜这短短的人间修炼。

[编注]署名严正声明将归类发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