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长期牙痛想到应该精进的问题


【明慧网2003年8月23日】我是1999年7.20前得法的。很久以来一直困扰我的是:不管我怎么修炼,总感觉自己没长进,心性提高很慢,好像自己总被一层厚厚的东西包裹在里面,不能与“真善忍”宇宙特性沟通。至于对“千载难逢”、“万古机缘”这些词语好像根本就没产生过什么震动,就感觉自己法得的很自然,并没有象同修们所说的心灵深处深深的震撼,所以长期以来一直不知道珍惜大法和修炼机缘。

由于长期不精进,身体出现了病业表现:牙痛,并已持续10个月了。通过学法,认识到了是邪恶在迫害,“因为以前得法的,他们个人修炼那段时间已经过去了,”(《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以前也曾试着用正念铲除邪恶,并两次试图放下怕疼的心,与邪恶因素对话:我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即使有漏也不许你们迫害;师父不承认你旧势力的安排,我也一样不承认,你让我牙痛,我就运用师父给予的“搬运功”把疼痛打回到你邪恶身上,叫你更疼。就这样我试着吃点蛋糕之类的软东西,开始时,牙疼得简直要哭了,可转念又一想:自己是大法弟子,这点苦还吃不了吗?不就是疼吗,我把怕疼的心放下,看你怎么办。经过一番较量,终于在发正念的作用下,疼牙能吃东西了,而且硬东西都能吃,也不疼了。可是,那股劲儿一过,又疼上来了,反而愈来愈烈,扯得半个脑袋都疼,简直都承受不住了!后来经过学法,知道了:“是不是我们自己学法不够?如果真的我们做错了出现问题,我们去发正念,那么给人的感觉是不对的,旧势力就会捣乱,认为你不但没做好你还要消灭它们。好象是这样,是不是?所以我们还要尽量看看自己做没做好,没做好的我们做好。”(《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那么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

经过多次与同修切磋学法,我开始修炼以来第一次静下心来找自己做的不对之处:平时学法不精进,不注意修口,由于对情的执著,被邪恶利用,放大了欢喜心、显示心,信口开河,讲出的话,很多都是不符合法的,就象师父《在2003年美中法会上的讲法》中说的:“我们有的学员很多时候说话不负责任。”从而造下了许多口业,每次过后都懊悔不已,可事后仍犯同样的错误,总也管不住自己。另外,在过心性关时,总是因为自己的争斗心、妒嫉心、显示心不去,而做的不像大法弟子的样,并且出现很多次反复,自己总在懊悔中苦恼徘徊。为什么总是明知故犯呢?关键时刻把握不好自己,哎,心中也十分着急。

在一次偶然的机会,受到了另一位同修的鼓励:“都这会儿了,还牙痛,赶快找找自己哪做的不好。”于是,我就继续深挖执著的根源,通过大量学法后,有一天我猛然发现,造成我不精进和受迫害的原因的根本,就是没做到“敬师敬法”,长期以来没按师父教诲的“真修大法,唯此为大”(《洪吟》-得法)去做,而是把后天形成的观念与执著当成了自己,忘乎所以,强烈地抓着执著不放,比如:不愿听难听的话、执著于美味的食物、斤斤计较、无所顾忌地开玩笑、搞恶作剧等。我愕然了!修了这么长时间了,怎么哪都没做好!真是辜负了慈悲的恩师,同时也对不起自己宇宙体系中殷殷企盼得救的众生!“大法弟子整个修炼的过程就是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不管遇到什么事情,认识到了,你马上就去改正;摔倒了你就爬起来,继续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只要坚定地学好法、你能够改过、你能重新做好,你还是大法弟子。”“但是作为修炼人来讲呢,提高对你心性的要求,对你执著心的放下,这一点是不能含糊的,是绝不能够降低标准的,因为那是对未来、对将来的宇宙、将来众生要负责的。”“在心性的提高上那是绝对不含糊的。……那都是绝对严谨的。”“所以呢,在正法没有结束之前,大家利用所剩下的时间啊,扎扎实实地做好大法弟子每件应该做的事情,那才是你走向未来、走向最伟大的这条路上,不能够错过每一次机会,也不能够走错每一步。”“没做好的啊,抓紧精进。”“但是不管怎么样,作为大法弟子啊,你就是心怀正念,尽量地去做好你应该做的。”(《2003年加拿大温哥华法会讲法》)

师父的教诲一一浮现在眼前,使我重新鼓起了修炼的勇气:我以后一定听师父的话,多学法,多去执著,做好师父教诲的三件事,在修炼路上做到勇猛精进,紧跟师父正法进程,把以前失去的损失弥补回来,做一个让师父放心的大法弟子。

以上是近来的一点体悟,供和我有相似经历的同修参考,认清邪恶,挖出根源,去掉不纯,在剩下的不多的时间里尽快赶上来。由于层次与心性有限,不足之处,敬请同修给予帮助,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