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法会发言稿:我的一段修炼经历


【明慧网2003年8月23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我是泰国学员,得法于1996年。

一、得法前与得法

得法之前,“修炼”这两个字的概念,对我来讲是一片空白,头脑里充满了所谓现代生活的观念,日复一日地追求着物质的东西,因而引起了各种病症,时常感冒、失眠、对气候敏感、筋脉硬等等。得法不到3个月,这些病症不医而治地消失了。使我觉得很神奇的是,身体从来都没有这么舒畅过,非常有精神,走路一身轻。

二、师父的数次点化

我原来是一家俱乐部的会员,几乎每天下班后就跑到俱乐部里面去运动,刚刚得法后,我还照常的去打网球。这一天,打得很起劲,本来并不强健的我,莫名其妙地很有力气,第一场赢得太容易了。我对自己说:炼法轮功真的太好了,这么快就有了功。刚刚这么想,随后马上就接连输了两场,输得一塌糊涂。我心里明白了,师父曾讲过,大法给予的功,不能用在常人的竞争比赛。

另一天,我又去跟大伙儿步行,走起路来轻飘飘的脚下生风。一个会员问我,你怎么今天走得这么快,我回答她说,炼了法轮功使我有功。她可能不了解我说的意思,不过我心里却明白自己的意思,那句话透露了我的显示心理。因此师父就叫我第二天跟不上大伙儿的步行。

第三次又发生在跑步场上,我的左膝盖突然痛得走不动,不得不在地上坐下开始冷静思考:师父讲过什么事情发生都不是偶然的,遇到问题要向内找,我是不是有什么放不下的执著?随后一些法理就陆陆续续地在我的脑海中反映出来:

修炼是很严肃的,几百年得一个人体,好不容易得到一个人体,现在不修炼更待何时?人来到人世间不是为了当人,而是为了往高层次修炼。有的人也知道修炼好,但一走出炼功点就我行我素,继续去做着常人的事情。

我马上感到一股震动,悟到师父对我的要求,我应该坚信大法,按照大法的要求修炼自己,而不是抱着人的东西不放。心里作了一个决定,再站起来时,膝盖不痛了。从那一天起,我开始认真的学法,随着学法的深入,渐渐跟上了师父给我安排的修炼进程。

三、对去参加法会的体会

因在泰国生活一直比较舒适,而每次去参加法会,天气不是冷就是热,或下雨,时间表都是排得紧紧的,晚上交流到深夜,参加游行时腿都走不动了,虽然觉得好像是受苦,但是每次都是收获,都是满载而归。

一位同修问我,跑那么远去参加活动值得吗?我说修炼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舒舒服服的能修上去吗?其实古代与现代,对修炼人的要求是一致的。我们现在通过师父的安排吃苦消业,同时也是对我们心性的考验,看我们能否舍去常人的一些东西,例如钱、时间等等。

上个月,要去参加华盛顿法会前,一位同修问我,已经去过华盛顿还应该去吗?另一位说我去参加法会是否执著见师父。我说能去应该尽量去,参加法会也是正法修炼的一部分。结果她们俩也决定去参加了。

去年十月份,参加美国德州的活动时,我有了新的体悟。看着一队队学员站在马路旁边,顶着风淋着雨,我不禁问自己:为什么大家能在短短的时间内从四面八方聚集到这里呢?为什么大家能整天呆在路旁,没得吃没得喝,迎着寒风整夜发正念呢?望着身高体壮、一直站着发正念的一些西方学员,我开始明白,大法弟子的坚定就是法在人间金刚不动的体现。

学法修炼,讲清真象,发正念,是师父要求我们必须做好的三件事,特别是向可贵的中国人讲真象,泰国学员也尽力地在做,我也时常参加这种团体的活动,有时也会单独一个人去做,每次都能取得效果。

在这些年来的修炼道路上,也有和同修发生矛盾、工作配合不好等情况,但现在回想起,那都是针对我的心而来的,都是对我的各种考验,就是要我去掉一切执著心的过程。

总而言之,我正在返回等待了不知多久的家园。我感谢师尊的慈悲救度,让我得到千万年不遇的大法。我将坚持努力地去发挥一个大法粒子的作用,去做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一切。

(2003年8月泰国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