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系列短剧(第五集):下岗风波

【明慧网二零零三年八月二十三日】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Real格式低清晰度在线观看(22分14秒)下载观看(5.5MB)
Real格式高清晰度在线观看(22分14秒)下载观看(36.2MB)
MPG文件下载直接下载(227MB)分段下载(点击)

(经理办公室内。)
男青年:经理,您就要了咱吧。要不是娃儿他妈又超生了,咱也早进城了。咱村还是穷啊。
小宁(官派十足地):穷?解放都五十多年了。
男青年:您别笑话,咱村现在交通基本靠走,通讯基本靠吼,照明基本靠油,取暖基本靠抖。
小宁:治安怎么样啊?
男青年:治安基本靠狗。
(经理室外,潘垣正在面试一位阿姨。)
阿姨:我把青春献给了党,现在儿女还都下了岗,没办法呀。你别看我年纪大了些,清洁工作靠经验,年轻人可是比不了我的。
潘垣:你们那儿下岗的多吗?
阿姨:咱们辽阳下岗的占了四成。搞腐败的肥了,工人的饭碗没了。
潘垣:下岗工人有游行的吗?
阿姨:哎,这事儿可贼多。

(经理室内。)
小宁:好了,情况我都清楚了。你先回去吧,我会考虑,不过,也不要抱太大的希望。
男青年(站起身,半鞠躬):谢谢政府!
小宁:好了,好了。
(男青年出门,经理冲进门来。)
经理:小宁,怎么搞的?门外等着好几十号人?
小宁:没乱吧?我已经发号了。
经理:知道你发号了,倒爷都出来倒号了。干嘛哪?
小宁:您还问我?广告上有哇,这不,说咱公司招一个清洁工,今天面试。你和韩总都不在,怎么不通知我们一声?
经理(一拍脑袋):哎呀!广告上印错了,是1206室,忘了告诉你们了。快告诉外面。
小宁(并没起身,对门外招呼):小潘,到门外贴张通知,面试改到1206室。
潘垣:好的。
经理:要不,我先坐到你那儿?
小宁:别,别,我有点儿忙晕了,经理还是经理。
(说着,小宁起身出门。)
(画面黑。)

(透过半开的门,可以见到志强正在伏案思索。实际上经理早已坠入梦乡。)
(门外传来潘垣的声音。)
潘垣:经理,经理?
经理:哎,哎……
(经理猛然惊醒,下意识地迅速擦一下两边嘴角,站起身,走出办公室。)
(韩总把潘垣手中的文件拿过来,递给经理。)
韩总:王经理,这几家欠款要抓紧催呀。
经理:好,好。
(韩总突然发现了什么,把经理带到一边。)
韩总:王经理,怎么脸色不好看哪?家里又闹矛盾了?
(经理苦笑一下。)
韩总:要不要我找你太太谈谈?
(经理忙摆摆手。)
经理:不用,不用。您这么忙,问一声就很感谢了!没什么大事儿,家里来了几个亲戚,有点儿乱。

(经理回到办公室,小宁跟进来,递上一份文件,经理拿笔签字。)
小宁:下午我去趟海关。(瞥一眼经理,小声问)昨儿晚又码一宿长城吧?
经理:哪儿啊。家里来了五个亲戚。
小宁:哎哟,五个!
(一边说经理一边拉抽屉拿出三包袋茶。)
经理:得来杯浓茶……(顿了一下,接着说)还都是下岗的,唉,吃饭都困难了。
小宁:人家说,老毛当家流行下乡,老邓当家流行下海,老江当家流行下岗,困难的多了。难归难,先玩儿两天再说,这种生活态度我赞成。
经理:哪儿啊,今儿早上才弄明白,敢情这几位合计着在北京找活干呢。
(说话间,经理摇摇头,打着哈欠出来倒水。)
潘垣:经理,我有点事儿。
经理:说吧。
潘垣:我叔叔从美国要到马来西亚探亲,想让我们全家也去见见面。
经理:好事儿啊。没问题,用年假吧,带薪。先写个申请吧。
小宁:哎?这么重要的情况怎么不早通报呀?
(经理、潘垣回头打量小宁。)
小宁(一指桌上的文件):嘿嘿,没别的意思。
(潘垣高傲地一笑.)
(画面黑。)

(韩总、经理送走一位客人,关上办公室门。)
韩总:王经理,还得再催他。困难,全国哪儿都一样,但总得想办法呀。
经理:是,是。现在的企业,不盯紧点儿,说不定哪天兴许没了,要点是点吧。
韩总:家里安排好了吧?
经理:没事儿了。几个下岗亲戚,整天唉声叹气。
韩总:咱北京这么美,让他们多看看,好好玩儿玩儿。
经理:别提了,昨天他们就去了天安门。人大开会,广场封了,背包被人查了好几次。最后看了眼大剧院工地。
韩总:那也不错呀,那大剧院投资30个亿,世界闻名,是江总书记亲自关心的,重中之重啊。
经理:说的是啊。我那些亲戚嫉妒的要死,回来就骂,说工人下岗了,农民地荒了,该管的没人管,敢情都把钱拿到你们北京摆花、盖院子来了。
韩总:这种情绪可不利于稳定啊,要疏导。保证几个大城市的市容市貌,关系到国家的脸面,到处破破烂烂,怎么引进外资?
经理:是啊,简直身在福中不知福。

(韩总走进办公室,经理到文件柜查资料,小宁翻看报纸。)
小宁:听见没有,稳定压倒一切,下岗算什么?
潘垣:下岗可不得了。还好,我们公司还没多少下岗的。
小宁:不下岗就踏实呀?银行坏账44%,什么意思?存钱等于缩水一半儿,简直是打劫。
经理:别提了,我这几个亲戚整天除了唉声叹气就是骂贪官污吏,头都大了。
小宁:下岗可不是闹着玩儿的,一没医疗二没劳保。唉,工作完成再快,赶不上贪污加腐败。
潘垣:是啊,勤劳勇敢加辛苦,不如有个好亲属。
小宁(装得不经意地问):潘垣,护照下来了吗?
潘垣:刚下来。我们正等手续办签证、办担保呢。
(小宁瞥了一眼潘垣,翻开报纸挡住自己,做了个不屑的表情,开始自言自语。)
小宁:等咱有了钱,咱也买专机,机型777,一次买两架,一架座机,一架护航;等咱有了钱,咱也盖剧院,规模超第一,一次盖两座,一座看大戏,一座送歌星。
(经理窃笑,潘垣摇头。)
(画面黑。)

(会议室内,韩总正在主持工作会议。)
韩总:所以,根据总公司“开源节流”的精神,我们部门有一个下岗指标,大家作好思想准备。
(大家一惊,不由互相看看。)
韩总:不要想别人,人人都有可能,包括我在内。
(韩总环视大家。)
韩总:我们其中确实有问题,精神不振的,惹是生非的,思想波动的,每个人都要好好想想。
(大家表情凝重。)
韩总:当然也有积极肯干、任劳任怨的。
(大家点头称是,各自又自信、轻松起来。)
韩总:公司注重的是业绩,第一季度我们比较差。大家在“开源”方面也多动动脑筋,毕竟我们部门还存在。就这样吧。

(韩总说完,起身离去。余下三人仍低头沉思,各怀心事。)
经理:唉,太突然了。想到你们其中要走一个,还真挺难过的。
小宁:经理,其实我们也不舍得你走啊。
潘垣:我知道,要下岗首先是我,我没有业务,出国探亲又不是时候。
(潘垣说完悻悻地离开。)
经理:哎,小潘,千万别这么想啊。
(经理回头看窗子。)
经理(自言自语):谁设计的窗子?一点儿不透气,开还开不了。
(画面黑。)

(经理室内。)
经理:怎么样?是时候了吧?看准机会咱们起个公司吧?我是豁得出去。公司申请手续我包了……

(经理室外,只有小宁一个人在听电话。)
小宁:是啊,我们这儿也要有下岗的。怕?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哎,有机会想着点哥们儿。
(这时潘垣从总办出来。)
小宁(小声地):你等等,我用手机打给你。
(小宁放下电话,走出办公室。)
(潘垣见没人,拿起电话。)
潘垣:爸,是我。我们这儿刚开会,提下岗的事儿了。您赶紧帮我想想办法吧……先打声招呼嘛,这周末我回家再说。
(画面黑。)

(经理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肖峰推开门就急切地打招呼。)
肖峰:志强!开战了!开战了!
经理:肖峰!你还活着!
肖峰:什么话,你不是也活着吗?!美国、伊拉克开战了知道么?
经理(起身让座):知道,知道。你小子先跟我说说你怎么回事?
肖峰:没事儿!俗话说,制度化、法制化,顶不上领导一句话!生物防范是不灵了,饭桌上的话咱别这儿聊。哎,告诉你个好消息,美伊开战了!
经理:早上听新闻了,有这么兴奋吗?
肖峰:要发大财了,还没你不行!能不兴奋吗?
经理:又耍我是不是?我这儿都快下岗了。
肖峰(边说边要走):过几天我带样品来你就明白了。今儿实在没时间,约了伊拉克使馆二秘在三里屯吃晚饭,很关键,不能晚。
经理(笑):叫你嫂子给你开点药好不好?认识一位二秘就烧成这样了?
肖峰:不懂了吧?这位可是伊拉克新闻部长萨哈夫的亲弟弟,听好信儿吧你!走了。
(没等经理回答,肖峰转身出门。望着肖峰背影,小宁、潘垣随即闪进经理室打探肖峰的消息。)
(画面黑。)

(总办内,韩总在办公。)
(经理敲门进来。)
经理:韩总,我想跟您汇报一下工作安排。
韩总:来,来,坐。
(画面黑。)

(另一天,总办内,韩总在办公。)
(小宁敲门后,探进头来。)
小宁:韩总,耽误您十分钟行吗?有点事儿想跟您谈谈。
韩总:好哇,进来坐吧。
(画面黑。)

(随着战争的推进,战事逐渐成为了办公室议论的焦点,松散的气氛仍然如故。一天,经理、小宁、潘垣正在兴奋地议论着《北京青年报》的战事新闻,韩总从总办出来倒水,当韩总严厉的目光扫视过来时,大家立刻作鸟兽散了。)

(经理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又是肖峰急切地打招呼,小宁跟进来。)
肖峰:志强,听说了吗?这刚几天,美军孤军深入,兵临巴格达了,还抢占了巴格达机场,萨达姆的共和国卫队消失了!
小宁:这还不明戏,美军要速战速决了。
经理(一边兴奋地招呼肖峰):哪儿啊?老美中计了!本来还看不懂,这几天看了新闻分析,听电视上张召忠顾问一聊,茅塞顿开!
肖峰:人家可是国防大学教授,教指挥官的。这叫“诱敌深入”,联军已经陷入了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了!过瘾吧?
小宁:伊拉克的萨哈夫最近很活跃,说伊拉克军民在有计划地消灭美军。
经理:是啊。我这儿何止过瘾,已经开始投资喽!
肖峰:呦,手这么快?!
经理:是我家来的几个亲戚。因为下了岗,以前愁眉不展、唉声叹气,现在情绪也好了,整天看电视。从抗美援朝到使馆被炸,老美的滔天罪行全想起来了,昨儿二大爷一巴掌下去,我的大茶几两半儿了。
(小宁拿起经理签好字的文件夹出门。)
肖峰:真捣乱!
(说着,肖峰回身顺出一把铁钎,抵住经理。经理一惊。)
肖峰:看,这是我们为伊拉克人民赶制的铁钎!
(经理一脸疑惑。)
肖峰:其实中央台的军事顾问都看错了!什么“伊拉克的人太懒了,懒得连个埋地雷的坑都不愿刨”,跟使馆二秘一聊清楚了,实际上是铁钎脱销了!
经理:哦?
肖峰:你想啊,不管是地道战,还是地雷战,哪个离得了挖坑和泥呀?
经理:你的意思是?
肖峰:紧急组织生产军用铁钎10万把,马上出口伊拉克!
经理:能行吗?
肖峰:东三省下岗工人说了,我们干!给老美点颜色看看,不挣钱也干,也算上个岗。
经理:坐,坐。(对门外)小潘,快倒杯水!(转头对肖峰)出口商品要有商标啊。
肖峰:有了。“黑猫牌”。
(画面黑。)

(会议室里,正在开工作会议,潘垣在记录。)
经理(对大家):你们看,人家肖峰又上岗了。
韩总:听了肖峰的计划很受启发,商机转眼即逝呀。王经理,催款的事怎么样了?
(经理苦笑一下摇摇头。)
小宁:现在欠债的都是爷,不过有以货抵债的。
经理:韩总,是这么回事儿,广东一家医疗器材厂要倒闭了,也算老关系了。库存有批口罩和消毒水,想用10%成本价给我们抵债。
小宁:消毒水还可以刷马桶用,口罩卖给谁呀?
韩总:有多少?
经理:一共5个集装箱。
韩总:好!可以出口到伊拉克去,支援伊拉克人民!战争不仅会带来难民,也往往带来瘟疫。
小宁:对美伊战争各国态度很微妙,您看……
潘垣:我们国家红十字会刚宣布捐款10万人民币,我们怎么不能捐?
韩总:我们国家的态度是明确的,没有问题。
经理:那财务怎么结算?
韩总:按市场价结算,多余款项可以用来平坏帐。动作要快,就这样吧。
(大家赞许地点头。)
潘垣:那我来联系吧。
(韩总走出会议室,潘垣兴高采烈地跟出门。小宁见状,凑近经理。)
小宁(低声地):我怎么听着有点玄哪?
经理:有什么玄的?下岗当头,韩总想干出点业绩是好事嘛。
(画面黑。)

(大家各自忙碌起来,打电话,发传真。一阵忙后,经理拿着货已到岸的传真,从他的表情可以看出,终于落实了。)

(经理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又是肖峰。)
肖峰:志强,听说了吗?仗打完了!巴格达沦陷了!伊拉克人民正满大街欢呼呢!
经理:老百姓还抢着用鞋底子抽萨达姆雕像的脸。(经理脸色突然由喜转怒)你烦我是不是?短路了你?自己栽进去了还高兴哪?
肖峰:谁栽了?我早就知道是这种结局。
经理:哦?那让我跟你快学一招。
肖峰:要下订单的最后一刻,兄弟得到一个绝密情报,立马撤单了。
(经理睁大了眼睛。)
肖峰:开战后中央电视台来了一位老江的特派专员,全权负责。从战况分析到舆论导向,原来全是老江策划的。
经理:是嘛?!这收视率还真高,我们家亲戚找工作的事儿都忘了。
(小宁探进头来。)
小宁:全国人民整天就注意下岗、腐败,不找点别的话题怎么行?
经理:取消合同,生产厂家干吗?
肖峰:开始是不干,现在感谢我还来不及哪。会打仗可不是能装的,凭着嘴大唱歌行,充军委主席呀,现学可来不及!我是不听他的。
经理:现在看来,那个新闻部长萨哈夫整个一骗子!
(小宁又探进头来。)
小宁:不知道吧?布什在记者会上说,萨哈夫是他们的人。
肖峰:萨哈夫可了不得,说的谎别人都笑掉大牙了,自己一点儿不脸红。俺是不明白,咱的舆论导向怎么跟萨哈夫一个调儿了?
(小宁又探进头。)
小宁:哟,许你肖老板认识使馆二秘,就不许江主席和萨哈夫是哥们?
经理(试探地):别扯了,说实话,是不是又困难了?
肖峰:困难?现在兄弟是伯乐投资公司的高级顾问,谁让咱判断准确呢。今儿还有个会,先走了,楼下司机等得不耐烦了。有事儿打招呼。
(说着肖峰递过名片,经理真有点不懂了。)
(画面黑。)

(另一天。会议室内在开会,潘垣记录。)
经理:韩总,海关又来函催交保管费了,说再拖就要罚款了。
韩总:能不能把货退回去?
经理:可能不行,厂家都没了。
潘垣:环保部门也来传真了,说有人举报药水有泄漏,要罚款。
小宁:不是他们搞漏的吧?是不是也要创收避免下岗啊?
韩总:对了,王经理,我们医疗用品不是出口过南亚吗,抓紧联系一下。
经理:好的。海关方面小宁再跑跑。
(小宁点点头。)
韩总:好了。另外,我希望大家能开诚布公地谈谈,把下岗名单定下来,交上去。
(一阵沉默。)
经理:那我先说。我看我们部门是因为韩国那笔业务拖了腿。
(见潘垣不明白,小宁插话补充。)
小宁:就是图像甄别系统那笔进口业务。
经理:系统测试是没有搞好,可原因不在我们。几千万的生意没了,总公司也应该再给减点指标。
小宁(不高兴地插话):责任完全不在我们,责任在老江。谁想到天安门自焚里,老江弄出三个王进东……
(韩总做了个手势,阻止小宁说下去。)
小宁(朝韩总点点头,接着说):国内贪污腐败这么严重, 上海《半月谈》说了,2001年前出逃贪官四千多人,带跑五十多亿。近两年更厉害,保守估计一共卷走一百多亿。
经理:我也听说了。
小宁:老江除了买专机、盖剧院,每年用掉四分之一的国家收入打压法轮功。您说……
韩总:好了,我们面临的是要下岗,咱们还是多谈谈自己吧。
经理:那好吧。其实我工资高点,论节流我应该先下岗。但是由于我直接跟客户打交道多些,一下移交客户关系确实有些困难,要不等找到合适人选,我再走?
小宁:我理解。我呢,办的具体工作多一些,从海关手续到预算,都是细节的事儿,别人不太好接手,要不,这次我也先留下?
韩总:那大家的意思是……
(大家看着潘垣。)
潘垣:我也说说。我是打杂的。不过,公司所有重要文件都有我保管,这两年经手的有2千多份,我走了,大家要找什么文件也不容易呀。
韩总:看来只有我下岗了?
(大家低头不语。)
韩宗:今天的会很好,我对大家也有了进一步了解,很高兴大家能畅所欲言。我有个好消息。
大家:什么?
韩总:听完就完,不要细问。
大家:好的。
韩总:我们有个部门为了一个下岗指标,两人打得不可开交,相持不下。人家是要下都下,要不下都不下。
经理:然后呢?
韩总:我只好把我们的指标让给他们了。
(大家热烈鼓掌。)
韩总:我们这个集体呀,其实离不开每个人。
潘垣:韩总,您怎么不早说?
韩总:哎?这不挺好吗?希望大家继续努力。先这样吧。

(韩总出门。大家有点尴尬。)
潘垣:整天一惊一吓的,谁受得了。
经理:小宁,你要是江棉恒,也是电信大王了,也让我们沾沾光,踏踏实实的。
小宁:得了吧,让我多活两年吧,我怕让唾沫星子淹死。俗话说,上梁不正下梁歪,基础不牢倒下来。
经理:不姓江也好。哎,我终于知道谁要下岗了。
潘垣(急切地):谁呀?
经理、小宁:老江!
(画面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