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大脑“上帝区”──简评一篇攻击法轮功的网文


【明慧网2003年8月24日】今天看到海外一网站刊出一篇文章,引用美国一神经生理学教授的研究,称精神信仰的超自然感知是所谓的大脑“上帝区”的神经作用,以此对法轮功进行攻击和谩骂。

其实该文的逻辑完全可以用来攻击任何一个精神信仰,包括基督教、天主教、犹太教、佛教、道教,以该文的标准,这些宗教恐怕都是通过所谓的“上帝区”来惑人的邪教。可是“上帝区”的那点神经现象根本无法否定这些宗教信仰。对于该文所引用的那位神经生理学教授,笔者尊重他的科学研究。笔者相信通过刺激所谓的“上帝区”可以产生一些幻觉或感知,这根本不足为怪,有些人吸食毒品不也可以获得欲仙欲死的欣快感吗?可是我们能因为毒品的幻觉否定宗教信仰吗?

笔者还想指出,在西方有很多超心理学方面的研究,如特异功能、轮回转世、离体体验。关于特异功能,不仅在西方,近来台大教务长、电机系教授李嗣涔就曾发表他长期进行的「心电感应」和「手指识字」的研究。有兴趣的读者请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4/21/28856p.html
关于轮回转世,弗吉尼亚大学(VIRGINIA Univ.)讲席教授施蒂文森(IAN STEVENSON,已退休)用了40年的时间收集了大量儿童前世记忆的案例。北美也有一些严肃的心理医生研究催眠状态下的受试者回顾前世和转世之间的彼岸世界的经历。明慧网有很多篇文章对此进行介绍。仅举几例: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2/9/7/36184p.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7/26/33875.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8/6/34227.html
这些超自然现象并非所谓的“上帝区”所能解释。

笔者更想指出,法轮功的传播绝非象该文作者所指称的靠激发“上帝区”所致,而是因为其教人向善的理念和祛病健身的效果。笔者认识几位朋友就是通过修炼法轮功治愈了重病和绝症,这和“上帝区”显然没有关系。法轮功明确要求学员在炼功时不能进入“恍兮惚兮”的状态,更不能追求功能。法轮功修炼者都有正常的社会和家庭生活,开放地获得各种资讯,比如笔者阅读这篇攻击法轮功的文章。这完全不同于中共封锁网路,剥夺民众知情权,并把法轮功学员抓进洗脑班进行暴力洗脑。

该文作者还自命为北美的中国广大学生学者们的代表,对法轮功进行攻击。其实在北美的很多法轮功修炼者都是学生学者或专业人士,大纪元网站曾采访过在芝加哥大学任教的吴伟标博士,有兴趣的读者请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2/26/22049.html
该文作者显然无法代表这些修炼法轮功的学人。至于人数的多少,这显然和信仰的真伪没有关系。

在一个文明社会,宗教和信仰的权利是受到保障的,各种不同的言论都可以自由的发表,信仰和言论自由是一个文明社会的基石。可是在中共江泽民政治利益集团的统治下,信仰和言论自由在所谓的“稳定”的名义下被野蛮地践踏。该文作者在文章开头就说:“‘法轮功’一度曾威胁和干扰了我国改革开放及社会稳定。目前,一些‘法轮功’成员得到了良好的治疗并且成功地转化”。以“稳定”的名义对坚持自己信仰和言论权利的人进行“良好的治疗和成功地转化”,还有比这更残忍的吗?

请问该文作者:你认为在芝加哥大学任教的吴伟标博士也是一位你所称的“法轮功患者”吗?也应该接受你所歌颂的“党中央”的“良好的治疗和成功地转化”吗?难道一个能引发一点神经现象的所谓的“上帝区”就能佐证这种“良好的治疗和成功地转化”的合理性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