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小小说:在雨中骑车的女人


【明慧网2003年8月25日】[作者题记:本文所述的一切都是真人真事,所用姓名为化名。]

道路越走越泥泞,天看来暂时还没有晴的意思,她想,天黑之前一定要给同修送去而且自己也得赶回去,两个女儿还在家里等我呢!于是,她抹了一把淋到脸上的雨水,又加劲奋力向前面那所村庄骑去。

此时此刻,她更理解了丈夫四年来风雨不误地给同修送资料的艰辛和不易,也为了当初自己对他的不甚理解而自责。而今,丈夫因和几位同修开法会,被恶人举报,结果被抓进看守所二个月后被非法判劳教三年。唉!只恨当初我能多理解他一些就好了……

正这么想着,一道闪电在空中划过,一阵雷声紧跟而至。“我要在下大雨之前到王嫂家,一定,”不觉间,她蹬车的频率又加快了许多。

一会儿的功夫,就到了王嫂家。当王嫂看到全身被雨水、汗水淋透了的她,不知说什么好,赶紧倒上一杯热水,关切地问:“你丈夫现在咋样了?”

她并没有直接回答,只是说:“我丈夫现在不在家,这些明慧网上的资料不能没有人送啊!还有那么多的人在等着要看呢?我一想到这儿也就来了。”身为法轮功学员的王嫂看着眼前这个四十出头个头不高的女人:眼神中增添了许多坚毅和刚强,这是以前的她吗?

王嫂善意地一笑,感慨地赞道:“哎,当初你丈夫由于进京护法,被关进看守所里近两个月,你不是要离婚吗?今天他又被抓了,你却比他做得还来劲!”

那女人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道:“唉!从前我真有些不理解他,一次又一次被抓,一次又一次地被罚款,我当时真想和他离婚算了。可事后冷静下来,一想,这一切都是谁的错啊?按真善忍做好人没错啊!以前师父的书我没太好好看过,现在我一大早起来就开始看,越看越想看,……不怪说我丈夫他们这么多年来都在讲护法和讲真象,敢情不是为了自己的圆满呀!”

她好像存了一肚子话似地接着说,“一个连真善忍大法都反对的人将来会有好结果吗?!那天我们当地的派出所那个片警到我家,我对他说,‘我丈夫当初未学法之前有好几种病,而且我家还容易招那些不好的低灵的东西,每年光花钱就得几千,他脾气还不好,动不动就拿我们娘仨出气。九七年学了法轮功以后,别说我丈夫从来没吃过一粒药,就连我们娘仨也身体棒棒的,未花一分钱买药,我们家再也不招那些不好的低灵东西了。你说说,我们都深深地受益于大法,你们却让我们与大法决裂,你们不是让我们做一个不仁不义之人吗?做人怎么说也得讲点良心与道德吧?我也知道这一切都不是你们的本意,是江××一伙逼着让你们干的,你知道吗?象江××和李岚清等等高官在海外已被起诉,国际上不都成立了追查迫害法轮功的组织了吗?做啥事也得给自己留条后路呀!’那个小警察默默地听着,半天才说,嫂子保重!然后就走了,从此以后再也没来。”

王嫂静静地听着她的讲述,禁不住关切地问:“你们娘几个也太不容易了,小女儿还在上中学,大女儿能帮你干点活吧?”

那女人淡淡地一笑,随口说道:“也没啥不容易的。有人说炼功人不过日子,现在我就要做给他们看一看!我们娘几个要生活得好好的。这不,前几天我和大女儿把屋里重新刷一遍,小院也整理得利利索索的,当没什么事时,我就和大女儿糊火柴盒,一天能糊四千多,挣十来块钱也就够我们娘几个花了。有的时候也觉得挺苦、挺难的,可当我想起王婶她家有三个亲人(二个儿子一个儿媳)因为讲真象而被判五至十年的重刑,而且大儿媳还不理解她,她自己还在流离失所。和她相比,我这点苦又算得了什么呢?!那天她知道我丈夫出事后过来看我,非得要给我拿一百块钱。我说什么也没留。当时我说,我要有钱都应该给您拿点……还有张大嫂,在张大哥被关在看守所里绝食时还给我拿五百元钱,现在张大哥被看守所那些恶警害死了,明天我得去看望一下张大嫂,”说着抹了一把眼泪。

王嫂也抹了一把眼泪,接着说,正象师父在《我的一点感想》中说的:“然而这上亿的人哪个没有家属子女,亲朋好友,这是一亿人的问题吗?那么反对的可能是更多的人。”

真的,这时两人都感到心里跟明镜儿似的:一个大法弟子被抓,就会又有很多弟子走出来讲真象;一个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就会又有更多的弟子觉醒,更加精进起来,走上证实大法之路。还有天天都有被劳教所骗着走错路的学员在明慧网上发表声明,说强制洗脑白搭,自己已经重新开始修炼。这些正应了师父讲过的:“最后一个想要通过强制和欺骗、企图改变大法弟子正念的希望彻底地破灭了,邪恶已经再也没有任何办法改变大法弟子通过修炼对法真正认识与实修中本体升华后佛性体现出来的坚定的心。”(《强制改变不了人心》)

窗外的雨不知什么时候停了,那女人看看表说,我得走了,要不然两个女儿在家里该担心了,说着就往门口走去。

王嫂赶紧说,前两天我儿子给我拿挺多豆角来,我吃不了那么多,我给你拿去点吧。

她刚想推辞,却发现王嫂的眼中充满了晶莹的泪光。她只好收下了。

这时天已经完全晴了,碧蓝的天空象洗过的一样,绚烂的晚霞预示着明天肯定是个好天儿!说一声再见!她骑上车子就往那霞光方向去了,不一会就消失在那片金光之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