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师范大学教师白晓钧被朝阳沟劳教所迫害致死之后

【明慧网2003年8月25日】明慧网在2003年5月2日、7月30日、7月31日报道了东北师范大学教师白晓钧被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迫害致死的惨案。白晓钧是从2000年7月18日因进京证实大法而被非法劳教的。而他去世的日子,是2003年7月18日的夜晚,整整被邪恶势力迫害了三年哪!

在白晓钧不行了以后,劳教所通过白晓钧在劳教所内与外面的人通信时的一个地址,通过当地的公安局找到了他的家属来领人,当时白晓钧由劳教所的干警监押着在长春市传染病医院就医,病志诊断为肺结核。白晓钧的一个家属看到他临去世时弥留之际的惨状,非常吃惊。当时他已经瘦的皮包骨了,身体非常虚弱,全身水肿,满身上下是疥疮愈后的伤疤。做透视的时候有一侧肺叶都看不见了。等白母赶到时,白晓钧已经不在人世了。家属质问劳教所的人:“怎么到了这种程度了才通知家属,人以前是生龙活虎的,现在怎么让你们给治成这样了”。该劳教所教育科一陈姓科长,不仅毫无同情心而且极不耐烦非常野蛮的说:“就头疼脑热还用通知家属吗?”白母责问他们:“一个大活人在你们这儿被整到这种程度,你们劳教所负有推卸不了的责任。”旁边一个姓马的科长还用幸灾乐祸的口吻挖苦白母说:“你这个老太太怎么不会说话啊,我们是管人的。你不老实听话,反而在这跟我们瞎讲理。”劳教所叫王晓明的所长也说这事和他们没关系。

后来白母见到东北师范大学610办公室的人,白母对他们讲,白晓钧是非正常死亡,你们这些人都是要负责任的。610的一个姓叶的主任辩称:“白到这种程度,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啊。要负责任也要由劳教所负责任啊。那全是他们搞的,与我们有什么关系。”他竟然颇觉委屈的讲:“你们这帮修炼的人,还有海外的人,经常给我们打电话,要我们不要迫害白晓钧,我们也没迫害谁呀,那全是劳教所干的。”白母说:“那你干嘛不告诉打电话的人那都是劳教所干的,澄清事实,把劳教所的电话告诉人家啊。”叶某无言以对。(其实人就是他们给送到劳教所的)

白晓钧的治疗费用一共为15000元,劳教所通知了白晓钧的单位东北师范大学给拿了8000元,白晓钧的家属拿了7000多元,而劳教所一分钱没花,只拿了等待处理时的停尸费1000元,这种荒诞无耻的行径实在让人感到悲愤,好端端的人被迫害致死,家人自己还得拿钱处理后事,世上哪有这么荒谬的道理,在处理后事期间,劳教所根本就没有露面,而只是白晓钧的单位出面处理。后来家属力争要得到医院给白晓钧做的身体检查的病历、诊断书等所有资料。劳教所开始让医院什么都不许做评论,也不许给资料,后来在家属的力争之下,医院不得不拿出诊断书的部分复印件,诊断上写着:药物性肝炎,全身水肿,身体极度衰竭,身体表面创面为疥疮疤痕。后来有一个有正义感的医生面带忐忑神情悄悄的与白晓钧的家人说:“这个病人不是正常死亡的。”

这本是一个令大多数普通百姓羡慕的家庭,慈爱的老母,膝下双儿,长子白晓钧,哲学硕士,吉林省东北师范大学教师,小儿白少华中国人民大学本科毕业,都是风华正茂,然而这样一个受人尊敬的高知家庭,只因信仰真善忍而被江氏流氓集团迫害的四分五裂、家破人亡,白晓钧的弟弟白少华也因证实大法2001底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团河劳教所,白少华现在情况还不清楚,白母和其家属抱着骨灰去了团河劳教所四次,都没让接见。据内部消息说白少华现被非法关押在团河七大队,七大队因劳教所干警向劳教人员贩卖毒品一事解散后,现在只剩下十三人,其中有两名法轮功学员,一名是白少华,另外还有一名姓胡的大法弟子,其他人为包夹人员,昼夜不停的轮流看守他们两个。白母去接见时,正是白少华在里面因抗议邪恶的迫害,每天都被绑在床上,还戴着手铐,上厕所一天只允许去一次,因他不承认自己是劳教人员而拒绝穿劳教服,被邪恶警察指使犯人疯狂野蛮的殴打,也因他拒绝邪恶的干警强迫他围绕操场跑圈儿而被邪恶警察指使他人强行拖着跑,几次下来他的裤子都被磨破了好几条,内部消息说,白母前几次去时,因为白少华被打得肋骨骨折,头也打破了正包着,也因为怕白母把白晓钧的事告诉白少华,所以不敢让他们接见。

现在白母孤苦伶仃的一个老太太,大儿子惨死劳教所,死的不明不白,上告无门,二儿子被抓到团河劳教所,也在重复他哥哥被迫害的经历,同样是生死未卜,命悬一线,这个七十高龄的老太太整日里惟有流着泪水和大儿子的骨灰为伴,人世间的悲惨有过此乎?!

白晓钧工作单位电话:0431-5269341
东北师大保卫处:0431-5709657、0431-5269940
610办公室:0431-5269610
学校办公室:0431-5269166、0431-5268278、0431-5268378、0431-5268478
长春市苇子沟劳教所:所长王晓明(0431-5195959)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8/25/562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