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的心是任何邪恶势力都无法改变的


【明慧网2003年8月25日】我是1996年得法的,我文化层次低,但是我就坚持看书,一遍看不懂,看二遍,二遍看不懂,看三遍,直到看懂。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渐渐地看懂了很多的道理。师父教我们修心性,在人与人之间摩擦当中去磨炼自己,对任何事都要看淡看轻,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做好人,做一个世界上的好人,做一个超越常人的好人,道德高尚的好人。《转法轮》是一部高德大法,是一部天书,上天的梯子。我现在才知道,我生生世世都在等这部法,终于在这一生中得到法了。我是多么的荣幸。师父讲“我不管要你一分钱,只要你那颗修佛向善的心。”我也知道师父为我们承受了很多的难,为我们消去了生生世世造下的业债,师父就象父亲一样,呵护着我们,保护着我们,在师父的呵护下,我们不断地提高着层次,不断地成熟起来了。

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为了它自己的私利,利用窃取的权力,向法轮大法与大法弟子们发难,大镇压从此开始了,当时就象天都塌了一样。大法弟子们不畏强暴,不畏艰险,去北京上访,讲清法轮大法好。江氏政府不但不理会,还大打出手,大法弟子们被抓的抓、被打的打,不问青红皂白,不经法律手续,被残酷折磨,被判刑,被劳教。邪恶发泄着它们的私愤。

无论邪恶多疯狂,大法弟子们听师父的话:“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理性》),做大法弟子应做的,向世人讲清着大法的真象,在救度着众生,在邪恶的迫害中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我时常在想,江氏集团不择手段镇压大法与大法弟子们,只能用钱来收买人心,比如开什么会,都要给多少钱,那些百姓才会去。如此看来,江氏流氓集团失掉的是多么珍贵的东西:“民心”。而我们的师父得到了亿万法轮功弟子与世人的尊敬的心,却是一分钱也不要。江泽民做着世界上最愚蠢的事,打击的是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道德”。

我是2001年1月4日送大法真象资料时被抓的,抓进派出所,受审讯,关了一天一夜的禁闭,第二天被送戒毒所拘留了半个月。我在监狱里绝食三天,坚持炼功、学法、背经文,不懂的就问同修,使我懂得了很多不懂的地方。我们大家都互相鼓励,互相帮助,共同提高,邪恶之徒不管用尽什么手段,我们坚决不配合。

出来以后,感到了很大的压力,我不管到什么地方都有人跟着,甚至被24小时监视,电话被监控,这个时候才感到失去了自由。以后恶徒又强迫我们去洗脑,610邪恶之徒叫我们写保证,由于当时学法不深,虽然也坚定,但是在邪恶的高压下我的家人给写了保证书,也签过字,这是我最大的耻辱,后悔莫及。

有一次,半夜12点钟恶人突然来骚扰,当时我都睡了,就听打门声“咚、咚!咚、咚!”,也不知道咋回事,因为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就去开了门,一下就进来6、7个人,是610和派出所的人,当时有怕心没有过好关。由于有一位大法弟子流离失所在外,恶人怕我们几个要跑,就监视得更严了,又多办了半个月的洗脑班,用威胁、恐吓要我们骂我们师父,说“骂了你们师父就不办班,要和你们的师父一刀两断。”我们几个大法弟子坚决不配合邪恶,我们说:师父给我们净化身体,教我们做人的道理,比父母给的还多,我不能对不起自己的良心,更对不起我们的师父。在这最黑暗的日子里,我都一直坚持炼功、学法、在讲清真象中,虽然我和同修相比,做得微不足道,但还是尽量地在做。

每到敏感时期,恶警总要叫我们去派出所,怕我们去北京,他们要承担责任,由于我们几个同修久了没有见面,见到后感到非常的亲热,邪恶看到后就再也不叫我们去了,意思是不要我们见面,因见面后我们都要互相鼓励,互相切磋。但是总是叫人看着我们,不管到什么地方都有人跟着,我们的身份证也被扣压。

有一次恶警来访,问:“还有炼吗?”我理直气壮地对他们说:“在炼啊!”恶警说:“就那么好吗?”我说:“是好啊,非常的好。”邪恶说:“那是假的。”我严肃地对他们说:“都是真的。”我觉得他们被江氏流氓集团蒙蔽太深,真为他们可怜,他们是江泽民集团的工具、帮凶,也是受害者,在这次的考验中我觉得关过得还可以,在邪恶的考验下没有了一点怕心,我想以前没有做好,现在就要做好,告诉它们,大法弟子的心是任何邪恶势力都无法改变的。

在同修的协助下,我写了严正声明,声明在洗脑班里所说所写的不符合大法东西全部作废。[注]

“邪恶的迫害中再把这些大法弟子抓进去可就不象当初那么容易所谓的可笑的转化了。什么叫悔过?什么叫转化?往哪转哪?大家在做好人,在做世界上最好的人,超越常人的好人,你想把他转化到哪去?什么叫转化?真是邪恶丑态百出。我早就讲过,打击善的一定是邪恶的。”(《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的讲法》)

因层次有限,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编注]署名严正声明将归类发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