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团河劳教所精心导演骗局欺骗海内外媒体

facebook google+ email 打印版本

【明慧网2003年8月27日】北京团河劳动教养所在江××政治流氓集团的指使下,用暴力和洗脑迫害了成千善良正直的大法弟子,并用伪善和谎言欺骗了无数国内外民众。2001年6月12日,港澳及海外媒体采访团河一事,更是其精心安排的彻头彻尾的一个大骗局。请帮助将此文给有关海外媒体和个人传阅。

首先,众多港澳及海外媒体采访团河的日期——2001年6月12日是事先就已定好的。当时团河劳教所为了在全世界面前表示它的“公正”,不仅安排了犹大接受记者采访——当然,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什么话,警察早已事先安排好了——同时也安排了仍在坚修大法的法轮功学员接受采访。平时遇有记者采访,警察们事先早已把坚定的大法弟子都隐藏起来,以免恶警的罪行暴露出去。为什么这次团河劳教所敢安排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接受海外媒体采访呢?

其实,6月12日那天接受媒体采访的两名坚定的法轮功学员(一名叫杨海东,一名叫方斌)在采访日期的前一天(即6月11日)才被警察从北京团河劳动教养人员调遣处送到团河劳教所,对于发生在团河劳教所里面的对大法弟子的种种非法迫害的内幕根本一无所知!

其中,接触过杨海东的人发现,杨刚到团河劳教所时,明显的状态是正遭受着很大精神压力,看得出杨还是一名略显内向的人,在警察的监控下,他自然不大可能说出劳教所实施迫害的真实情况。方斌的性格比较外向,但警察早已调查清楚,在他来到团河劳教所之前,被非法关押期间,还没有受过打骂等迫害的经历,同时方也从未来过团河劳教所,所以,方也不大可能会说出对劳教所的真实情况。所以,在事先经过一番调查摸底之后,团河劳教所才敢安排杨、方二人接受记者采访。

在6月11日那天,杨、方二人下午才从北京劳教人员调遣处一起被送到团河劳教所的,除警察外并没有其他人员陪同。二人被送至劳教所五大队(五大队是2001年初新组建的一个法轮功人员的大队,队内当时还未出现像二大队、三大队那样打折大法弟子鲁长军的腰等这样的惨案)。其实这也是劳教所的一个精心安排,在经过二、三大队的通过系列血腥折磨和欺骗迫使劳教所内部分法轮功学员违心放弃修炼后(明慧网上已有多方面的揭露文章),再加上对外严密的信息封锁等一系列手段,劳教所宣称90%多法轮功学员被所谓“转化”。

劳教所还专门组建一个表面上没有多少暴力史的大队,作为劳教所对外展示其“劳教成果”的一个所谓的“文明窗口”来欺骗世人。五大队前任大队长杨保利曾对法轮功学员讲:五大队严禁体罚虐待!其实包括后来给劳教人员起用的新住宿楼、改善所内绿化环境等等,全都是彻头彻尾做给外来参观者看的。杨、方二人11日下午到达劳教所五大队之后,被严禁与其他人员交谈。他们两个根本就不清楚这里坚定的法轮功学员的真实处境。

6月12日那天一早,劳教所就把坚定的大法弟子和那些违心表态后被认为不稳定的人统统的带到了一个外人见不到的地方,当时劳教所里有三个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大队,其中二大队被带到了一号库房,三大队被带到了二号库房,五大队在西边宿舍楼里面没有动,当时七大队虽然是关押吸毒犯人的大队,但其中也非法关押了一小部分法轮功学员,他们也被带到了劳教所库房最后面的一趟小平房里。二大队和三大队特地把电视也搬到了一号库房和二号库房,给这些令他们不放心的人破天荒地放了一次故事片影碟,怕有人喊口号揭露他们。其实当时大部分人都不清楚为什么会把这么多人带到这么肮脏的库房里看录像。剩下的一些是恶警认为已经背叛信仰的留在队里,他们都被恶警先“培训”了一遍,诸如如果记者问这里伙食如何;这里有没有打骂体罚现象,对这样问题如何回答等等,以备记者们采访时不出漏子。

上午9点多钟,时任三大队副大队长的姜海泉(此人是个地地道道的流氓打手,它曾亲手电、打、骂过多名大法弟子,赵明、魏如潭、杨树强、张久海等许多人都曾遭受过它的毒手,此人在2001年底因迫害法轮功学员“有功”被升为劳教所教育科副科长)和另一名警察来到五大队,把方斌和杨海东带到了住在东边宿舍楼的三大队办公室与他俩交谈,但杨、方二人一直不知道把他们带过来有什么事。一直到11点左右,突然进来十多家港、澳及海外媒体记者,包括大公报、明报、南华早报、澳门日报、中华时报(台湾)、泰晤士报和德国、法国的媒体记者以及新华社和多家国内媒体记者对他们进行了采访。他们二人被分开在不同的房间里,在数名警察的笑里藏刀的监视下,他们接受了采访。

其实,杨、方二人根本不知道自己要接受记者采访,更不知道记者主要想了解团河劳教所内针对人权状况的一些问题;而众家媒体记者也根本不知道杨、方二人昨天才从别的地方来到团河劳教所,对所内的情况根本就一无所知!

同时,记者被安排在11点左右进行采访,而不到12点时就到了所内统一吃午饭的时间,也就是说采访的时间非常仓促的,不可能让你了解到详细内幕。仓促之下,记者们心情又非常急迫,急于了解真相,竟然忘记了核实一下被采访者的真实情况!所以当记者问二人有无被打骂迫害的情况时,二人自然只能说没有了。而当时方斌确实表现得很坚定,表示为了大法可以付出一切。但他万万没想到,这一点恰恰引起相反的效果,给外界造成了这样一种假象:你看,劳教所是允许坚持法轮大法信仰的人自由表达其意愿的!这正中劳教所的下怀。

试想,如果当时被安排接受采访的是其他几个早已入所、经历过残酷折磨而又非常坚定的大法学员,结果会是怎样呢?劳教所敢安排他们接受采访吗?那么就算现在劳教所敢不敢让那些因坚定修炼而遭迫害的有名有姓的法轮功学员接受采访呢?!

在采访持续了二十多分钟后,时任劳教所副所长的庄许洪(其人的位子后被李爱民接替;李爱民在2003年上半年因劳教所干警向劳教犯人贩卖毒品从中收受好处一案被掳职)便赶紧宣布已到吃午饭的时间,就这样这次采访在劳教所的惺惺作态的导演下中匆匆结束。他们深怕时间长了会被记者探出马脚来。

其实在劳教所这么粉饰和掩盖下,不明真相的人怎么可能探出马脚来呢?!就连很多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的家属都被劳教所这种粉饰欺骗,接见时,看到的被江氏政治流氓集团粉饰出来的柳绿花红的环境时都说:你看,你们这里多好!国家为了你们费了多大的苦心啊!队长们对你们多么关怀呀!等等。

这些善良的家属啊,你们哪里知道啊,所谓的转化是和干警的经济效益相关的。在当时,转化一个学员的奖金是1000元。但你们知道吗,没转化的和转化后有清醒过来的是要罚那些干警1500元的。当疯狂的电棍及劈头盖脸的毒打施加在那些坚修大法学员的身上时,他们暴露出来的恶毒嘴脸你们能够想象吗?

在采访过程中,记者特地问站在一旁的姜海泉:你们劳教所平时是如何做法轮功学员的“转化”工作的?姜在国际和国内及港澳众多媒体的镁光灯频频闪烁之下阿谀造作、厚颜无耻地答道:“就像今天我们这样彼此在平等的条件下,心平气和地交流各自的思想,‘转’与‘不转’都是他们自己的选择。”多么的伪善,何等的狡诈!在这个精心编制的旷世骗局蒙蔽了在场的所有媒体,也蒙蔽了杨、方二人,甚至劳教所里的大部分警察也根本不知道这一真象。

这个真象今天也只是揭露出其中的一小部分,因为从允许媒体采访、如何安排采访、谁能接受采访,到采访时间的掌握等等一系列环节,劳教所本身是安排不了的,其实这些也都是江氏集团对外的一贯实施的骗术,但是这些都不能掩盖在那臭名昭著的劳教所内发生的罪恶!所有这些欺骗行径都将会大白于天下,也必将得到正义的审判。

* * * * * * * * *

编者后记:本文从事实的角度披露了团河劳教所欺骗海内外媒体的内幕。同时我们注意到以下几点。

1)团河劳教所无论如何为劳教所的环境涂脂抹粉,都无法改变其劫持无辜的法轮功学员的事实。团河劳教所无论如何美化恶警的行为,都无法改变所谓的”转化”是对宪法赋予公民的信仰自由权利的剥夺和践踏。

2)目前大陆法轮功学员完全被剥夺了宪法赋予的言论自由的权利,被采访者本人的人身自由完全被剥夺,在这种情况下江氏集团刻意安排的采访毫无可信度,和当年纳粹法西斯邀请各国媒体采访关押迫害犹太人的集中营没有任何区别。

对于前两点,任何一个有良知的记者不用“采访”就能够作出正确的判断。其实,即便劳教所对个别被抓进去的人没有动用酷刑,也无法改变迫害这个事实,劳教所因为人的信仰问题而剥夺人的自由已经是非法强制和信仰迫害了;即便揭露酷刑迫害的报道中曾有个别名称或细节方面的出入,也无法改变劳教所使用酷刑强制大批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这个无法否认的迫害事实。迫害需要世人用良知和言行共同谴责和制止。

我们呼吁所有的记者都能够严守职业道德,不要替邪恶集团涂脂抹粉。我们也希望大法弟子在任何情况下都坚决抵制邪恶,不要被邪恶之徒钻空子;希望大法弟子的家属和善良的世人不要被江氏集团所欺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