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回忆修炼法轮功的房东老人


【明慧网2003年8月27日】一年多前,我曾在一个FLG(“法轮功”的缩写)老太太家住过大半年,也因此有机会近距离了解FLG学员们的生活和想法。现在我已经搬走,但仍然和他们保持一定的联系。那段日子,我那房东老太太的坚强、执著与善良让我印象深刻。

我不知道是否应该没有和他们商量就把他们的生活片段公布出来。但是每当我看到有网友信心满满地说:“FLG那些照片是伪造的”“那些在街上发传单、抗议的FLG都是用钱雇来的”,眼前就浮现出房东老太太那欲言又止、悲哀而又沉默的神情。

那是在我深深刺伤了她的心之后的让我永远难忘的一幕。

两年前,经过朋友的介绍,我满心欢喜地以低于市价的租金住进了这位老太的家里。她孤身一人,老伴几年前去世,儿女都在外地。后来老太对我讲,之所以让我住进来,是通过我的一个FLG朋友知道我对FLG持同情态度,因为这里经常会有FLG学员来,一般人怕会不方便。

房子很大,有一个大厅,每到周末就会来十几、二十几个男女老少,在这里席地而坐,捧着《转法轮》轮流念两个小时,然后一起讨论,通常是谈谈自己的感受,也谈家庭问题,遇到的困惑,大家就帮助从“法理”上帮助解疑。这里有著名学府的博士、博士后,有商人,也有餐馆大厨,当保姆的……不过在这里他们都是平等的。我有一段时间很好奇,经常来听他们聊,也和他们谈谈我作为一个常人的看法。他们把我当做有缘人,努力给我解释。不过我始终没有被他们说服,我也说服不了他们,最后大家就互相尊重各自的选择,不再试图说服对方了。

他们就象一个大家庭,互相帮助,互相鼓励,虽然也有矛盾,甚至还会很深,但都会“向内找”,不会影响感情。老太太时常不在家,经常去参加其他地区的“弘法”活动,各地有什么公开活动,当地FLG学员都会争取参加,立看板,发材料,练功,可很多小镇只有一两个FLG,忙不过来,老太太时间比较灵活,就去“赶场”,帮忙。很多FLG学员都有老太太家的钥匙,所以老太太不在的时候,周末的学法还是继续。

老太太家的地下室很大,安装了几台旧电脑,用来向国内发邮件和网上聊天。老太太来自台湾,拼音和我们用的不一样,可是老太太楞是学会了用中文写简单的问候语,学会了上网、发电子邮件和进聊天室!当然她不会打很多汉字,但她学会了把这些准备好的材料贴到聊天室的方法。

我对这种方式很不以为然,有一次看老太太在忙,我就开玩笑说:“您又在骚扰谁啊?”老太太一愣,沉默了,回头看着我,脸上现出悲哀的神情,嘴唇动了动,什么也没说出来。就又回过头看电脑。我当时并没太在意,自己到电脑上看消息去了。好一会儿没有声音,然后老太太起身上楼了。

后来,老太太和我说,那天我的话深深刺痛了她的心,回到楼上掉了好一阵的眼泪。她是真诚地在“救人”,而我却说她在骚扰别人。她说,国内的人被欺骗,不知道FLG的真实情况,而对FLG怀有恶意,因而影响他们的未来,这是FLG学员们没做好;如果他们知道了真相,仍然对FLG憎恨,那是他们自己的选择。FLG学员要做到的就是,争取让更多的人知道真相,给他们机会消除对法轮功的恶念,是拯救他们。

尽管我始终不大赞同这么做,毕竟很多人根本不想收到真相资料,但我知道他们的这种想法是真诚的、慈悲的。老太太为我不能理解她的心而深深悲哀。

有一阵子,FLG发起徒步行走的活动。老太太和另三个年长的FLG学员商量徒步穿过我所在的州。尽管我所在的州在美国属于最小之列,可要徒步穿行,也要好几周,何况是老太太?我劝她,这么大年纪了,何必和年轻人们一样,受这个苦?可老太太决心已下,几天后就出发了。她们有一辆车跟着,带着食物和水以及被子,她们自己则穿着FLG的黄色T恤,背着“停止迫害FLG”的牌子。沿途每到一个市镇,几个老太太就去市议会,和议员们见面,介绍FLG在中国被迫害的情况,还去街上分发传单……就这么走了两周多才回来,脸上晒得黝黑。

美国的法会一年有好几次。纽约、华盛顿、芝加哥……,欧洲的日内瓦等地也会有法会,老太太几乎每次都去,能搭其他学员的车就搭车去,远的就坐飞机去。来回旅途、吃住每次少则百元,多则五六百,老太太都舍得,可是平时吃穿非常简朴,非常简单。一次朋友陪她去买件新衣服,极力推荐她买件质量好、价格贵些的,她拗不过,买回来,思前想后,还是回去退了,换了件非常便宜的。而那时候,她刚刚把自己的另一半房子卖掉,并不缺钱,可她说,卖房子的钱可以给她出去弘法的自由,不能花在衣服上。

FLG学员的吃苦精神是很普遍的现象。他们可以花钱制作横幅、租借开会场地、制作宣传材料、在报纸上做广告,但是在吃、穿上非常节省。有一个比较极端的例子,有一次我所在的城市办法会(也叫交流会),有一个德州来开会的博士后,住到老太太家,几乎就是馒头、咸菜。

有人说,这些参加法会、参加抗议活动的FLG学员是被花钱雇去的,这和我的所见所闻不符合。我自己就曾和几位FLG学员开车去华盛顿开法会,当然他们开他们的会,我去参观博物馆。

后来老太太要装修房子,要卖掉(老太太以前是做房地产的,就是买旧房子,自己装修,然后以比原来高的价格卖出去),我就搬了出来。我觉得给老太太的房租比市价少太多了,就要给她多留几百元,老太太说什么也不要。

和FLG学员接触的这段经历,我听到、看到很多感人的故事,几乎每个学员都有自己的故事。以后有机会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