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真话被罚三万三

【明慧网2003年8月28日】

(一)修炼让我摆脱重病 迫害使我失去亲人

修炼法轮大法后,师父给了我很多很多,在一次医疗事故发生后,我做剖腹探查,术后感染,引起了弥漫性腹膜炎,伴腹水,发高烧100多天,生命垂危。经过多次到大医院转院治疗,命保住了,但肠粘连没法治,身体虚弱。出院时,医生说,你以后可能失去劳动能力了,但死不了,回家养着吧。出院后什么也不能做,中西药每天吃、打针。家务活都是我娘做。95年夏天,我喜得大法。经过慈悲的师父多次给净化身体,拉脓五次,第一次五天,最后一次三天。得法后,我全家七口人的家务活都是我一个干。96年6月,我娘摔断腿,白天晚上也是我一个人,师父使我一个废人变成了一个有用的健康人,我一定坚修大法,紧跟师父,好好修炼。

农历2000年9月4日,我们五名同修去北京证实大法。到天安门后不久,就被恶警拳打脚踢拽到警车上。一个高个子长脸的恶警狠狠地用一根黑棒砸我的头,还揪住一个同修的头发,往车厢边上摔。因为我抽搐,他们把我送医院,量血压200多,低压也很高(我平时血压正常)。做了心电图,共扣我200多元现款。

刚进看守所院,车门一开,公安局的一个姓周的就没头没脑地打我表姐(我表姐七十五岁了),嘴里骂的很脏。我刚从车这个门下来,周就劈头盖脸地打我,不停的骂着,后又揪住我的后衣领,我出不了气了,它一松手,我就倒在地上。抽搐了好几次,恶警抬着我走了一会儿,放在刚下过雨的地上,一个说把她抬到床上去吧,一个说就叫她在那吧。第一个人说:人家有家属,出了事怎么办?后来把我抬到一个屋子里的床上。听没有声音了,我睁开眼一看,左眼像被很多树枝子挡住了一样,什么也看不清,至今眼里看东西还有两个黑点挡着。这是周打的。他们说我们是破坏社会治安,拘留半月,半月够了,又说:明天检查身体,有病回家,没病也到里边。两个放了,两个到了里边。我绝食五天,生命在垂危中才放我回家。在拘留所审问我时,一个自称在政府工作,圆脸、姓王的年轻小伙子说:你反党。我说:我为什么反党呢?我父亲是咱们县第一个党员(32年入的党)。他不作声了。

他们要对我罚款叁千元,请它们吃喝,给他们送礼,每天请它们吃,花销很大。我儿子急了,也不知找谁说理。因为过去没和公安局打过交道,为能放出我来,听说管这个事的他就请。我儿子不告诉我花了多少钱。和我一起被关的一个同修的弟弟,请它们吃了一顿饭,花了五佰元。罚款数还是我丈夫告诉我的,儿子什么也不告诉我。

农历腊月(记不清那一天了)四个人逼我去洗脑班,因床上有九十五岁的老娘动不了,时刻需要我照顾。见我去不了,说拿一套被褥,上头来检查,就说请假了。至今没给我(我表姐一套被褥也没给。)自从它们来后把我娘吓得没睁过眼,没抬过头,总是叫我,“丫头别离开我,别不管我了。”后来老人病情加重,治疗无效,于2001年农历6月18日去世了。

(二)说句真心话被罚三万三千元

我是大陆法轮功弟子,一九九六年三月份得遇恩师大法,修炼后使自己身心受益,身强体壮,现在已有七年多没吃过药,多病体弱的我自修炼法轮功后成为一个健康的人。同时,遵照真、善、忍大法修炼,使自己的思想境界与道德水平相应的得到了提高。

法轮功被迫害后,我作为一个公民行使宪法给予的权利,向政府反映真实情况。于2000年10月5日上午10时左右,被天安门广场恶警连拉带拽扔进了警车,并于6日凌晨3点多钟送回当地派出所。恶警田某让我骂师父,我不从。10月7日,我被非法刑事拘留21天,不许家里人看望,他们威胁家属,并非法对我罚款叁万叁仟元。家属怕我有危险,东借西凑交款后才将我放回家中。自此,恶警经常派人到家中骚扰,使我们全家身心受到很大的伤害。

我修法轮功后,师父无条件的为我净化身体,没有要过我一分钱。而我为使更多的人受益,向各级领导说句真话,却被江泽民操纵的邪恶之徒这样超承受的非法罚款,使我的家庭处于极度困难当中。特向国际人权组织和世界善良的人们,揭露谎言和迫害。

(三)我们遭受的迫害:入室绑架、抢劫、野蛮灌食

我们是河北某县的六名大法弟子,在2003年正月二十五夜里,我们分别被当地恶警20多人从家中绑架。我们中一个姐妹被绑架时,怀里还有一个吃奶的孩子。他们没有出据任何理由,不由我们穿好衣服,就把我们劫持了。我们分别被罚款2100元——2500元不等。

他们将我们绑架到刑警三中队在那儿呆了一天,连饭都不让吃。到二十六日晚七点左右,才把我们带到看守所。到那之后,贾所长管他们要手续。乡派出所的所长徐某说没有手续。贾所长说,按理说没有手续我们就不该收。徐说,你先受下吧,三天后我想办法给你补上。就这样,他们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将我们关进了看守所。

我们在不明的情况下被绑架,我们绝食抗议。抗议第五天后,看守所就对我们强行灌食。到了第七天,县“610”办公室主任梁某说,你们接着灌,灌了之后把他们吊在铁笼子上,死了有我们担着。还给所里的边所长说,死了又能怎么样,死了就烧了。就这样,所里就按照他们的办法,继续灌食,然后铐在铁笼子上。因为灌食灌的都是盐水和玉米面,而且里面还放了药,所以,我们连拉带吐。铐住我们不让上厕所,没有办法,只有让同号的人,把饭盆拿来,接了大便。这期间,明知道灌下去就得吐出来,还是强灌。我们问管教们:你们是为我们好呢,还是迫害我们?大夫说:两种都有吧。我们好言给他说:我们没有做坏事,只是修心向善,你们不要助纣为虐。贾所长说:我们就是助纣为虐,哪怕今天我灌了你们,明天我死了都不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