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真正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扎扎实实走完最后一步


【明慧网2003年8月28日】我的名字叫沈芳如,至今修炼已有三年半了,今天很高兴能在这里和大家分享我的心得,以下是我近期来的一点体悟。

今年的夏季,全国共有几万教师南征北讨、全省走透透地参加教师甄试。而刚实习完一年的我也不例外。在今年准备教师甄试的过程中,真的觉得很辛苦,苦的不是身体,而是自己的心。因为自己一直很担心会考不上,担心以后会没有工作,担心别人会失望,担心旁人嘲笑的眼光,担心影响大法弟子的形象,我担心这,担心那,啊,好一个强烈的得失心与名利心哪!

在法理上,我知道修炼后的路都是有安排的,我也知道该是自己的,别人抢不到,不是自己的,怎么争也争不来,但是心里就是放不下这个执著心。我告诉过自己,我是大法弟子,在现在重要的正法进程中,一定要做好「发正念」、「学法」、「讲清真象」这三件事,绝不能因为这场教师甄试而轻忽了这三件事。

但是,看到朋友们陆陆续续开始考试了,看到朋友们又一次一次地落榜了,我的心也随着摇摆、恐惧。一个声音跟我说:「你看,你朋友能力那么强,证照有那么多张,他都考不上,你怎么办?」另一个声音又说道,师父在「转法轮」中都已经说了:「人的一生中干什么,他可不是按照你的本事去给你安排的。佛教中讲业力轮报,他是按照你的业力去给你安排的,你的本事再大,你没有德,你可能这一生啥都没有。你看他啥也不行,他德大,当大官,发大财。」

在这样的心理争战中,我明显感受到自己的修炼不够扎实,如果我百分百相信师父,相信大法,我会这样为「未来」恐惧不安吗?而一个常人的工作又怎么能决定了我真正的「未来」呢?我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的责任如此重大,但当宇宙中的「正法」与常人社会中的「名利」形成天秤的两端时,我很惊讶也很痛苦地发现自己在忧虑个人的考试上,竟然大过救度众生的责任?!

看到自己自私自利的心,我楞住了,这样的我怎么能是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没有正信的心,就算拥有博士硕士的学历,就算拥有再强的能力,就能考得上教师吗?而就算我考上了教师,没有慈悲的心,我怎能说自己有资格作一个教好学生的老师呢?

师父在「转法轮」最后说:「做为一个真正有决心修炼的人,他能够忍受得住,在各种利益面前能放下这个执著心,能够把它看得很淡,只要能做到就不难。所谓说难的人,就是他放不下这些东西。修炼功法的本身并不难,提高层次的本身并没有什么难的,就是人的心放不下,他才说是难的。」

是啊,什么录取率低于百分之五,什么内定、关说、送红包,什么平均要考二十间才会上等,都是假象,一切只为了看你的心是否能在众多诱惑、利益中脱颖而出,是否能看穿假象、去掉执著,走好大法弟子的路!悟到这,我的心也渐渐平静下来。当我去考第一间学校时,我扎起头发,画上淡妆,穿起套装与高跟鞋,抬头挺胸地走着,而那时我心中只有一念:「我是大法弟子!」

当天下午考完后,不到两个小时,我便接获该校人事主任的电话,告知我已经录取成为正式老师了。之后,我去报到时,学校的主任告诉我,在这场教师甄试中,我是以我的「人格特质」脱颖而出。我想,这就是修炼大法后那一种平和、纯善的能量场,让他们觉得我真的是与众不同!

原以为一切忙碌就将结束,但就在考上后不久,又来了一次对我心性上的考验。在学校中,「行政」事务,事情繁多、责任重大,是所有老师最不想接的职务。在我度过半个月的暑假后,本以为可以安心过到开学,但后来却因为该校一位老师调校,使得我在没有心理准备的情况下,被告知要担任「教学组长」一职。

许多人听到我接了教学组长,都纷纷对我摇头,有的说:「你完了,这是最难做的一个组长缺,愿上天保佑你!」有人说:「要有心理准备啊,你马上会因为排课的问题被老师骂得昏天黑地!」也有人说:「教学组长简直不是人当的!」

听到这边,我的心便开始直直往下沉,我心想,之前一边实习,一边准备教师甄试,已经让我无法专心做好大法工作,难道这一年,又要让我忙到脱离正法队伍吗?这时,我心中突然萌生一念,如果,我的工作是「钱多事少离家近、位高权重责任轻」那该有多好呀!这样,我就可以拥有很多时间做大法工作啦!

但是,当我一有这样的念头时,我的压力便如排山倒海般涌来,心里像是有一块大石头般沉甸甸地压着,让我喘不过气。我知道喘不过气的原因,不单单是因为繁重的行政工作,更是因为我已经意识到自己根本不该有这样的想法,我为自己这样不纯净的心感到羞愧,也感到沉重!

我记得师父在《转法轮》中说过:「某市一个辅导站站长到一个工厂去看炼法轮大法的学员炼得怎么样,那个厂的厂长亲自接见他们:这些职工学了你们法轮大法之后,早来晚走,兢兢业业地干活,领导分派什么活儿从来不挑,在利益上也不去争了。……如果人人都向内心去找,人人都想自己怎么做好,我说那社会就稳定了,人类的道德标准就会回升。」

怎么?我修炼了三年半,我到底修到哪去了?为什么个人修炼中最基本应该做到的好人中的好人,我都没办法做好呢?平常嘴巴总是告诉别人,修炼法轮功的都是先为别人着想,修炼法轮功的都是捡别人不要做的他来做,但为什么当事情真正轮到自己头上时,自己却一个劲儿地想往外推呢?

师父在《在澳大利亚法会上讲法》中说道:「你的工作、你的生意、你的学习,等等方方面面,都不会影响你的修炼,你要照常干你的工作与学习。你的工作、你的学习绝不是修炼,但是你作为一个修炼的人,你提高后的心性会表现在你的工作和学习当中,就是这么一个关系。所以,大法学员在哪里人们都说你这个人真是太好了,这是最大限度地符合常人社会形式去修炼所展现出来的状态。如果你做不到这一点,你就等于是没有按照我说的话去做,没有按照师父要求的去做。如果我说的你都不听,那你还管我叫师父干什么呢?」

在正法进程中,天上的神佛看的是我们慈悲、纯净、先为别人着想的心,如果我抱着投机取巧的肮脏念头去做了大法工作,就算做了再多,也肯定是事倍功半,达不到效果的。因为一定是大法弟子在做大法工作,而有这种捡便宜轻松的心,怎么能称得上是大法弟子呢!

我意识到自己的修炼不够扎实,也意识到执著于自我是多么强大的一颗心!教学组长的工作再重,又怎么比得上宇宙正法这震撼寰宇的大事?!所以,若以邮寄真象资料的大法工作来说,虽然过程比较简单,但为了能够切实做好讲清真象,我也会自行设计小卡片与温馨小语放在每封信件里,让每个环节都能够细致、深入地讲清真象!

同时,我也悟到,考上这间学校决不是偶然,我们的工作、环境,我们遇到的同事、朋友,都是我们要去讲清真象的对象,矛盾多,为什么要害怕呢?工作重,为什么要担心呢?在生活环境中所遇到的人、事、物,不都是我们讲清真象、救度众生的好机会吗?而且,根本就没有所谓「要有时间做大法工作」的概念,因为,当我们有着清除一切邪恶的正念时,当我们有着熔化一切邪恶的慈悲时,就是时时在做大法工作,处处都在讲清真象啊!

正法修炼越到后面,对我们要求的标准也就越高。所以,绝不能掺杂着任何常人之心。一旦我们抱着任何不纯的目的和执著于自我的私欲,那在考验面前,便无法战胜邪魔、坚持到底,而容易被各种邪恶钻空子,从而动摇自己对大法的正信、正念!师父在《精进要旨》中说道:「关键时我要叫你们决裂人时,你们却不跟我走,每一次机会都不会再有。修炼是严肃的,差距拉开得越来越大了,修炼中加上任何人的东西都是极其危险的。」(《挖根》)

修炼是极其艰苦、极其严肃的,当正法修炼要求我们放弃一切常人中的观念和根本执著时,我们是否能舍弃一切,不断加强正念、纯净自己的思想,同化宇宙「真、善、忍」的特性,从而使自己和与我们世界里的众生回到最璀璨的未来呢?!

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说道:「正法这件事情没有结束,对大家来讲都还有重新做好的机会。是啊,只要迫害一天没结束,那一天就是机会。利用好吧,做得更好吧,快一些重新返回来吧,不要再错过了。不要背包袱,做错了你就再做好。以前的事想都不要想,要想以后怎么样做好,为你自己与众生真正地负起责任来。」

让我们一起加油,用正信、正念扎扎实实地走完最后一步,对得起师父!对得起自己!也对得起众生!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2003年法轮大法台湾北区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