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敏一家人现况

【明慧网2003年8月28日】自武汉市公安厅副厅长赵志飞因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彭敏及其母李莹秀而被状告到国外法庭后,赵志飞不遗余力报复受害家属及其帮助过受害家属的其他法轮功学员,据知情人透露,哥哥彭亮、父亲彭惟圣、小妹彭燕于2003年春节在余家头洗脑班见过面,一家人仍无人身自由,政府曾答应他们安排工作、盖房子也只是做戏给当时的电视机前的观众看。目前彭敏与李莹秀的骨灰仍在殡仪馆里,无人下葬。

彭敏因坚修大法在狱中被迫害致伤,送往医院,因得不到治疗含冤而死。母亲李莹秀与哥哥彭亮被押送至洗脑班后,由于邪恶迫害加上失子之痛,母亲李莹秀病倒,被送往医院,几天后,医院便传出消息李莹秀已死。哥哥彭亮与父亲彭惟圣去看望遗体时,发现李莹秀的头发已剃光,头被钻了孔,鼻子和口中有淤血,衣服上也有血迹,彭惟圣悲愤地质问在场的工作人员其妻真实的死因,但没有人给他答复。

随后父亲彭惟圣被送回洗脑班,转至看守所,又转至洗脑班,在洗脑班曾逃出魔窟,辗转新疆,又被武昌分局费大量人力物力将其绑架回汉,之后一直关在洗脑班,但仍坚定信念,从没放弃大法的修炼

哥哥彭亮在残酷的迫害下写了保证书释放回家后,在同修们的帮助下将湖北省公安厅副厅长赵志飞告上美国法庭,赵志飞在访美期间收到美国法庭传票,回国后赵志飞开始疯狂报复行动,许多收留并帮助过彭亮的法轮功学员遭到绑架,彭亮本人也于2001年8月被抓。

被抓后,彭亮先后被关押在武汉市第二看守所,那里是关押重犯、死刑犯的地方,后又转到武昌青菱看守所,最后被转到武昌区610洗脑班。在残酷的一年多的迫害中,彭亮被迫妥协,在犹大与邪恶之徒的监视下没有人能自由的与他接近,他常说:“明明天是白的,可有人一定要我说是黑的。”每每他说出这样的话时,恶人就威胁他说:“不要瞎说,如果在外面你要瞎说,小心明天你人就不见了。”

小妹彭燕被武昌区法院秘密判刑三年,2000年春节在女子监狱里,她为声援同修参加狱中大法弟子集体背《论语》,当时她还被绑在死人床上,邪恶的干警疯狂地冲进她的监室,对她拳脚相加,她还慈悲地讲真相。一年后,当她亲人被迫害致死后,狱警们受上级指令不惜一切代价要将她“转化”,并选用最邪恶的恶徒,目前她因被迫妥协,虽已期满,是否获得真正的自由还不得而知,因为修炼是超常的,真正能彻底清除迫害的是修炼人那颗坚定无漏的心,邪恶看毫无机会可乘了才会罢手、才会自灭。

自由对彭敏一家来说只是江氏犯罪集团给他们的一张“白条”,即便他们真的能获得自由,在这个没有信仰自由,没有人权自由的国度里,哪里又是他们真正自由的地方。

善良的人们,请伸出您的援手,帮助法轮功群众制止这场无理的迫害,不要让人间惨案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