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承受了世人难以想象的痛苦──受迫害者自述(下)


【明慧网2003年8月3日】2001年元月1日,师父《忍无可忍》经文发表,我再次走上天安门正法,目睹了大法弟子巧妙拉开有数米横幅的壮观场面,巨幅在天安门前展示足有1分钟,“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的喊声此起彼伏,响彻云霄。当时我也拉开了横幅,喊出了心中的最强音“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我彷佛自己就是神,我激动地喊着,不知什么时候恶警来了。他们将我拉上了车,拉到铁笼子里。虽然我人到了铁笼子,可我的心依然留在了天安门,一幅幅壮观的画面,一声声的呼喊永远留在了我的心中。

被关进铁笼后,一看里面的同修排成几行队,他们热烈欢迎我们的到来。再一看铁笼的墙上、顶上挂满了“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的横幅。我们中有人将新经文《忍无可忍》带进去了,大家立刻围拢来集体读经文。也有同修继续呼喊“还我师父清白”。那种场面看了真是让人热泪盈眶,有不少市民抓着门缝,隔着窗户看。

后来,我们被拉到了北京市房山地区看守所。恶警不许我们睡觉,他们七、八个人值班轮流审讯,一看不行,所有的恶警一起上场,他们用尽花言巧语,威胁利诱,没达到目的,最后将我们所有的人用手铐铐上。上手铐就是把我们的双手合掌铐在手铐的一端,另一端铐在树上,手成抱树状,吊得高高的。然后它们在树的根部浇上水,结上厚厚的冰层,人站在冰上,冰冷冷、滑溜溜。这时已是春节前夕,三九天气,冰冷的寒夜,我们吊在树上,大家彼此心心相印,同时呼出了“法轮大法好”“窒息邪恶”的最强音,口号声响成一片,响彻夜空。恶人折腾了半夜,见这方法仍然治不了我们,将我们从树上放下,把我们十几个人关在办公室里,将我们二人一副手铐,一人一只手隔着厚厚的木沙发扶手,手伸出去锁在一起,一连锁了四个日日夜夜。我们的手失去了知觉。我们没吃没睡,想上厕所恶警都不答应,它们说:“你们不吃不喝要上什么厕所?”一憋就是十几个小时。

后来,它们把我们转进号子里,号子里很拥挤,只能坐着,根本无法睡觉,大家在绝食抗议迫害,有的同修手脚被铐着,嘴唇干得出血,可没人想到要吃东西。其中我目睹了一个真实的故事:我们中间有一个同修由于长期绝食,恶警把她拖出去灌食,回来人很难受,可同号的吸毒犯人不听劝阻,对她拳打脚踢,结果不到一小时,这犯人脸上出现了条条黑线,脸色特别难看,人很难受。我们说她遭到了现世现报,也许她也明白了,从那以后没有再打大法弟子了。大家在号子里集体背法、交流,正好我们把师父的新经文《忍无可忍》和明慧编辑部文章《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的大概意思告诉大家(因为原经文无法带进去)大家听了非常激动,有些没做好的同修听了更是激动不已,一再表示出去后一定加倍做好,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

在这里,免不了挨打和灌食。通过五天的绝食和折磨,他们将55岁以上的人分批“释放”了,名为释放,实为转换地方,他们将我们统一买票(要我们自己付钱)一人押一个的押上客车,将我们集中在一起,连人带票一同交给车上的乘警,由他们管理,如果有谁要下车,他们就将车票交给当地的警察,一环套一环。天下着大雪,又是临近春节,我和一位同修等车开到保定后,我们就下了车,经过几番周折,左拐右拐,终于摆脱了恶警。我们无钱住宿,在保定转了一宿,第二天黎明,我们终于又乘车返回了北京,重新汇入正法的洪流。这中间我们克服了饥饿、疲劳、邪恶的追击,我们身无分文,这其中的艰难是一般人不能想象的,只有心中装着大法的修炼者,才能做到。

2001年,我们几经周折来到了大法弟子临时在京住地。在那里我们天天在一起学法、炼功,用自己节衣缩食省下来的钱做大法资料。同修们一天要走几十里地去发资料,地下厚厚的积雪和冰层,他们克服了重重困难,冒着寒风夹着漫天飞舞的雪花,和邪恶的追赶抓捕的危险,前赴后继,天天如此,将无数份传单送给千家万户,希望能多救度世人。我们那里由开头的几十人慢慢地变成了三个人(主要是上天安门证实法的,还有发资料被抓的),但发资料的事从未断过。在北京我们睡的是地铺,吃的是干馍,喝的是白开水,我们没钱买棉被,大多是和衣而卧,而且还有邪恶的经常骚扰,逼得我们东奔西跑,无家可归。

后来我在一次发资料中被捕,它们残酷的折磨我。它们强行将我拖上警车,我的手、脚关节被它们扭伤,发出咯咯的响声,当时一条腿不能行走。后来它们将我锁进铁笼子(只能容一人),将我的两手铐上,什么扭脖子、照相、挨打,脸打肿了,牙齿打出血了,手上道道深深的手铐印。折磨了半天,将我送进看守所。当看守所管教发现我腿伤后,问我怎么回事,我将被恶徒扭伤的经过重复一遍。看守所管教怕承担伤人的罪名,打电话找来打人凶手。凶手们声称带我去“看病”,其实是为了再一次折磨我。它们怕我出了看守所又呼口号(因他们当时拖我去看守所时,我曾呼“法轮大法好”),强行用三寸左右宽的塑料带结结实实地把我捆上数圈,脚踩着我的脖子上,一边一个打手,闷得我透不过气来,两眼冒金星,两手发麻、发紫、发肿,勒出两条深深的痕迹。手直到一周后才消肿,这就是恶徒所说的看病,它们哪里有一点人性!

由此,我还要跟大家讲述几件我耳闻目睹大法弟子所遭受的残酷折磨。在号子里,我看见一位五十多岁重庆的同修,因为绝食,恶警用电刑烫伤她的脸,两颊有两寸多见方的焦糊伤疤,滴着脓水。恶警一看她不屈服,又对她进行冻刑,让她站在风口上,脚下是厚厚的冰层,扒光衣服,赤脚冻上几小时。回来后又是灌食,一直把这位头发花白的老人折磨得奄奄一息。后来,恶警把她叫出去就再也没有回来。再有一位同修,也是花甲之年的老人,因为上天安门,被房山地区葫芦法乡的恶徒在零下二十几度的情况下,扒光衣服,只穿一条短裤,赤脚,将衣服扎在腰间,从头浇冰水,站在冰上,人牢牢地捆在铁柱子上。它们用皮鞭、铁棍狠狠抽打(恶警轮流值班),整整一天一夜。内脏被打坏了,手也残废了,身上血肉模糊,惨不忍睹。还有恶徒将我们的同修用火将手指烧坏的,脸上烧出一个个的圆洞。大家想想,这明火烧肉该是多么的疼痛难忍!

这一桩桩,一件件都是我亲身经历和亲眼所见之事。为了讲真相、救度世人,大法弟子承受了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与迫害,天神听了也会为之落泪。朋友们,当你听完我这六旬老人的真实故事,不知有何感想。这样的例子何止千千万,我真心的希望你们、善良的人们都来了解法轮功真相,有一个正确的认识,这也是我的初衷。

(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