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女子劳教所丑闻:偷灌药置人于死地 为造假严控检举箱


【明慧网2003年8月3日】大法弟子李小凤,家住北京平谷,2001年11月因证实大法被非法劳教一年半。2001年12月被送往北京劳教人员调遣处,在调遣处因拒不写保证、不放弃修炼,被干警(中队长王超,副队长张××)指使吸毒犯一顿毒打,强行按手印。2002年初被送往北京女子劳教所,分到二大队(大队长程××、副大队长刘丽萍)。在劳教所她坚持信仰,长期遭受体罚、辱骂、剥夺睡眠。管教队长还多次指使吸毒犯殴打李小凤。2002年1月左右李小凤又遭几个吸毒犯殴打至遍体鳞伤,程××、刘丽萍马上找人来作伪证,并对李小凤说:“如果有人问你,就说自己碰伤的。”在这种情况下,队里很多知情的法轮功学员齐发正念,不允许这种迫害发展下去。劳教所害怕了,在2002年春节前将二大队解散分到各队。大队长程××被分到劳教所集训队,刘丽萍分到劳教所五大队。大法弟子李小凤被送到集训队,所遭受的痛苦不得而知。现到期不放人已被非法延期。

在北京海淀区看守所里,被恶警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知道自己没做错任何事,所以不配合恶警,不说自己的姓名、住址,以免更多的人受迫害。恶警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先是伪善,然后是演戏,拿出自己的演技,几个预审各读一遍,还是骗不成就开始拳打脚踢,电棍电,成撮的头发被揪下来,身上到处是伤。把一名女大法弟子(记者)身上电的没好地方。不说出姓名,天天用电棍电她、折磨她,预审科长还说:“上面逼我们,我们就得这么干,我们也不怕你们告。”男预审深更半夜把女大法弟子带进无人房间,任意打骂,这些人披着警察的外衣,行的是流氓团伙之举。一名女大法弟子因不配合他们,绝食要求释放。看守所女恶警还折磨她,最后人都站不起来了,他们就利用犯人给她灌药,药灌进去就又拉又吐,每天都强行灌这种不知名的黄色药片,人越来越不行了,开始吐血,泻吐不止,折磨的奄奄一息的大法弟子不知被恶警抬到哪里去了。这里的犯人最后发现大法弟子都很好、很善良,这样对待好人不公平,就偷偷把灌药的事告诉了我,并说这种药吃了就泻肚不止。恶警告诉犯人无论用什么方法,只要能把药灌进去就行,所以越吃人越完,就是要置她于死地。

中国北京女子劳教所是邪恶势力的黑窝,那里的恶警不允许法轮功学员互相说话,进行强制洗脑、剥夺睡眠、体罚,在高压下企图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大法弟子刘艳、卢宽都不配合邪恶的那一套,就是坚修大法心不动。五队队长陈秀华为首一伙气急败坏,对她们从身体到精神上进行折磨。还把打骂权交给了犯人,犯人怎么对待大法弟子都不受罚,得到的是减期和提前解教。大法弟子卢宽每顿饭只给一个小窝头和一点咸菜。2002年11月被非法延期10个月。

北京不法人员非法对大法弟子进行绑架,它们出动了国家安全部、特工等到家里抓捕,2001、2002年尤其凶恶,无论白天黑夜,不分年龄大小,身体好坏,有的显示出心脏病、高血压达到200多,还有其它病症的人也被关进劳教所。按法律规定这种身体是不能判刑的,可是劳教所什么人都收。有个下肢摔瘫痪的大法弟子直接被送到大兴区天堂河医院,还在折磨她。

在北京劳教人员调遣处和北京女子劳教所,恶警们强制法轮功学员劳动,有时高达16-17小时。在调遣处还有干到20个小时的时候。这样她们就有大量收入。有一次上面来人要检查,队长杨静芳给大家开会说:“你们劳动也是有一些钱的,只是现在钱没转进账户,如果有领导问,你们就说给了,谁说错了谁负责。”这真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劳教所的每个队都安装了检举箱(在厕所),上面的人来取。有一次因为法轮功学员往意见箱里投了信,有人来取时正被队长陈某赶上,被人拿走信以后,陈某立即把小哨叫来(专是监视大法弟子的)一顿批,说她工作失职,马上写检查。小哨不得不写,当天开始厕所的门就上了锁,上厕所得个个严管,晚上用厕所更成了问题。陈某给每个值班队长都下了命令,看好大法学员。法轮功学员一上厕所,恶警队长就在外面给站岗,真是无耻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