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面对面讲真象的体会


【明慧网2003年8月30日】我是一九九七年五月有幸得法的。回想起来,自从走出家门面对面地讲真象至今已两年多了。开始由于存在怕心、不好意思开口等障碍,出门上街只能找熟人、亲朋好友搭话讲真象,到后来逐渐地面对陌生人也敢去讲了;由开始讲真象时方法简单,到后来就灵活多样;由开始只在本地家门口讲到后来去市区、集市、单位、街道、车站、农村、公共场所、娱乐场所、施工现场等地去讲。每天讲真象少则七、八人,多则十来人。这样一来两年多也讲过五千多人。“不管是严寒酷暑,冰天雪地与大雨倾盆”(《北美巡回讲法》)从未耽误一天、休息过一个节假日,把讲真象当作是我正法修炼过程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现将两年多来自己面对面讲真象的一些体会谈一谈,和同修们共同交流。

一、讲真象,要持之以恒去做

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揭露邪恶,讲清真象,救度众生是历史赋予我们大法弟子的责任。在初期面对常人讲真象时,我是以第三者的身份边走边讲,走街串巷,车站、市场、公园等地,哪有闲人往哪去,见到长辈先问候问候,聊聊家常,逐渐地就顺着他们的口味讲到法轮功这个主题上来了。真象讲多了,有人警觉就问我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就回答是炼法轮功的。并把自己炼功后身心受益情况,上天安门只为了说一句“法轮大法好”的公道话就被抓被迫害的经历讲出来,他们听后都很震惊,对我们修炼法轮功的人都很同情。有些好心人再见到我后嘱咐要注意安全。

买菜、理发时也是我讲真象的好机会。有时家里虽有菜,碰到能讲真象的时候,为了不错过机会,我就过去买菜,和他们讲真象。理发以前一般都是一个半月才理一次,现在为了能给她们讲真象二十天理一次,而且是理一次换一个地方。这样每天除了学法、炼功、发正念外,我必保证4-5个小时讲真象的时间(除极特殊情况外,基本上没有间断过)。当地周边几十个村屯我都骑自行车多次去讲真象。路上遇到放牛、放羊的几个人在一起闲聊,我就凑过去和他们主动搭话聊天,顺着他们的话茬去说,然后切入正题。入村屯后碰到晒太阳的、干农活的、甚至走路的都能和他们讲上,碰什么人说什么话,采取什么方式去讲。有的村屯相距较远,往返六、七十里路,回到家后感到非常疲劳,腰酸背痛,衣服不想换,饭也不想吃,有时真的想在家休息一天,“大法弟子已经成为众生得救的仅有的唯一希望,……”(《正念》)师父的教诲在我耳边响起,想到了自己的使命,还有那么多被邪恶政治流氓集团谎言欺骗所蒙蔽的众生,我们能不去快救度吗?想到师尊为我们操尽了心,为拯救宇宙大穹吃了无数的苦,把我们从地狱里捞起来、洗净、并给予了我们无限的荣耀和生命的永远,我们就不能为救度众生多付出点什么吗?再想一想被邪恶迫害致死和正在遭受迫害的同修们,我们这点苦算什么?哪有时间去休息,只有“抓紧救度快讲”(《快讲》)。

这两年由于市容改造建设工作量加大,有大量外地民工涌入,有的工程需要轮换几批民工,这正是向他们讲清真象的好机会,我就经常去他们施工场地,讲完后再换一个地方,过几天一打听已讲过的地方又新换了一批,我就又去那儿和他们讲。时间长了,碰到听我讲过真象的熟人见我来了就对别人说:“法轮功来了。”一个江苏施工员看见我就喊:“法轮大法好”,并和我打招呼。两年来我先后曾遇到许多人见面后喊“法轮大法好”。我觉得这是我们大法弟子通过向世人讲真象后,常人从邪恶谎言毒害的桎梏中真正解脱出来的觉醒和认可。实践证明,面对面讲真象效果好,就象医生看病一样,能看出是什么病,对症下药。通过我们讲真象,打开他们的心结。

二、讲真象要以自身的形象去讲

“从1999年4.25开始到7.20以后,邪恶用造谣的流氓手段把我们搞得很被动,使众多生命受毒害。大家付出了多少心血在救度众生中使人们重新认识我们。那么做不好的时候呢,很可能你费的那些个努力啊,你所要做的一些事情,就可能在无意中起到损害作用。你们修炼人的表现是纯正的,有多少人是看到了你们的表现就觉得你们就是好。如果我们自己平时不注意自己的行为,那你们的表现常人就会看到,他不能够象学法一样深入地去了解你,他就看你的表现。可能你的一句话,一个表现,就能使他得不了度,就能给大法造成不好的印象。”(《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我体会到大法弟子在讲真象中自己的一言一行十分重要,自身的表现就是真象。

去年冬天本地区下雪频繁,给环卫工人打扫卫生带来许多烦恼,特别是公路上的雪,边下边过车压,如果停雪一天清扫不完就扣罚工资,常常是一人扫雪全家出动,有时这场雪没清扫完天又下上了。我想这是与他(她)们接近讲真象的好时机,就主动去帮助他(她)们清扫积雪,和他(她)们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象。帮他(她)们干活时间长了,思想上融洽了,这样不但消除了他(她)们对法轮功的误解,还了解了法轮功被迫害的真实情况。这样我帮这伙人干了一个多小时,又到另一伙人帮他(她)们再干一会儿,虽然一天下来很累,但能使十几个人听到真象。一冬天过去算起来我帮过几十个环卫工人打扫积雪并给他(她)们讲真象。记得一次他(她)们听过真象后,一个工人说:“××党真卑鄙、残忍,电视整天说法轮功这么不好,那么不好,可是你们帮我们干活都不要钱,这样的好人如果不是炼法轮功的上哪儿去找啊!这活这么累,花钱雇人都没人干,如果不是你帮我们干完,到晚上单位还要罚款,你说我得怎么感谢你呢?”我说:“你用不着感谢我,我们是按真善忍修炼自己,师父让我们做好人,帮助你们也是应该的。”她说那我就发自内心地喊一句“法轮大法好”吧!

在讲真象时,有时为了追求效果,也存在着在言语上、事例上不严肃的地方。比如由于接触人多了,也经常听到一些针对当今社会风气上的一些评论、对领导干部的评论,有人编成顺口溜,也有发到手机的短讯上,有的我也背了那么几段,在讲真象时以第三者身份讲时插上一段,以此来吸引大家的注意力。“唠嗑,唠嗑,啥话都说,效果不错”。时间一长有的人就知道我是炼功的。当人们凑到一块时见到我来了,让我再给来一段,听着取乐。我这才悟到这种方法不对,这样做不是我们修炼人的行为,不严肃,他们不是听我讲真象,而是听我在讲笑话,这对法会产生负面影响。作为一名正法弟子,要时刻保持行为端正,用法来衡量自己所做的一切。师尊也多次点化我,在讲真象的过程中,我们做的是否有风范,是否神圣,直接关系到众生能否被救度的问题。此后我再也不采用这种方法了,绝不能因为自己有漏而给大法造成损失,给同修们讲真象留下阻碍。只有时刻用法来对照自己的言行,才能不断地纯净自己,纯净自己,走正路子。

三、讲真象要时刻保持正念

邪恶的政治流氓集团利用谎言、造假的宣传毒害了很多众生,在迫害大法和残害大法弟子上邪恶更是无孔不入。除了国安局、政法委、610外,各级的党政机关、工厂、企业、社区、居民委,甚至组织离退休老头组成巡逻队,都插手来迫害法轮功,并与经济利益挂钩。在这种邪恶的环境下,大法弟子在讲真象中时刻保持正念这很重要。

两年多来,在和常人面对面讲真象中,我也碰到过不接受、不听、表现很恶的人。有个人将我送给他的真象传单当我面撕掉了,嘴里还骂一些诋毁大法的话。有个小青年,我刚跟他讲,他说:“你跟我说几句话行,你要给我传单我就揍你。”我也碰到巡逻队长对我说三道四,横加指责;我也被施工现场的工头赶走过。每当遇到这些,表面上能过得去,但心里也有点不是滋味。“但是作为大法弟子来讲,你们也不能够因为难你们就放弃,因为那是历史赋予你的责任,也是你的洪誓大愿、等待已久的事。”……“常人中坏人的一句话算什么?你再邪恶也不能使我变,我就要完成我历史的使命,我就要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情。”(《在2003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同时自己也在向内找,是不是自己的心不纯、念不正、慈悲心不够,或在讲的方式方法上存在问题,认真查找自己,调整心态后,换个地方再讲。

师尊在《也三言两语》中讲:“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我体会到只要头脑理智清醒,心存正念就不会被任何因素所动。一次我正面对十几个人讲真象,两个曾非法绑架过我的警察从我身边走过,看到我后互相打一下招呼他们什么也没说就过去了,我并没有间断,继续给他们讲。还有一次在商场门前正和一个卖菜人讲真象时,一个着装没戴帽子的警察迎面从我身边经过(当时是冬天) ,没走两步他又转过身来站在对面看着我,我看他一眼又继续和卖菜人讲,根本没在乎他,他看了一会儿转身走了。今年夏季雨水勤,经常下雨,一次讲完真象顶着小雨往回返,自行车的速度很快,快到一个十字路口时,突然一辆依维柯警车横在路中间,左边还有一辆警车,前方也驶来一辆警车,面对这种突如其来的情况,我没有退路,立刻镇定地发正念,情况马上发生了变化,那两辆警车掉头开走了,我从依维柯警车前面绕过去了,有惊无险。师父讲:“不管你旧的势力也好,旧的理也好,这个弟子走得正,做得好,如果谁再去迫害,我是绝对不饶它……”。我想这也是对我的考验吧!在正法修炼的路上一直有师父的呵护,我们还怕什么呢?

最后我再想谈一点就是在助师证实大法的路上,在救度众生讲清真象的修炼中,我倒没有什么经验和好的做法,但我切身体会到就是多学法,学好法,特别是多学几遍《路》这篇经文。“大法弟子的讲清真象中,有的学员也在看别人。在魔难面前如何做,都得自己去悟。每次的提高就是自己证悟的果位在升华。”“ 一个大法弟子所走的路就是一部辉煌的历史,这部历史一定是自己证悟所开创的。”

个人粗浅体悟,如有错误,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