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善心来化解一切


【明慧网2003年8月4日】近来本地正法的工作出现一些波折,一会儿是法律诉讼案搁浅,一会儿是领馆步步紧逼,好象邪气嚣张,围绕诉江案所展开的讲清真相活动也倍受干扰。如何从法上来认识这些现象的出现呢?

师父法中讲到:“正法返回到人间的时候,宇宙上边一切宇宙因素与生命也就统统做完了,是同步的,是在同一时间完成。上面正法完,我们三界这儿就突破。”(《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那么,我们正法修炼中所遇到的一切问题是否也是一样呢?如果我们通过学法和实修,心性得到提高,理性、智慧和能力在另外的空间也就在迅猛突破之中,在压进了层层大穹的三界之内,也是在层层地突破之中,那边的障碍消除了,这边的表现就是问题圆满解决了。

师父还说:“所以有的时候呢,一下子它会钻到人的表面上来,表面上看的是此人,微观上也是此人,可是中间加进了一个别的生命。”(《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那么,我们在正法中遇到的各种事和人,人讲的什么话,可能没有一件会是偶然发生和存在的,都有修炼的含义在其中,由于我们修好的部分完全封闭了的,所以,不管我们修了多少年,修好的那一面有多么好,留在这边的部分,必须永远是一个勇猛精进的修炼人的状态,时刻从法上来认识一切,我们才能快速突破正法中遇到的阻碍。

我认为在出现很大干扰的几件事中,都有一个共性,就是修炼的心态问题。例如:在法律诉讼案中,很多同修语气慷慨地谈到,就是要将对方如何如何,这是窒息邪恶,是不承认旧势力等等。领馆出了问题,也曾有不少同修的心被带动,表现得很激动和气愤,要用人的方法怎么怎么样。还有的跟领馆斗上了气,说我就是要每天举着牌子如何如何。

说出这些现象是想要和大家探讨和交流法理上的认识,我觉得在如何认识矛盾的问题上,我们很多时候用了人的理解和人的情,却用为大法做事的大前提来掩盖着。其实在如何面对日内瓦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的问题上持续几年的教训,不是因为我们没做事,而是在困难和挫折面前没有作为真正的修炼人去向内找、用法理纠正自己的心态。

我理解,如果我们的修炼状态达不到标准(哪怕是旧宇宙的神的标准),那么对于那些神来讲,我们就是执著太大,就是“有病”,那些进到三界中的,不知道正法真相的神,就会以此为借口,不断地给我们制造魔难和关。师父慈悲,不忍心销毁它们,一再给其机会。而在此期间,如果我们修得好,其中的一些神就会无话可说,无法干扰,从而增加了被度的机会。

我理解,师父正法,要救度的是一切的生命,包括旧势力中的生命,由于它们执意地要考验正法弟子,从而使自己对正法这件宇宙最大的事犯下了难以挽回的罪,不得不在正法中被淘汰。反过来讲,如果我们正法弟子修得好,走得正,它们是不是就没有那么多的借口考验大法,从而少犯那么多的罪呢?

当然,事情不会这么简单,有着背后更复杂的因素,但面对着这些即将被淘汰的高层生命,我想师父心中有的可能只会是惋惜,而我们有的人心里有的却是愤怒和怨气。而这种心态又怎么能让那些旧势力中的神服气呢?怎样才能使它们生出对大法弟子的敬意,停止干扰迫害,从而得到善解和救度呢?我们是修真、善、忍的大觉,是为宇宙中正的因素负责的,所以我们就是要以善的一面来化解一切,不管恶的一面表现如何,我们都不应为其所动,只应该抱定救度一切生命的善念,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

在最近的DC法会上,师父也再次明示:“但是作为大法弟子来讲,你们是修善的,你们要慈悲。不管他接受也好,不接受也好,你们都要慈悲地对待,你们都不能够与常人争高低、用常人心来看待众生。你就慈悲地做着你要做的事,不管他接受也好、不接受也好。慈悲是修出来的,不是表现出来的;是发自内心的,而不是做给人看的;那是永远常在的,而不是随着时间、随着环境变化的。”

所以,在正法中,我们能不能走正,能不能以一个大觉者的心态看待一切问题是至关重要的,正法的洪势是不可能无限制地等下去,对于那些一直不肯改变的旧宇宙的神,为了不让它们的干扰毁掉更多的众生,我们现在也要发正念销毁这些“旧势力的黑手”,但那也是纯正纯善的正念才能做到的。

法是严肃的,对那些神如此,对我们修炼人也是一样,正法修炼的机缘,一旦错过,就再也找不回来了。当我们时刻以神的一面主导自己时,我们就能不断的扩展自己慈悲的容量和内涵,我们才能化险阻为坦途,我们才能完成自己想要救度众生的史前大愿。

个人体悟,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