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江泽民及其610办公室的象征性公审(四)(更新)

全面、系统、深入揭露迫害的尝试


【明慧网二零零三年八月五日】(2003年10月24日更新)

[第五部分── 令人发指肉体虐待]

法官:公诉人可以叫下一位证人出庭。

[刘女士入场]

公诉人:刘女士,请告诉法庭您和中国潍坊的陈子秀在一起的那段时间里发生的事。能否描述一下您所目睹的陈女士在死亡前的遭遇?

刘女士:可以。我和陈子秀被关在潍坊的同一个拘留所里。她当时58岁,和我的年龄差不多。狱警们不停地打她,用电棍电她。一天当我看到她时,她腿上伤痕累累,头上满是脓血。他们整整打了她两小时,要她改变她的想法,背弃法轮功,但她没有答应。第二天早晨,他们命令她到室外,在冰天雪地中跑步。我们余下的人隔着窗户看着她在雪地里用手脚爬行。如果不是亲眼看到的话,我无法相信世上竟有如此残酷的事。我只能流泪。她在外面爬着,呕吐并昏倒了。她再也没有活过来。你知道,那位年轻的狱警是刚刚从一家工厂调来做临时工的。刚开始他哭,后来把自己灌醉了才去打陈子秀。陈死后,他浑身发抖,人都不正常了。我们后来听说,他在”610办公室”的那份差事丢了,工厂的那份工作也没了。你知道,很多人,不光是法轮功学员,都是这场迫害的受害者。一个人对别人干下这些恶事,他的一生就毁了。

公诉人:刘女士,请您谈谈另一个情况,关于一对来自湖南省的老年夫妇,谭士林先生和他的妻子侯金园。您在不久前看望过他们。您能告诉法庭他们的情况吗?

刘:当然愿意。谭先生今年62岁了。因为长时间被关押在拘留所一个阴暗的牢房里,他双目失明了。他的妻子今年59岁,为了抗议被关押进行绝食。他们把她送到一家医院的精神病房,每天强行给她注射不明药物。她告诉我,先是她的头和舌头变得麻木,接着双腿失去了知觉。到2002年2月,她两眼已经完全失明了。遭受了一年多的洗脑、关押和折磨后,他们终于被释放了,但现在他们面临的将是在黑暗中度过余生。他们将如何照顾自己?江××和”610办公室”到底从中得到了什么呢?

公诉人:我听说被杀害的法轮功学员中超过四分之一是50岁以上的,是吗?

刘:是的,没错。我真不知道老年公民会对江××造成什么样的政治威胁。已确认的750位死亡者中一半以上是妇女。当然,真实的死亡数字比这高出许多。

[国际反酷刑组织的专家证词]

(待续)

* * * * * * * * *

[编注:这场迫害从1999年7月20日(俗称7.20)已经持续了四年,江泽民滥用职权强使个人意志,他为迫害法轮功而非法成立的610组织的系统性谎言制造、谎言宣传,江氏集团的大规模犯罪和对其罪行的竭力掩盖与粉饰,这些都给人们认清这场迫害的全貌、深度和广度造成了很多困难。上述象征性公审所采用的内容全部为真实故事,但证人都不是由本人而是由英文流利的华人法轮功学员代为出场的。为了更好地全面系统地讲清迫害真象,上述内容将继续完善与充实,烦请需要借用本资料的读者注意参考日后可能随时提供的更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