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清真象 让祖母进一步了解法轮功(译文)


【明慧网2003年8月7日】我的祖母向来对任何一种信仰都持怀疑态度,因为她对现在的宗教感到失望,因为她在孩提时代就知道了一牧师奸污了她最好的朋友,这给她一生留下了重大的心灵创伤。祖母的生活很艰辛,她很早就失去了父母而被一位近亲收留。由于在生活中承受了很多痛苦和虐待,她的性格变得过于谨慎、多疑,学会了尖滑,在日常生活中必须付出很多。当我和家人于1998年开始炼法轮功时,她和我们的众亲戚都表示十分怀疑。无论我们怎样解释并一再说明,一切都是自愿且免费的,他们还是不能理解。尤其是我的祖母,由于不相信而说了一些不好的话,并在她的子女中传。

迫害开始后,我们兄弟姐妹几个都积极地投入到讲真象中。然而我却忽视了我的亲戚,也没有去管我的祖母,尽管我们关系很好,而且我常去看她并帮助她。大约一年前,在台湾的一次活动中我意识到自己没有摆好这个关系。

那是个圣诞节,一位同修交流说,她经常忘记在圣诞节给她父母打电话,当和许多炼功人在一起时总是充满了祥和,所做的事都是很正的,但却容易将其他事情忘记了。我很理解她说的,我也明白了,其实我自己也是同样的情况。有时候我在别处,甚至会忘记多关心一下自己的丈夫,尽管他也是炼功人。因为一切都是那么美好,我似乎能将一切放下。后来我想到,我的亲戚之所以成为我的亲戚也不是偶然的,我们之间有一种特殊的联系。我不能不关心他们,也不能不关心他们对法轮功的态度。

其实一切都很自然。我每周都去看望我祖母,帮她料理家务并照料我的祖父。我尽量做得正、尽量地理解别人。我越是能放下自我、放下自己的观念和期待,我们之间的关系也就越融洽,我把这也看成是证实法的一部分和自己的责任。无论她说什么,无论我自己是什么观点,我对她的话都表示宽容。我不再总是不断地谈法轮功,而是努力用实际行动来证实大法。看得出,她感觉很好,因为她很少能这么耐心地听别人说话,家务活也做得很利索。我对她的理解和关心使她很受感动,她在亲戚中称赞我。渐渐地我又谈到了法轮功以及中国江氏集团的无理迫害,并发正念清理对她的干扰。由于我能理解她的生活及痛苦的经历,我也容易跟她说清法轮功在中国的处境。祖母甚至在一封营救熊伟的请愿书上签了字,她对熊伟的遭遇也表示很同情,并开始向经常来看她的亲戚推荐一些有关真象的资料。

我很愿意和祖母在一起,即使我一段时间不能去她那儿,我也总是在心里想着她。我发现,通过修炼法轮功,我内心的容量扩大了,我比以前更容易摆好这个关系。关键是改变自己的心,修出善和忍。我知道祖母感受到了我对她的重视,尽管我有时有不同的观点或有时不能去看她。她现在对法轮功印象越来越好,也越来越信任。

祖父去世后,我有一次在她的院子里炼功,炼功音乐使她感受很好。向来忙碌不停并有点激动的她,现在一边听着炼功音乐一边默默地干着活,心情明显轻松了。当我炼完近2小时的功后,她显得异常平静,并又提了一些她以前曾提了好多次的关于法轮功的问题。我耐心地回答了她的问题。她说:“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也要和你们一起炼,我喜欢这音乐,她很容易使人放松。很显然,炼功比吃药强得多。你们也可以到我这儿来读书,我这里有足够的地方。哦,对了,你祖父也认为法轮功很好……” 平时,祖母连五分钟都静不下来,总是要不停地说话。当我静下来发正念时,她好几次做到了不说话。

当我炼功时,我清楚地感受到,法的力量和炼功的力量是多么的洪大!如果人们看到这功法,而我们的心又很纯正时,法的力量就能展现出来,会触动人的心。

以前,我有时听到别人说我只是做了表面的事。现在我明白了这指的是什么。起决定作用的不是表面的工作和结果,而是我们无论做什么,心中都要充满大法弟子应有的真、善、忍。这样的心有巨大的力量、能融化冰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