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上偶遇

【明慧网2003年8月7日】曾经在火车上遇到一个报社编辑。他好斗,并且不依不饶,每次被他挑起的舌战总是要结束于他的胜利。长期在国家舆论机构服务使他身上深深的散发出冥顽的官僚味道和盲目的政治倾向。说到法轮功的问题,他总是骄傲地认为可以通过完美的政治手段来化解。

他言论的精巧欺骗了整个车厢的听众,唯独无法说服我。于是在一次午饭的时候他骄傲又粗暴的把他的筷子戳到我的碗里,居高临下地说:“丫头,你要后悔。叔叔我早活你三十年,看你失败是注定的事情。法轮功算什么?一个政治家就可以让他烟消云散。比如交给曾国藩,这事情没有完不了的,何以来的这样嚣张。”

他崇拜曾国藩。动不动就说两件他的轶事来论证他完美的为官之道,并且总是背颂两句“曾氏家书”。所有的人看见他在我碗里乱翻都笑了,我突然抬头说:“当年收复南京后,你的曾大人利用南京地面妓院力挽狂澜,不费吹灰之力就复兴了当地经济,成为政府发展经济不可缺少的一员大将,这也算是他完美的政治手段之一。”

他的脸色顿时灰白。

很久没有人说话。

半夜3点我突然醒来,看见他坐在窗下一边吃烤鸭一边喝啤酒。看见我坐起来,他嘴唇动了动。我以为他又要向我挑衅,他看了我很久,终于缓缓地说:“丫头,小心啊。”

他认输了。出身高知家庭,精通文字运用,多年工作让他熟悉人情世故。他穿质地精良的法国衬衣和POLO背心。在这样的夜里,他终于面对法轮大法法理的完美和公正低下了他偏激的头颅。后来我收到过他的一封邮件:

“丫头,我常常在想你是怎么样的一个人。有卷边的牛仔裤和运动鞋,套一个打球的护腕,背一个大大的包。其实你和我女儿一样都是单纯的少年,这个世界有很多黑暗和不公都超越了你们的想象。可是我越回想起那次我的失败我就越觉得有什么东西是我不可超越的。你很聪明,看过很多书,懂得很多道理。然而你带给我的震撼并不是这些。今天有记者来了篇稿子,我没有让他发……。你知道的,是那样的稿子。这只是篇小文章。我只是在想,如果有一天命令下来的时候我是不是还能这样……。你是强大的,我不知道现在的环境对你来讲是不是种幸运。自己小心。”

那一刻我的心情是愉快的。我看见一缕阳光照耀在了生活在黑幕中的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8/7/552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