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庭生活中圆容大法(1)


【明慧网2003年8月8日】前几日与同修交流,一位女同修谈到假期每日接送孩子上补习班需要很多时间,有的同修认为她应该把更多的精力放到做大法工作上,这位女同修也希望将自己的更多精力放到正法工作中来,感到操持家务、照管孩子很浪费时间。目前,有一些在家弟子摆不正工作、家庭和正法关系;也有的同修陷入家庭矛盾中,由于对情的执著,在做正法事情时受到亲人的阻碍缩手缩脚。在这里我想谈一谈个人的体会。

师父讲到,我们这一法门就是在常人社会中修炼。那么在常人社会中修炼就避免不了有常人的生活:有工作、有家庭、有各种社交活动……,小到每日买菜、做饭、整理家务……。“所以面对这个常人社会的时候,又很难摆正修炼人与常人的关系,又很难从各种执著中跳出来。但是不管怎么样,作为大法弟子啊,你就是心怀正念,尽量地去做好你应该做的。你们也是最大限度地符合常人在修炼,也用不着去当和尚,也用不着象出家人那样,实际上在形式上已经是最大的方便了。”(1)每个大法弟子在常人中都有自己的角色,在家庭中可能是妻子、母亲、女儿……在工作岗位上有各种社会角色,“人世五千载,中原是戏台。”、“醒来看你我,戏台为法摆。”(2)作为在常人社会中修炼的大法弟子就应该演好自己的每一个角色。因为大法弟子的风貌就代表大法的形象,你做的好了,人家就会认为大法好;相反,你的言行不像个修炼人,就会影响周围人对大法的态度。千万不要把自己在常人中应该承担的责任当成一种负担,那只是你在正法戏台上扮演角色的一个道具。师尊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说:“你要安排好你自己的生活,做好你的工作。我告诉大家,你们是人类社会的一分子,你们在你们任何的社会工作上都应该尽心尽力地做好你们应该做的一切,在哪里你们都应该是一个好人,社会上都得说你是好人。(鼓掌)我们做事的时候别走极端,方方面面地都要走正。”

有的同修认为应该将更多的精力放到正法工作中来。其实,这一想法本身就存在问题。什么是正法工作呢?正法的路走的正不正,取决于大法弟子的心,也就是在做任何事情的时候,你的心是怎样摆放的,心的基点摆在哪里,不应该从表面形式上看一件事情的对错。我们这一法门在常人社会中修炼,要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状态去修炼。有一段时间,我也不明白到底什么才是“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状态去修炼”,反复看了师父的经文《大法是圆容的》,我才悟到一点儿:我们这一法门不是在深山老林里修炼,是在常人社会中修炼。在常人中常人不会觉得你这个人是个异类,不觉得你不正常,“法要求你们要尽量地符合常人这个社会的生活方式,所以为了你们能够在这里生活,不能够叫人看到你们是一个奇奇怪怪的人” ,(1)但是却会感觉到你又不同于常人,那就是你的思想境界非常高尚:真诚、善良、宽容,有了不起的大忍之心……。可是,作为修炼人,行为上是一个人,但是心又不在人中,我们做的每一件事的最终目的都是为了证实大法、为了讲清真象、为了救度众生。就像同样是买菜这件事,有的同修就能利用一切和常人接触的机会,“在社会上接触的一切人都是讲清真象的对象”(3),为了讲清真象,一份菜分三次买。而有的同修就是为了买菜而买菜。两种行为在人世间的表现是一样的,可是实质上却差之千里。 “所以看上去有很多事情和常人做的事好象是很雷同的,但是本质上是不一样的,根本的区别在于我们最终的目的和我们的出发点是不同的,我们只是运用了常人社会中的一些个常人的办法。常人社会也是法给人类社会开创的一个层次,那么在这个层次当中,我们利用法给常人开创的这个文化和它能够存在的各种方式来证实法,我想,这都是没有错的。”(1)

有的同修将人间的理与另外空间的理混着用到常人生活中来,使一些常人对我们不理解。比如有一位同修参加朋友聚会,在餐桌上,大家正开心的品尝着美食,同修突然说:杀生造业,我不吃肉。常人一定认为这人练功练得不正常,讲真象的效果也就可想而知了。

正法工作体现在日常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同修将接送孩子当成负担,如果我们能利用接送孩子的时间与孩子交流学法的体会,向孩子的老师、孩子的同学及其家长讲清真象,我们不也是在证实大法吗?从人间的行为上看,你就是一个扮演自己角色的人,可是你的心却是在正法上,做任何事情都是为了证实大法,利用一切可利用的环境和条件救度众生,这才是我们这一法门修炼的正法弟子。“所以在你们所做的证实法与救度众生的这些事情当中,也包括着你们对自己如何提高,如何去掉自己有漏的地方、还存在执著的地方与方方面面的不足。这样,在证实法中你们所利用的常人社会的什么方式,你们都是在修炼;无论做什么,你们都是在提高当中;无论做什么,你们也都应该本着修炼人的状态做,不是以常人的基点来做这些事情。”(1)。

从另外一个角度讲,为什么在7.20之前我们没有这样的想法?也许有的同修认为这样是精进的表现。真正精进的表现是:不但扮演好人中的角色,任何正法工作都没有耽误,同时严格要求自己心性的提高。也许这样做,你的休息时间会大大的减少,但是作为正法弟子,我们就应该严格要求自己,不断的突破自身的框框,不断的用更高的标准要求自己,达到不同境界、正法不同时期大法对弟子的要求。“你们要工作,要学习,有家庭生活,有社会活动,同时呢还要照管家,干好工作,还要学好法炼好功,还要去讲清真象。难!无论从时间上和经济条件上都是比较难。难,体现出威德;难,这才是树立威德的好机会。了不起!因为你们是修炼的人,虽然难,也要做得更好。”(4)另外,想想我们自己是不是有对时间的执著,有的同修对时间的执著体现的方面不一样,有的同修体现在承受痛苦时想尽快结束,有的同修体现在做一些事情时走极端。

目前,有的同修陷入家庭生活中突破不出来。我曾经去过南方的某个城市,有一位女同修,她的家人知道大法好,可是她的家人怕她出去发真象资料、怕她讲真象,就采取了一种办法,就是让她忙,把家里所有的家务都让她一个人做,其中有许多她本不应该承担的工作(她的两个女儿都已经成年,每天她们都换洗一次衣服,都由她一个人洗;另外,每天她都要去种地,她们家根本不需要种地)。一开始,她摆不正正法与家庭生活的关系,被家人控制在家中;也有的同修整天忙于家务,她应该承担的和不应该承担的都包揽过来;有的同修怕家人反对,在家人的面前从不讲真象。

通过学法、交流,我们意识到:在正法时期,师父讲到负责的问题,我们要为大法负责、为同修负责、为众生负责、为众生将来得法奠定基础而负责。我们已经知道旧势力安排的问题,在正法进程中我们所遇到的一切魔难、考验都是宇宙中旧势力的安排(7.20以后得法的弟子情况复杂一些),在正法的戏台上旧势力就想当导演、当主角,想安排我们的一思一念、一举一动,作为大法弟子就是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我们应该从本质上清醒的意识到这场迫害是旧势力对大法的破坏不是人对大法的破坏,“人没有那个本事。一个常人在修炼人面前他是非常脆弱的。今天的人实际上是受了不同层次这套旧势力系统安排下来的魔难,人被不同层次的旧势力控制着,所以它们才变得非常强硬,它们才敢对修炼的人如何如何,它们才敢对大法不敬。”(5)面对家庭矛盾时同样要清醒:不是家人对我们如何如何,是背后操纵的旧势力,我们应该站在为亲人负责的角度,为亲人生命的永远负责的心态。不要认为这是我丈夫,这是我女儿,在你周围的所有生命都是众生,都是应该救度的对象。如果我们顺应了旧势力的安排,在亲情的执著下没有走正自己的正法之路,那么从人间的表现形式上看就是你的亲人对你的干扰造成的,我们不但毁了自己还害了亲人。什么是真正的善?这个问题大家应该好好的考虑一下,不是让亲人生活的多么幸福、没有精神压力就是善,让一个生命不造业、让一个生命树立起对大法的正念才是真正的善。

有的同修也能面对面的讲真象,可是家人一旦在场就不讲了,这不是自己的心在设置障碍吗?对于旧势力的安排我们都知道要全盘否定,到底怎么否定,说明白了就是自己心的突破、心性的升华、放下对情的执著,取而代之以慈悲,有熔化钢铁的慈悲就能挽救一个生命。当我们用慈悲心去对待亲人时,我们的家人就不会感到我们无情了。“当然了,我们大法弟子每个人都说我们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那不是嘴上说说的,就是按照大法、正法的要求去做,就不承认你历史上安排的那一切,我包括你旧势力的本身我都不承认。正念很足就能排斥它,就能否定它的安排。(鼓掌)因为我们绝对不能承认它的。”(6)因此我们首先要向内找,不要埋怨家人多么固执、多么不可救药,作为一个度人的觉者,我们做任何事不是一味的要改变什么,我们只能要求自己去改变,当我们真正心性升华上来,慈悲心生出来,不断的扩大自己慈悲的容量,周围的生命会随着我们的改变而改变,师父不是讲过“佛光普照、礼义圆明”吗?当然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要注重发正念清理一切破坏大法的邪恶。有的同修不严格要求自己心性的升华,一味的发正念禁止家人干扰自己,其实一切的迫害都是自己的心造成的,“我过去讲过,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虽然有旧势力的存在,可是你们没有那个心,它就没有招。你正念很足,旧势力是没有办法的。”(6)不提高自己的心性而希望用大法超常的一面清理迫害是不可能的。大法超常的一面的展现是修炼人境界达到了那一位置的自然展现,不是求来的。

(待续)

注:
(1)《2003年加拿大温哥华法会讲法》
(2)《大舞台》
(3)《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
(4)《导航》-在2001年加拿大法会上讲法
(5)《导航》-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

(6)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