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劳教所折磨手段:全天体罚“码子” 长期不通风


【明慧网2003年8月8日】2000年我们去北京证实法,当地政府的不法官员把我们送佳木斯劳教所非法劳教2年。在二年里我们遭受种种的折磨、残酷的迫害,它们不让我们信仰大法,不让我们按照“真善忍”标准做好人。面对天塌了一样的邪恶,我们仍然坚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并以大善大忍的胸怀向干警洪法,告诉她们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好!善恶必报,……

在严管队每天进行所谓的“训练”。天气很冷,我们都在外面洗脸,洗头流下来的水冻成小冰柱。恶警借口所规所纪来摧残我们,不让我们炼功学法,推、拉、打、骂是常事,甚至把人从床上往地下拽。有时不让大法学员睡觉,强迫到走廊站着。还强迫给我们输液,注射不明药物。我们上访讲真话没有罪,我们就全体绝食抵制迫害,被劳教所强迫插管灌浓盐水,有时一天插两次。我们抵制,管教科姓果的就打大法学员嘴巴子。当天晚上把大法学员的行李扔到库房里,大法学员只好躺在光光的床板上挨冻。

后来灌高浓盐奶粉。法轮功学员绝食后身体很虚弱,还被逼着走操,围着院子马不停蹄地走,除吃饭外全天不许停,而狱警们则坐在门口椅子上看着。6-7天下来,许多学员都不能走了,不走就到屋“码子”。就是人人都劈开两腿坐着,后边人大腿贴着前人身体。管理科徐恒基领着的打手威胁说:谁不坐,站过来!恶警们将几个不坐的大法学员凶狠地打倒在地上。在地上一坐就是几个小时。恶警又变招了,坐床边。床边是角铁的,一坐就是半天,腿、脚都肿了。后来在地上坐小圆凳,整天坐着,抬起头,不让闭眼睛。狱警大声放着怪声怪气的喇叭,放诬陷大法的东西,践踏我们的信仰。如果进入严管状态时,屋里吃,走廊拉。2000年夏天不让开窗户,都挂着窗帘,他们怕他们的恶行被揭露。

在严管期间,学员被逼整天坐小圆凳。冬天又是阴面,墙上长着绿色的毛,几平方米的小房间,吃喝拉都在室内,长期不通风,只有送饭开锁打开。有一个叫金丽红的大法学员,身体出现异常,呼吸困难;有一个抵制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被铐在床上。我们不能任其迫害,向中队、大队提出改善条件,大小便上厕所等,但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

2001年春节那天半夜,有两个男警没穿警服闯入牢房里搜经文,当时大家就质问他们没穿警服进号是违法,况且是女号。他们两人无话可说,溜走了。我们要见所长。大年三十,没等吃饭,狱警叫我们站排见所长。把我们十五六个人带到前面空楼,有不少狱警,有一个威胁叫着,谁不能遵守所规所纪站出来!我们都往前走一步。恶警徐恒基等人把排头两人打倒在地,抓起来,两个恶警架一个大法弟子,绑到另一室,按倒在床上,两手扣上铐子。后来没铐子了,就用带子把两手、两脚都绑在床上,全身一点不能动,只能喘气。两人坐铁椅子,两手铐上不能动一点,室内很冷。到第6天全屋才擦一次脸,我的手长着疥疮奇痒,只有吃饭时才开一只手。这样折磨了9天,初八晚上才回原室。此迫害发生在原大队长刘宏光与大队长何强交接期间。

2000年9月中,楼内走廊挂出诬陷大法师父的牌子。有一天,两位大法学员找个机会把牌子给毁掉了,这时大队的中队的干警来了好几个人,把大法学员拽到楼下办公室里殴打,接着送严管队,戴上手铐子。大法学员绝食抵制迫害,这时被关押在八中队的大法学员因此事也绝食抗议。狱警让大法弟子吃饭,学员们提出把他们俩放回来才行,这样才放回来。

大法学员在佳木斯劳教所遭受了种种折磨、摧残,一言难尽。我被放回家时,身体瘦得只有几十斤重,几乎不能走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