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来在收容所、看守所、万家劳教所被迫害的遭遇

【明慧网2003年8月9日】我于96年5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多种顽疾不翼而飞,身心受益巨大。

99年7.20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开始迫害大法,我向有关部门写信反映真实情况,证实大法。我去省政府请愿时被武警强行拽上大客车,拉到体育场,后又转到一所中学,次日凌晨二点多被当地公安局接回,第二天迫害就接踵而来:各方人员找上来来“教育”,人身、住宅、电话被监控,上了黑名单,随时都可能被捕。7月28日我被迫离家出走40天。在此期间单位,主管部门、公安局、派出所到处找我,并以工作胁迫我弟弟同它们到我的亲属家去找,给我的亲朋好友造成精神上的伤害。听说我回来,610、派出所都来找,警察经常骚扰,对我层层包干,要求我一天三次去派出所报到,被我严厉拒绝,又叫我打电话报到,我也拒绝了。它们就经常打电话查看,甚至过春节时竟将电话打到我弟弟家骚扰。9月19日他们将我的身份证收去(有收条为证)限制我的人身自由,又让我上班(因我公伤,一直没上班),实际怕我上访。

2000年4月我为证实大法进京上访,在两办门前被十几个警察便衣围攻,让骂师父、骂大法,我不骂,被抓,同时被抓的还有其他的本地弟子。我们被转到驻京办,当时在那负责的是内保科科长、警察等三人先将我们的钱抢走,然后挨个审问,气势汹汹地对我说:就因为你,政法书记都检讨去了,看回去好好收拾你。后来从它们那里知道,地方谎报我已“转化”云云。这时蒙在鼓里的我才恍然大悟。我一直是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的,这些邪恶的东西不知怎么编排造谣的,由此可知新闻媒体报导的所谓“转化”水分有多大。它们把我作为重点放在中间,与另外一男一女同修连铐在一起三天三夜后,转到看守所非法拘留40多天,勒索我妹妹1000元才放人(有收条)。单位从此不让我上班了,工资也不给了。

2000年8月,片警和市刑警大队的恶警四人突然闯入我家进行搜查,并将我骗到公安局,想从我这打开缺口破坏大法,我拒不配合,并洪法讲真相。它们对我大骂不止,来回推搡我,并骂一些不堪入耳的话。第二天没经任何法律程序将我投入看守所非法关押四个半月,此间几次提审,我一律不配合。一次一个恶警恶狠狠地大骂不止,并说:就迫害你,让你死里头。我在二所受到非人的待遇,十几平米的牢房竟关了40多人,吃的是猪狗不如的饭。警察不骂人不说话,它们看对我没办法,又叫我交2000元放人,我拒绝它们的无理要求。最后他们也只好放了。

2000年12月,我写了一个横幅,决心用生命进京去证实大法。在火车上乘警逼迫我骂大法、骂师父,我拒绝,就被劫持到车站派出所,非法搜身。关押3天后送公安处,让交2000元可放人,我不交,被非法关押。我与同修一起炼功、绝食抗议,被戴上手铐关到四楼。我们的外衣及用品都在三楼,上厕所无手纸,大冬天恶警开冷气冻我们,我们只能紧靠在一起取暖。2001年1月,我们被拉出去灌食,一个恶警领6个男刑事犯把我们戴手铐按在床上,二个人压腿,二个压胳膊,一个捂嘴,一个灌食。我不配合,嘴被捅坏,牙也被撬活动了。

第二天我们被送到收容遣送站,当晚就将我们四人外衣脱掉,用尼龙绳,将双手反绑在背后,由市局的一个科长指挥,把我们双脚离地吊了起来。恶徒往我们身上撞,我悬空的身体直打转。恶人还狞笑着挖苦我们。放下后二个人将我拖到办公室,一恶徒刚好拿一杯开水,顺手就泼在我腿上。我被吊后手臂不能抬动,手不好使,现已落下后遗症。

2001年1月,被当地公安及单位接回,又将我投入看守所关押,我绝食抗争,在没有任何法律程序的情况下被强行送往万家劳教所劳教一年。

2001年正月,我被骗说队长找谈话,结果一看大门两边站了男警,它们把我弄到一间屋里,先是轮番轰炸,后是魔头史英白“训话”,将我带到一班。晚上恶警们大打出手,揪头发往墙上撞,连踢带打,左右开弓打耳光,后又把我弄到男队吊起来,一直到次日清晨,才放回女队。这次酷刑迫害中,有的同修衣服被扯破,有的被打坏,鼻青脸肿,有的腰不能动。更无耻的是,两天后哈尔滨日报却报导说我们打了警察,真是弥天大谎。

我们要炼功,又惨遭迫害,手被绑到后边,强行蹲在地上,嘴用胶带封上,不许上厕所,30来个小时,现落下残疾,下肢麻木(有所外就医证明)。恶警又将我们拉到外面冻,我们与齐凤芝(恶警教导员)评理,她被问得理屈,放了我们,而她也现世现报,第二天就住院,20多天不能上班。

后来,我被弄到合宿室洗脑,不许睡觉,坐小凳,限食限水,限制上厕所。犹大轮番轰炸,不择手段,我一概不配合,被送去蹲小号,半月后被同修集体绝食要出。又被送洗脑班,24小时有人监控,我予以抵制,写上诉书,揭露邪恶。

2001年5月,万家劳教所迫害超期关押的大法弟子,12大队全体坚定大法弟子声援被迫害的同修,被强行送到男队迫害。恶人张波领人将我们都吊起来,把着我骂,亲自将我绑得牢牢的吊起来,叫恶警王敏(女)将我们的嘴用胶带封上。在男队期间,整天坐小木凳、搜身、不许上厕所、没有日用品,吃饭用手抓、不许睡觉、打骂。回到12大队后,又逼迫干活,副队长霍书平叫嚣完不成任务,不许睡觉。它们让我在保证书上签字,我拒不签字,被叫到队长室罚站,并说给我加刑三个月。男警进驻到女队,随便出入,因篇幅有限不能详述。后来我被迫害得血压220,浑身疥疮不能自理,万家劳教所怕承责任,由我家人把我接回,回来后三个月不能自理,流脓淌血,伤痕累累。

2002年大搜捕,恶徒首先闯入东邻将大法弟子的母亲吓得心脏病发作,当时坐在地上,打了好几天点滴,无人问津;后闯入我弟弟家用枪顶他的头逼问我的下落,问是否有我家的钥匙,并扬言要将全家带走。我弟弟据理力争。经此一场,弟媳吓得一听电话铃、门铃响就害怕,不敢回家住,致使他们全家人几个月有家不能归,身心受到很大的伤害。

单位也自2000年至今不给开一分钱,找领导,领导说因炼法轮功不能开支。现在我已到退休年龄,因交不起5000元社保费也退不了休。

以上所遭受的一切都只是因为我修炼法轮大法做好人,不愿放弃自己至纯至善的信仰,江XX指挥的恶警就对我如此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8/9/553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