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农村恶警绑架勒索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3年9月1日】我是法轮大法弟子,家住河北农村,98年得法。没得法之前,身体很不好,家里经济困难,舍不得钱医治,经常忍受病的痛苦,身体不好,脾气就不好。得大法以后,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去做,身体轻松了,全身的病全好了,一家人快快乐乐的生活着。我从内心感到非常的幸运,大法给我们一家带来了美好的生活。我得到了这万古没有传过的高德大法,按照师尊的教导,决心做一个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伟大的觉者。

99年7.20迫害开始了,我只因说句真心话,说句大法好,就无辜受到迫害。村里的不法之徒看着我们,让我们天天上大队报到,出门让请假,不让跟炼功人在一起,看到三人以上在一起就把我们带到派出所去审问。警察不管黑天白天常出入我家,半夜常敲门敲窗,村里看我们的人说:“上边说了,认可杀死几口人,也不能跑掉一个法轮功。”

2000年春节正月,我刚从娘家回来,恶警就把我从家中带走,我从娘家还带来了小侄儿和小侄女,带走我时孩子们都在后边哭,丈夫也没在家,邻居们都帮忙说也不行。从家把我抓走,抓到派出所之后就开始抄家,戴着手铐把我送到了拘留所。在拘留所里过着非人的生活,不给吃饱,睡在地上。不让炼功,炼功就让犯人打我们。给我们带上背铐,一戴就是几天几夜,后来我们绝食抗议才给拿掉。一个月后勒索我家两千元钱才把我放了出来。出来后还是有人看着,电话被监控,因为我家的电话早已停机,电话照样能打进打出。常常夜里有人敲门敲窗,有一次半夜把我们带到派出所,在派出所关押了一夜。

2000年阴历十一月,恶警又非法从家里把我第二次抓走,然后又进行抄家。抓到派出所后,不分青红皂白打我无数个耳光,让我丈夫拿五千元钱就放我回家,丈夫没有钱,气愤地说:“这不是在绑票吗?”恶警说:“不拿钱,就不放人。”然后又把我送到拘留所,到拘留所后不写保证就不放人。春节都没让我回家。关了我两个月,我身体出现了严重的心脏病和高血压,才让我回家。出来不久,恶警看我身体好了,又来抓我,这一次我没配合他们,没抓到我。它们就疯狂地到处搜,亲属家全搜遍了,不管黑天白天到亲属家骚扰,恶警说:我回来后不让我进村,回来后就送我去劳教。还派家里的邻居看着我,给我家安上窃听器。

我一直过着有家不能归的日子,流离失所已经两年多了,恶警们还在疯狂地抓捕我,我们家四口人被迫害得妻离子散,就连我那80多岁卧床不起的老父老母,已经两年多没见面了。父亲去世我也没能看一眼,家中亲属整天都提心吊胆在害怕中不得安宁,度过了4个年头。我没有做坏事,只因说句心里话,坚持“真善忍”的信仰,却受到如此的迫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