嫂子给家人讲真象结果我得法了


【明慧网2003年9月1日】我得法了。我想把我得法前和得法后的经过写出来和同修们切磋,望同修们指点。

我从今年五月末开始就住哥哥家。我的嫂子和侄儿都修炼法轮大法,有的时候能看到嫂子炼功。在2003年7月10日以前,我不知道法轮大法好。尽管我家有修炼法轮大法的,可我还是对我二姐修炼法轮大法有反感。我说:“二姐你还炼啊,电视上播放天安门自焚,说的这么不好那么不好的,你再炼就走火入魔了,人都炼傻了。”二姐对我说:“天安门自焚那是假的,是演戏,是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对法轮大法的诬陷。”可我还是不信二姐的话,以后还多次说她。有一次我和嫂子都在家,二姐也来了,嫂子就把真象碟放给我们看。当时哥哥在家,哥哥不修炼、但是嫂子也没有背着他。没放多长时间哥哥就大发脾气,对着嫂子大喊大叫,不让放真象碟。可是嫂子想让我们知道真象,不想我被江氏政治流氓集团继续蒙骗,所以就和哥哥吵了起来。嫂子一气之下离家出走,在外面住了十多天。我就在嫂子没有回来的时候,看了嫂子放在床上的《明慧周刊》,我就想:里面写的些事情有那么神奇吗?

有一天在二姐家,我和二姐商量把嫂子接回来,二姐夫听说是因为嫂子给我们放真象碟才吵的架,就对大法师父和大法大骂出口,我听着不顺耳,我就说:“你还骂。二姐说你以前骂大法骂李老师一回你就犯一回病,(我二姐夫有癫痫病),你还敢骂,你明天就犯病。你若是犯了病我就信、我就炼。”我万万没有想到二姐夫第二天真地犯了病了,我当时脑袋一震,惊讶不已。

过了几天嫂子她娘家妈和她亲叔回来了,因嫂子娘家父母和妹妹弟媳都修炼大法,他们在一起谈论法轮大法好,嫂子说:“不该和哥哥吵架。”大家说家里又要有修炼的了。嫂子她妈劝我也炼法轮大法,我通过二姐夫的事和大家劝我,还是半信半疑。等这些亲戚走后,我想找大法的书看,我问:“嫂子这书我能看吗?”嫂子说:“能看。”当第一次看到大法书的时候,我觉得这书太好了,从来没有看过这么好的书。这时二姐来了,我对她说:“我想炼功。”二姐就教给我静功。没想到我也能双盘,当天我就炼了10多分钟,当时感觉手心脚心都呼呼往出冒冷风(净化身体往外排不好的东西),我和她们俩讲了我的感受,她们很为我高兴。

第二天跟嫂子学法轮桩法,抱轮抱了七分钟的时候,我坚持不住了。就在这时我看见了孙悟空,他对我说:“坚持啊!我在大山底下被压了那么多年我都坚持过来了。”孙悟空在我身体四周乱蹦乱跳的看着我炼功。我终于坚持下来了。在炼第五套功法的时候,我以前一直认为是迷信的事情我都看到了。看到了山和大海、看到了观音菩萨在那很远的地方向我走来,还看到师父在好大好大的佛像上下来,向我走来。师父走的道路很宽很长,在道路的两边有许多和尚、老道在那站着。看见尼姑上通天的石台阶很艰难,还看到许多就不细说了。炼了30多分钟,出定后,我跟嫂子说:“我认识到尼姑上通天的石台阶都那么艰难,想到自己修炼法轮大法也是很艰难的,我要决心修下去。”嫂子和侄儿高兴得不得了,大家都鼓励我多学法、好好炼功。又过了几天,有一天晚上嫂子和侄儿准备去发真象资料,大侄儿对嫂子说:“让我老姑也去吧。”当时嫂子对我不放心,大侄儿就去找我,说:“老姑你去做真象吗?”我当时不知道该怎么做,我说:“如果有真象碟和不干胶我也去。”

又过了几天,嫂子问我去做真象吗?我说:“去。”这一回出去,我跟嫂子争着做真象,嫂子问我为什么想多做啊?我说:“我要后来者赶上你们。”

我是以烙大饼和水煎包维持生活的。一大早就把车推到集市上去,因争夺位置同别人争吵起来。晚上回来后,又与父亲吵了起来。晚上我们大家炼完功,大侄儿跟我们讲:“看到了很多修炼人、和尚,穿着袈裟打着坐往天上飞,天上有很多莲花往下来,云彩上边有很多仙女在飞,穿着紫色衣服弹着琴,很漂亮的。”讲完后,我们就各自睡觉去了。我没有睡觉,我听师父的讲法带。听了一会,我一下子天目中看到煤气罐爆炸了,把我吓了一跳。又听了一会讲法,又看到煤气罐爆炸,这回比上回爆炸声音还大,我很害怕,就去问嫂子怎么回事,我害怕我用来烙大饼的煤气罐真的爆炸。嫂子对我说:“听说你一大早就和别人吵架了,修炼法轮大法要做到真、善、忍,这个忍你没有做到吧,你天目看到的煤气罐爆炸,那是师父在点化你。”听嫂子这么一说,我知道自己错了,以后再遇到类似的事情,我想起了天目看见煤气罐爆炸的事,一下就忍过去了。

在八月十日左右,我丈夫从外地回来,我就和他去集市租房子住,我对他说:“我修炼法轮大法了。”他听到后很反对,我知道他是被江氏政治流氓集团毒害的太深了,我就与他讲清大法真象。我告诉他法轮大法不是普通的法,是高德大法,师父是来救度世人的。

我会按照师父的要求和大法的要求去做,做好修炼人应该做好的三件事,奋起直追,做得更好。因我得法才一个月左右,写的有不当之处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