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劳教局恶警掩盖犯罪事实 没收起诉书

【明慧网二零零三年九月十日】历史的规律告诉人们,“天欲使其亡,必先使其狂”。4年来,北京市劳教局在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方面罪恶累累,但是迫害越疯狂,也就越是说明已经是穷途末路了。现将近期有关迫害情况揭露如下。

1、组织所谓“攻坚队(班)”。在劳教所所谓“转化”工作日益难做的情况下,局里从社会上组织不法之徒到劳教所组织“攻坚队(班)”。2002年12月中旬,团河劳教所的“攻坚队”,打着分级管理的名义,对坚定的大法弟子实行所谓的“C级管理”,即一人一间单独关禁闭;同时以给予减期奖励为诱饵,指使犯人(吸毒、偷窃、流氓等劳教人员)充当打手,折磨坚定的大法弟子。主要手段有:

不让吃饱饭:每餐只给半个窝头,极稀的一点粥和菜;春节其他人可以吃肉、吃水饺,坚定的大法弟子一口也不给。

变相体罚:在不让吃饱饭的情况下,每天都要对大法弟子进行体罚。除面壁罚站、贴墙“飞”着、连续做蹲起(有的高达500余次)等外,有的最多的体罚手法是罚坐,即强迫人坐在儿童塑料小椅上,腰板挺直,手掌伸直搭在膝盖上,手指不准弯曲,持续保持这种姿势18~20个小时。做得稍不标准,立刻就会遭到劳教人员的打骂。大法弟子李伟、王忠利、钱世光长期受此迫害。

不让睡觉(恶警称之为“熬鹰”):一律取消午觉。晚上11点睡,凌晨2点叫起;有时深夜2点睡,凌晨5点叫起。更甚者,如大法弟子刘永平,连续一个多月不让睡觉。

不让洗漱:连续一个多月不让大法弟子卢明强、李京生、刘永平等人洗漱。

每天长时间不让上厕所:有的学员被逼得实在没有办法,只好在屋内用自己的饭碗接尿。

今年SARS流行期间,此“攻坚队(班)”曾被冲断,停办,7月中旬又重新组建,继续迫害着大法弟子。

2、随意延期:对于坚定的大法弟子,劳教局指使、纵容劳教所随意制造各种借口延长其劳教期。一般是第一次延长10个月,第二次再延长2个月(因为法定的延期时间最长是1年)。主要做法是:利用纯粹的无赖流氓手段寻衅找茬、罗织罪名,凑够两次处分。如强迫法轮功学员读污蔑大法的文章,拒绝者即给予处分;发现某大法弟子笔记本里有“明慧网”三个字,也给处分。

3、搜扣起诉书:大法弟子张祥宇先后给检察院写了16封揭露恶警违法行为的起诉书,全部被野蛮扣押。大法弟子刘立涛给检察院写的检举恶警违法行为的起诉书,被检举人恶警王希光看到后,竟照刘立涛的脑袋猛打,致使刘立涛昏迷2小时,至今精神恍惚。而打人者王希光未受到任何处理。

4、滥用劳教权:大法弟子王方甫到期时,没向他们妥协。2003年3月,王方甫被无故延长劳教期10个月。因王方甫前期受迫害的经历明慧网曾做过详细报道,消息反馈到团河后引起劳教所恶警的极大恐慌;同时这次延期也毫无理由,恶警担心王方甫有什么背景,怕再次引起舆论公愤,将王秘密转送到北京女子劳教所(原新安劳教所)非法关押(大法弟子于溟也曾被在此秘密关押)。大法弟子谢戈在北京市天堂河劳教所洗脑中心被非法连续关押了15个月,谢戈连续绝食抗议已一年多。

5、不准接见:对于非常坚定的大法弟子,恶警们想方设法切断他们与外界的联系。

6、极力掩盖罪恶:恶警们现在是非常怕自己的种种恶行曝光。在有人解教释放时,只要是带字的哪怕是一张小纸片,恶警们也不允许带出劳教所,包括抄的什么菜谱、电话号码等也全部非法扣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9/10/北京市劳教局恶警掩盖犯罪事实-没收起诉书-571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