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97年到今天——简述我的修炼之路


【明慧网2003年9月10日】我97年得法时,环境是和平、宁静的,大家天天晚上在一起学法、炼功。我们这里大部分学员都是97年得法的。那时的修炼人很多,大家都在一个起跑线上,那时没有什么顾虑,没有外界的干扰,只有同修之间的心性摩擦。因为那时刚刚走入修炼的门,常人心很重,遇到矛盾不知向内找,争强好胜,总是去看别人的不是。

由于自己当常人时是一个很要强的人,不管是在农村,还是随后到了单位,领导分配什么活都要干在别人的前面,显示自己,所以刚进大法的门时,也把这些带了进去。那时天天炼完功之后,自己赶快去收一收线,拾拾录音机,好像也要走在别人前面,现在回头看看,那时的心不是很纯,但毕竟是走进了大法。师父在《转法轮》第七页讲:“不同层次有不同的法。”也许那就是我刚起步时想回升的“萌芽”吧。

就这样,走到99年的7.20,突然阴云密布,江氏魔掌从中央伸到了地方,伸到了单位,伸到了家庭。不知是怎么的,平常很急躁的我,这时是那么的平静。也许是自己本性的一面的流露吧。我记得以前有一句话,说梨子味道好不好,你得亲自去尝一尝。我以前那么多的病,现在炼功炼好了,这难道还是假的?大法教人做好人,难道教人做好人还是邪的吗?我为什么要放弃,去听它们的呢?别人说不好,我就跟着说不好,这不太荒唐了吗?那时想的也不多,就这样我横下一条心,即使在7.20后,我照样炼功学法,一天都没落下。

就这样往前走着,直到几个月后,我们地区有好多功友上北京证实法。由于家庭的压力很大,别人都上北京了,我自己却迈不出去。这时的心是多么焦急如焚,整日坐卧不安,这个日子太难熬了。后来由于功友的帮助,自己决心一下,非去不可。就这样跨出了第一步。当时,我也感觉到师父时时都在帮助我,在去北京的路上遇到了很多的麻烦都过去了,从北京回来后的半个月,我被非法拘留,由于单位领导的努力,8天后我被释放。

在拘留所里,我感到心情特别的沉重,想到回家以后,修炼的道路还很漫长,外界的压力那么大,家庭的压力那么大,今后这路怎么走啊?因为当时去北京我是背着家人逃出去的,所以自己心里压力很大。回家后很长一段时间,心里总是害怕,单位、家里,外面的冷言冷语,四面八方,没有一方能理解你的。有时害怕得近乎草木皆兵的程度,家里来了电话,怕警察来干扰,怕这怕那,那时的心理几乎都要崩溃了。晚上做梦就梦见自己在往下坡滑,我知道自己再不振作起来就完了。

就在这时,师父在我梦中点化我了。记得我梦见好象是在一个小食店,店门关得很严,屋里的油烟味很浓,罩得满屋都是雾茫茫的。当时我呼吸都很困难,不断地咳嗽,在咳嗽中我醒来。这不明显是师父在点化我,要走出去呼吸新鲜空气,和功友交流吗?那时在法上的认识还不是很深。终于,在师父的点化下我走出去了,冲出了家庭的封锁,冲开了亲情的羁绊,冲破了怕心的窒息。当然修炼的人在什么时候都要圆容好法,要体谅家人,向他们讲清真相。现在想来,学好法是多么的重要。

师父在《转法轮》第9页讲到:“释迦牟尼在菩提树下开功开悟之后,不是一下就达到如来这个层次了。他在整个49年的传法当中,也是在不断地提高着自己。他每提高一个层次的时候,回头一看自己刚刚讲过的法都不对了。再提高之后,他发现讲过的法又不对了。等他再提高,他发现刚刚讲过的法又不对了。整个49年,他都是这样不断地升华着,每提高一个层次之后,发现他以前讲过的法在认识上都是很低的。”在没写这篇文章之前,我对师父这段法理解不是很深刻,感觉自己天天学法也没什么变化。现在悟到,从初期进大法之门的“萌芽”认识,到中期的“迷茫”,到后来比较清醒的认识,到现在坚定地在法上走着,回头一看,才发现自己也在升华。

我们这里从2000年8、9月开始,很多功友才陆续出来讲真相。后来开始贴不干胶,直到师父发表《快讲》以后,我开始用口讲,这样面对面的讲很实在。开始向我们单位的人讲,亲人讲、朋友讲,然后延伸到外面的关系网,就这样讲,给他们真相光碟看。

后来有段时间自己觉得该讲的都讲了,没啥可讲的了,就停了下来。我一想不对劲,师父在经文《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中说:“这段时间不会长,却能锤炼出不同层次的伟大觉者、佛、道、神以至不同层次的主的威德,也能使一个放松自己的修炼者从已经非常高的层次毁于一旦。”我悟到不能放松,还得往前走,就这样我又开始向不认识的人讲真相。我每天利用买菜的时间向他们讲真相。我认准了这个人,不管我需不需要这个菜,也不问贵贱,好与坏,只为让他明白真相,我就买他的。有时买回的水果、菜不好,拿回家丈夫就会说几句玩笑话,因为他知道这是讲真象后买回来的。我还跟多年不来往的朋友买上礼物,上门去讲。有一家人很不错,全家五口都能接受真相,他们有的还说:这(谎言宣传)明显是骗人的。多年不往来的尴尬局面,被此时的兴奋冲淡了。就这样走路讲,坐车讲,只要接触到的人都讲,一天一天,一月一月,成了我生活中的主旋律。

由于前一段时间资料点被破坏很严重,资料不够用,我就自己做一些真相标语出去贴,有时还做点条幅,做到时时出门身上都有真相资料。在讲真相的过程中也遇到过一些糊涂的人,接受不了,但我做到尽量去救度他们。我悟到要救度众生,我们的路就必须得这样走,也是我们修炼的需要。师父说,“你们的路啊,我想大家已经看到了,其实是很窄的。你稍微走偏一点,你就不符合大法弟子的标准。”(《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

我会在师父要求我们做的三件事中全力做好,在修炼这条路上往前走,走得越来越轻松,一直走完师父给我安排的回归之路。

个人所悟,不足之处愿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