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学打电话讲真相


【明慧网2003年9月11日】很长一段时间,在打电话讲真相方面,我都没有什么突破。除了给亲友打外,极少给陌生人打。偶尔打一次,对方不好的态度令自己又退却回来。认为自己正念不足,善心不够,不能打动对方。

看到正法进程迅速,而打电话又是一种非常有效的讲真相方式,我决心突破这一关,于是向一位打得较好的同修请教。她告诉我如下几点经验:一、将要说的话写成文章,否则打起来一紧张会说不出话来;二、不要被对方的态度带动,始终保持平和的心态;三、不要执著于效果。我认为讲得有道理,就将给不同的人打的电话列了提纲:有给恶警等人的;有给一般常人的。给恶人打时,我第一句话就说:“告诉你一个消息,江××在国际上被告上了法庭。”多数恶人听到此话,就马上挂断了电话,我想这也起到了震慑邪恶的作用。师父讲过:“你一句话、一个传单、键盘上按的一个钮、一个电话、一封信,都起着很大的作用……”(《在2003年美中法会上的讲法》)我也注意不受对方态度的影响,保持清醒、理智、态度平和。有时对方会破口大骂,我仍然平和地说。有一次一个女恶警,听到我这句话后立刻歇斯底里地喊:“你滚开,滚开……”我知道是触动了她最邪恶的东西,我不停顿地,但却平和地讲着真相,直到她挂断为止。有一次,我给一个洗脑基地打电话,接电话的人说,他那儿是个养牛场,已经好多人打来过电话了。我问他这个号码用了多长时间,回答是二个月。我说这个电话号码原来是洗脑基地的号码,洗脑基地是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法轮功是好的,对于打搅他表示抱歉。以后再打电话就先问对方单位后再讲真相。

当我以背书式的打了一段时间的电话后,突然有一天,对方打断我:“你不能光背呀,应该说呀,我问你,江××被告的什么罪?”“群体灭绝罪。”“啥叫群体灭绝罪?”“就是将法轮功群体灭绝的意思。”“可能它下台与这有关系吧?”“大概有关系,去年10月它访问美国被告的。”……就这样我又注意了对方的态度反应。

后来我又给一般常人打电话,还以公审江××开头时,有人反感了。我意识到,应该揭露谎言,从“天安门自焚”讲起,效果好多了。

打得多了,逐渐地摸出了点窍门。在打电话之前准备好许多号码,一旦对方挂断后,可以马上拨下一个号码,不用重新拨电话卡上的号码,效率高了一些。有的恶人接通后,不听,放下电话躲开,我认为虽然他不听,只要我说出来,也能清除邪恶,于是我还是接着说,直到说完为止。有的电话铃响好长时间才有人接,一般我都在发着正念等待。师父说:“正念中思想没有局限,会想得很大很开阔,智慧没有什么限制。”(《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

以上仅是我初学打电话讲真相的一点体会,比打得较为成熟的同修差很多,在此只起抛砖引玉的作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