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市法制教育学校强迫法轮功学员服用安眠药、注射不明药物

【明慧网2003年9月13日】1999年10月和2000年2月,为了师父和大法的清白,作为大法弟子,我先后两次进京上访,均被单位负责人和610绑架,并先后被非法拘留了15天。

2001年7月,我和几个同修步行到北京正法,又被劫持,被非法关押在北京郊区的一个看守所。几个公安非法审问时,一下把我从凳上打倒在地,这是我第一次遭遇了一个“人民警察”的暴力。

后来恶警把我转到天津的一个看守所。在这里,我再次体验了暴力,被用电棒电。单位和610歹徒来接人时,被索要1000元现金。回到地方,610歹徒又把我关进看守所,即使到期也不让我回家,把我非法绑架到本单位在附近租的公寓关了起来。

由于几次进京正法,2001年9月,我被送往株洲白马垅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在劳教期间,他们发现我们背师父的经文和炼功,就对我们进行身体折磨,连续罚站,一站就是几天几夜。对于绝食抗议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就用电棒电,用暴力强行灌食。我亲眼目睹了一位长沙的左姓功友因灌食致死,而我自己也因灌食导致门牙受损。由于非法高压迫害,再加上这里的管教用假经文欺骗大法学员等邪恶手段,动摇、干扰了大法弟子的正信,我被迫违心的表了态。回家后,我立即严正声明在株洲白马垅高压迫害下所说所写的一切作废。

2002年8月的一天,单位连哄带骗叫我去开会。到了现场,我才知是诽谤大法的所谓“揭批会”。我是大法弟子,应该正法。于是我便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于是单位负责人伙同铁路公安又将我非法关押。我绝食抵制,获得自由。然而恶人并不甘休,2002年9月28日,单位协同610,用暴力把我挟持到“广州市法制教育学校”办的洗脑班,企图用强制手段使我“转化”,放弃修炼

我绝食抵制,他们就天天给我灌食。有一次,叫来4个打手对我拳打脚踢,把我打昏过去,趁机给我注射了4支半“转化针”(从头上注射)。在神志不清的状态下,我又做了对不起大法的事情。当我清醒明白后,痛不欲生。在洗脑班上,马上写了声明作废。他们眼看阴谋破产,又找来十几个叛徒对我进行围攻。我理智地告诉他们,我有自己的思维和良心,我不会听别人的,我明白自己该怎么做。他们就威胁我说,不“转化”就把我劳教判刑。我不配合,坚持炼功,他们就把我的腿绑起来,饭里面放安眠药和其它不明药物,用暴力强行给我打了一个月的吊瓶等手段对我进行迫害。

一次,他们趁我睡觉之际,偷偷对我进行录像。我识破了他们的险恶用心,使他们的阴谋没有得逞。

在这里我被非法关押近一年,体重从115斤降到了70斤,表面上看整个人都变了形。

相关人员:
广州市法制教育学校电话号码:020-8730648
校长:李校长(女)
不法医生:彭医生(女) 周医生(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