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分海外弟子谈诉讼案

【明慧网2003年9月13日】

弟子W:

师父《洪吟》中有一首诗名为“大法破迷”。近期师父评注文章“赞颂师父和大法”中提到了对“迷”的理解。那么在当前对邪恶不同的法律诉讼遍地开花的时候,我们观察到好几种“迷”的表现。

一种是不少学员觉得力不从心。知道重要要去做,但是想要完成的方方面面总是不能够及时细致地完成。一种是很想参与,但不知如何下手,如何开始。

最近明慧网刊登的“写给用无线电视讲真相的同修”(1)至(5),心得交流,给了很多同修很大的帮助。其中提到,“面对当时邪恶的猖狂,资料点陷于瘫痪,线路全部中断,我们两手空空的局面,我们也从微观入手,从另外空间做起,我们走过了从无到有的过程,大家知道,任何生命和一个事物都是从微观形成到它的表面,是由微观粒子不断地组合成大粒子,大粒子再组合成更大粒子,以至形成到分子、人的空间生命、物质和事物。我们在学好法,向内找不断纯正自己的同时,注重发正念──利用大法赋予我们的神通,在另外空间不断地与当地所有大法弟子神的一面沟通,共同清除本地区另外空间破坏大法的一切邪恶,用我们修成的一面促成资料点的形成,使中断联系的大法弟子联系上,我们做了我们应该做的,这样一切也就在师父的安排之中了。在人间表现出,我突然会想起一个同修的电话,一打就连上了;大街上会碰到想要见到的学员;突然会接到一个传呼,……所以在较短的时间里,资料点就产生了。其实我们悟到现在建立遍地开花的小型资料点也可以这样产生。”

在大陆严峻的环境下,一旦大法弟子不够清醒,损失是明显的。而在海外不同的表面修炼环境下,有时候我们造成了损失好象也感觉不到。试想如果不知道如何参与的同修就是有强大的一念:我要参与诉江,我要参与各个揭露邪恶的诉讼,那么一定会有所突破。毕竟我们这个空间是其它空间的反映。好比桌子上鼓起了一个包,把桌布下的拳头撤掉后,桌子自然就平了。但在海外,我们往往过份注重这个空间。觉者的真念才是真正起作用的。人脑只是加工厂。我们往往过份注重加工厂的作用,老是用加工厂工作,而不是用修炼状态去做。当人在道中时,很多事是水到渠成的。真念加这个空间的一点配合,就可以成就。

目前正法到了这个阶段,正邪短兵相接,要有一定的战略战术。现在我们在各地,比利时,芬兰、美国,法国、加拿大、瑞士,有正在起诉的、有将要起诉的,其实都是全局的一部分,而不是一个个孤立的战场,所以思想上和具体做法上也需要更多的整体考虑——这里指的不是如何让更多的其它地区的人力来支援自己,而是尽量使自己这个分战场的状况(讲真象的效果)对全局有更多贡献,当然也包括本地区进行的诉案如何能起到带动本地区更多学员走出来在正法中精进的问题。这样才能进一步大量地、有效地清除残余的旧势力和它们的黑手。这需要所有学员的正念参与(这里的参与不是指每个学员都要写信,做同一件事,或是肉身的参与,而是指每个学员正念能量的加入。)

在扩大一个层面看,所有的法律诉讼也只是讲清真象。我们不能把法律诉讼孤立开来,一切都是为了讲清真象。

弟子F:

今年以来,师父多次讲法,法要求我们越来越纯清,由于我们整体上学法不够,没有跟上正法进程,表现出来就是许多正法中的事推动不起来。几方面分析供参考:

──每件正法中的事,都有他在法中深刻的含义,我们常常重视如何做好事情,而忽略在法中不断深化我们的认识。而这是能量的来源。

──对同修我们常常缺乏善心,只希望参与做事,而忽略其“参与”修炼,要的是人心走出来,做几件事取代不了修炼。“什么是修炼?什么是正法修炼?正法修炼现阶段对自己的要求是什么?”这些基本问题我们常常懒于交流,错失很多整体提高的机会。

──讲清真象,心动在法上,会有持续的动力,心动在人上,会有方方面面的阻力。正法中的每件事,都可归结到讲清真象,救度众生,这是我们真正做事的目的。正法中的每件事都给我们提供大范围讲清真象的契机。

──发正念不仅是那几个整点,时时刻刻都要发(只要不在脑力劳动的工作时间)。真正的威力在这里。

──对整体配合的要求,不仅是一个地区,而是世界范围的配合。

──对个人修炼的要求,走出人的状态,走出情,把自己摆在“佛道神”的位置来要求自己,一旦我们达到法在这一时期对我们的要求,相信所有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弟子S:

对正信、正念、正行和诉江案的一点理解:

1、对大法、对师父的正信,对大法、对师父、对正法必成的坚定的正信是来自于学法和对法理的理解。因为宇宙是由法构成的,当你看到那一层次的法时,实际上你已经在那一层宇宙了。也就是你对法,对师父的正信在那一层次了。这样看来,正信也是有层次的。

2、有了对法、对师父的坚定的正信,就会有正念。正念来自大法,对法理的正确体悟,一种真正符合大法的纯净心态,而不是挂在嘴上或者自诩的。当我正念不足时,就是我的主意识不强的时候;反之,对法、对师父的正信坚如磐石时,其正念就坚不可摧。

3、有了坚定的正念就会有正行。正信和正念的建立是根本,而正行是结果。我们要重根本,结果也在其中了。师父回答学员问题时说,“你看到谁没有正行的时候呢,其实就是他正念不足。因为思想是指导人行动的嘛,你正念足的时候你行为肯定是端正的,说正念不足呢行为就不是端正的。”(《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怎么样能正念常在,就是要把自己溶于法中,因为我们人的一切都是由法构成的,由于后天观念的污染,要随时随刻同化法,用法来归正自己,这样才能保证一言一行都在法上。

4、诉江案的作用是更广泛、更彻底的救度众生。有些平时我们不会接触的领域(如法律界、学术界等),和真象讲得不够深入、细致的部分,通过诉江案可以得到弥补,把该做好的真正都做好。

弟子C:

1.目前我们整体状态上的不足

正法是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事情,正如师父在《预言参考》中说,“恐怖从天而落,正是中共中央几个别有用心的人利用手中的权力对大法与大法弟子开始全面的邪恶镇压,抓人、打人、劳教、判刑、毁书、利用军、警、特务、外交及所有电台、电视台、报纸,采用流氓手段铺天盖地的造谣迫害,大有天塌之势,其邪恶程度覆盖了全世界,旧的势力用它们败坏了的观念安排这件事的目的,是破坏性的所谓检验大法。师父在人中正法的过程,从众神的角度来看就象死而复活的过程。”

在这场邪恶程度覆盖了全世界的镇压中,师父事先把我们推到了我们应该回归的最高位置,今日回首,才知道当时走过来完全仰仗的是师父和大法的慈悲。

四年来我们逐渐地在法中成熟,才知道了我们的使命、责任和如何完成这种伟大的救度众生的方法。

本来我们修炼的整体状态是带动正法中重大项目操作和完成的决定因素。但是由于我们整体认识有时还达不到对邪恶的深入了解和揭露,整体状态还达不到在人间的最高层次和最大范围清除邪恶因素,讲清真象的力度,对整体参与一些重大项目缺乏自觉和理性认识,智慧出不来。这样就出现了一种现象,不等人的事件出现,带动我们的修炼和操作,所以很多人感到疲倦,忙碌,新的工作推不动,想帮忙但无从着手。

修炼本来就是对不同层次的突破,正法修炼更是对大法的不断领悟,不断突破现有层次的认识,才能不断展示洪大的气势,聚集更大的能量,游刃有余地在人间运作。个人达不到的,整体可以达到,个人做不出的,整体可以完成。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正法修炼中要“找自己”的关键,不知道高层次的法,没法往上修,知道了高层次的法,不修心性没法提高。整体的不足被大家找到了,真正认识了,就会有重大突破。

把我们应该负责的范围“人间”放在考虑中,不只看到周围的小范围和自己参与的项目。

2.从最近几桩诉讼案找我们自己的不足

在美国起诉江××,全球弟子的强大正念参与修炼了我们整体,近期的几桩起诉都顺利开始。但是向前推进一步都似乎不那么容易。表面上看是常人中的认识和技术问题,但其实都是和我们大法弟子的修炼状态相联系的。

常人是跟着我们动的。我们不动,常人就不动。所以任何起诉都不是几个人“做”成功的,而是我们整体状态决定和表现出来的。而整体状态又是每个弟子的修炼状态形成的。有时看起来常人似乎走到我们前头去了,正念有时比我们一些人还足,这是因为常人社会实际上是正法进程推进的直接反映,邪恶清除了,人明白的一面开始起作用,对真象的理解和接受能力都和过去不同了。而我们跟不上正法进程,就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说不定还会阻挡常人呢。

我们得法了,可以最终返回去了。常人如果不明真相而敌视大法,其命运可想而知,所以我们才要尽最大努力来讲清真象,救度他们。

前边操作的弟子做的很好,帮忙的常人律师也做的很好。现在是看我们每个弟子的了。整体状态在那个层次上了,别人的工作就好做了。

3.很多工作和支持其实都是易于更多人参与、提供的。

1)打电话向律师,人权组织,媒体,政府官员要求会见,讲清真象。
2)发送电子邮件,传真,信件给相关的法律和政府部门,讲清真象。
3)和向邻居,朋友,同事,家人讨论这样的事件,讲清真象。
4)和同修一起经常谈论这些事件,想想我能主动的做什么。三言两语都行。
5)经常为正法的重大项目加持能量,发正念。
6)鼓励其他弟子向政府讲清真象,向联合国提起公诉。即使自己不讲外文,也主动要求参加同修们的谈论会,并发起谈论会,参与商量有关事宜,不因语言障碍把自己放在他们之外。和他们交流,也可以促进自己承担的正法工作。
7)不断给网站写心得体会,谈诉江的意义,和世人坦诚沟通,那怕我的心得就是一句话。
8)看到其它同修认识不足,和他们交流切磋,善意地指出。
9)听到好的想法,主动传递给更多的弟子。把这当作一种义务和责任。
10)看看我所参加的项目如何配合重大事件。

总之,把自己放在一个主动者的状态中,积极关心和参与,最重要的是正念参与,这就是往这上头加能量。

弟子F:

“业力在转化过程当中,为了使自己能够把握得住,不出现象常人一样地把事情做坏,所以我们平时要保持一颗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态。突然间遇到什么问题的时候,你就能够把它处理好。往往你的心总是那么慈祥慈悲的,突然间出现问题的时候,你有个缓冲余地,思考余地。心里老想和别人争,斗来斗去的,我说一遇到问题你就得跟人家干起来,保证是这样的。所以你遇到什么矛盾,我说就是要使你本身黑色物质转化成白色物质,转化成德。”

走过一段很长的弯路,才突然意识到,能不能时刻把自己当成是炼功人,修炼人,是关系到能否走好正法中修炼过程的关键。师父在《转法轮》中讲过,要时刻保持一颗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态的法理。在正法中,我们如果能时刻保持这样的修炼人心态,对待周边的人和事,我们可能就会少些不配合、不协调,正念强,神的一面才会发生作用,对常人的影响力也会增加。如果我们不能保持修炼人的心态,很容易沦为常人做事,费了不少劲,起不到多大作用。不能时刻用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就容易被邪恶钻空子,看起来在参与正法,其实只是常人在做事,守不住心性,弄不好还可能把自己毁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