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年上海大法弟子证实大法的事迹回顾


BBC图片:1999年7月21日,法轮功学员在上海人民广场上读《精进要旨》
【明慧网2003年9月15日】1、人民广场的音乐喷泉

1999年6月初以来,人间败类加剧了对宇宙大法的诽谤,阴霾翳空,全国各地修炼人受到的干扰日益严重。至7月20日,全国范围发生了对法轮功辅导员的非法大逮捕。

21日清晨,为呼吁上海市政府能代表人民的利益,及时向中央反映人民的呼声:释放20日在全国各地被劫持的大法弟子、停止诽谤。部分上海大法弟子去人民广场向市政府请愿。

从清早开始,三三两两从上海各地而来的炼功人渐渐遍布广场中心的音乐喷泉四周。炼功人在哪儿均是非常祥和的:静静的,或坐着学法,或站着眺望市府――期盼着自己的心声传到那儿;或相互切磋修炼心得,或交流对当前情势的看法。当时整个广场沉浸在安静祥和的气氛之中。但大法弟子们也感到了铺天盖地的邪恶压力,也深知此举之艰险,祥和的表情中不乏坚毅的目光,一位西方人,可能是游客。看到坐在周围石栏上读法的年轻大法弟子(当时正在读《精进要旨》),提出了要求:给书照一张相。多年后,偶然在BBC的网站上看到了这张照片(见上图),在人间留下了“7.21”上海大法弟子证实大法的见证。……
http://news.bbc.co.uk/olmedia/400000/images/_402152_book150.jpg

9点左右,警察开始要求广场上的人群离开,并在广场各入口阻止炼功人和游客进入广场,故得知全国各地发生大逮捕消息较迟。上午才出发来广场的上海各地大法弟子基本均进不了广场(其实警察的封锁留一个缺口,一些对广场地形较熟悉的大法弟子仍能进入,比如象我这样的老上海)。广场上的游客在警察的要求下,渐渐离开,只余下大法弟子,估计有2000名左右。

有人建议大家排成队坐得整齐些,得到了大伙的响应。大家面向市政府坐了一个方阵。因为炼功点上同修们一起商谈来广场请愿的事,我当天早上未来得及打坐。就想着利用时间把神通加持法炼完。故在人群中盘腿坐了起来。可能在炼功人众多的巨大能量场中容易入静,我一会儿就静了下来。在加持神通时,可能我的两手有高有低、不标准,一个不知名的美丽女孩(好象是同济大学的女生)轻轻校正我的手的位置。我记得打坐时以前也有人如此纠正我动作的。那种动作到位的感觉真是美妙!人立刻象定住了。

我们面向市府坐了没多久,又有炼功人建议大家还是恢复三五成群的样子,看着自然。大伙一听,也是有理,就不再坐着了。我当时心里有点意见,怎么一会儿这样,一会儿那样的,后来想想这两个看来相反的提议,出发点均是为了在世人面前维护修炼者形象的。我感受到大法弟子维护法的赤诚之心。

接近中午的时候,市府内传出话来,请炼功人派代表参加和政府会谈。有几人自告奋勇地进去了。会谈了好长时间后出来了。没多久,有警察过来。以查他们的身份证为由,把这几人全部带走了。

下午到了,在七月的烈日下,我在人群中打着坐,太阳照在我身上,竟然是清凉的。我似乎入了静……,但好景不长,一会儿BP机响了。本不必回,但忍不住借同修的手机回了一下,才知只是一家单位通知面试而已。之后,找不到刚才的感觉了,太阳也变热了。

这时,上海各单位的领导过来了。来认领各单位的修炼者。在纷纷劝说他们离开音乐喷泉。炼功人则围住成几个块。每个块外边有三个包围圈。由于我一直打着坐,没关心周围在发生什么。我只注意到两个,第一层是单位的人被叫来劝离,形成了包围圈;第二层是众多的警察围成的。但一位同修当时告诉我,还有第三层是流氓,手臂上均有纹身。

我看到我认识的一位博士生打着坐,不理他们学校的人在他身边的喋喋不休的劝说,他一直纹丝不动,后来第二层中的数名警察进入了第一层,硬把他抬走了。被抬走的过程中,他仍然保持着打坐的姿势。数月后,我在明慧读到,1999年12月20日,澳门回归时,澳门当地恶警也如此对待一位澳门大法弟子。我禁不住流下了热泪:无论澳门还是上海,恶人是一样的野蛮,大法弟子是一样的坚贞不屈。

恶人先针对来自高校的大法弟子,用高校出面劝说的办法,多少保留了虚假的文明。等高校的大法弟子被带走后,对待社会上的大法弟子时,则动用警察,拳脚相加、极为野蛮。大法弟子则打不还手,安静地承受着。数量非常多的警察,不知从什么地方抽调过来,好象均训练有素的,一会儿(不到三分钟)就带走了音乐喷泉周围所有的大法弟子。当时天已较黑了,一天喧嚣过后,有心人发现,警察、游客留在音乐喷泉的烟头和垃圾不翼而飞。

2、八万人体育馆

7月22日,不法恶人正式开始全面打压和诽谤大法,禁止老百姓炼功。清晨和夜晚,在各个公园及空地上,人们再也看不到熟悉的宁静、安详的炼功场面。

上海部分大法弟子于7月24日清晨公开在八万人体育馆外炼功,以此抵制非法迫害。这儿我要说说一位年轻的博士生及其未婚妻的故事。以往,这位博士生曾经在无数个周末去过八万人的体育馆炼功,24日早上,这个坚定的小伙子决定也象一样前往到体育馆炼功。他认为大法弟子不应屈服于邪恶的打压。他的未婚妻也是大法弟子,大法修炼中,两人相知相爱,心心相印。她支持他24日前往炼功。

他们都深知邪恶的嚣张疯狂,她深为他的安全担心,他四点多走后,她心想无论如何得看他最后的一面。他走了后,她就打了一个车,在八万人体育馆一圈一圈转着,找寻着他……

3、复旦博士国庆期间在天安门

记得99年国庆前后,几位高学历的复旦大学同修前往北京,在天安门广场证实大法。当时,上海的市委书记黄菊正在北京开会,大法弟子的壮举给邪恶之首及大小恶官极大的震慑。

4、人在哪里?

一位宝山区的高中学生,2000年左右,独自一个人进京护法,警察查到了他的踪迹。北京警察即在其所在位置设置了包围圈。一时间四面八方均是警察,只为抓他而来。看来,他无路可走,于是,他突然开始打坐。一瞬间即入静。一坐就坐了两个小时。刚开始打坐时,听到耳边有警察在对讲机中问:人在哪里?

等这位高中生打完坐,警察一个也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