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正念正行 劳教所不敢留

【明慧网2003年9月15日】我是四川大法弟子。2002年5月19日早上3点钟出去贴大法真相标语“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等。刚走到同修家门口,突然看到有一个车,里面坐着恶人。我立即就想到老师讲的法,我的第一念应先考虑别人,不能伤害到同修。一会儿那个车子里的恶人就出来把标语毁了,我当时就阻止,不准撕毁,恶徒就把我抓到公社,公社的恶徒用胶棍打我的腿,后来把我送到拘留所。在这期间,我一直不配合恶徒,讲真象,并绝食抗议28天。恶徒想尽办法灌食4次。每次灌食我只有一念,想到师父讲的“生无所求,死不惜留”,就过去了。没有几天就被拘留所送到成都转运站。那里不收我,就把我送回家。在拘留所灌食所用的费用,拘留所告诉我说是680元,可是在乡里扣我的费用是880元。

回家刚一个月。2002年7月19日早上,大队干部张X正好经过马路时,我就去问他:为什么要扣我们上个月全家人的生活费889元。张X说是医院所用的医疗费。我说:是公社强行把我拉去的,不是我自己要去的;而且不是那么多钱,还多扣了200多元,把真实发票拿来看。就这样张X把公社的恶警叫来抓我,当天就直接送走,后来被关到劳教所,被定2年劳教。

在劳教所里,我想到老师讲的全盘否定邪恶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坚定的维护法。我修炼真善忍没错,师父传的是正法,我做个好人,在修炼中越来越好的人,怎么能把我关在这里呢?所以我坚定一念,坚决不配合邪恶的安排。

2002年8月,在劳教所五中队时,队长指使恶人大打出手,把我打倒在水桶里,连水和人一起倒地,衣服都打湿了,人昏倒在地有两分钟。可我心里一直想到大法不离心,才使我清醒过来。然后我绝食抗议10天,恶徒给我灌盐水、打耳光,手铐戴上,几个人按住,一天灌三次,把喉管、胃都捅得红一块、青一块的。三天过去没灌成,这样三十天,不知打了多少次,每天还叫我干活,直到晚上12点。有时罚站,也是站到12点才休息。

2002年9月,到了八中队,恶徒一样都没有得逞。就搞假善,给衣服、牙膏、被子等。我当时想为什么邪恶对我这么好呢?它的目的是叫我掉下去。它是背离真善忍宇宙特性的、是变异了的善。后来犹大还把批判气功的书读给我听,围一圈人七嘴八舌开批斗会一样。面对这些,在矛盾面前我心里一直想着大法,想着老师的话:“大法不离身,心存真善忍;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威德》)我坦然不动。后来一次叛徒又给我洗脑,我就主动站起来说:你们这么做是不对的,你们是在自己毁灭自己。第二天那个管洗脑的人就不要我在里面坐了。

2002年12月正是下雪天气,我身体出现严重状态,被狱警拖去医院。几个恶徒把我拖起走,把我的裤子都拖掉了,脚和臂都拖伤了。在坝子我大声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救度众生,还李洪志老师清白。”恶徒怕影响其他人,就把我拖到房子里,用不干胶把嘴封住,还打我的脸,还把手铐戴上,用洗厕所的毛巾堵嘴。我心里背老师的经文:难忍能忍,难行能行。第二天恶徒又叫我到外面罚站,可我的脚又站不起来,恶徒就叫两个妥协的人把我押在中间,陪我站。当时我就想到:我是来助师正法的,不是来罚站的。立即给陪我罚站的人讲:你们也跟着我受苦,不能配合他们这样做啊!就这样回到了房子里,站到晚上3点才休息。一连三天都过去了,没有事,深感大法给我力量。

2002年12月的一天,一大法弟子早上5点炼功,被看管人员看见,报告了管教,恶徒就把她的脚捆起来。一天只准解两次便,不准她睡觉,否则用铁丝打。一次把她的脚打得红一块青一块。我就想到老师讲过:“那么本性的一面为什么不正法呢?”(《道法》)我就大声说:“不准打人,把管教找来。”可管教还赞扬那些打手们有能耐。有一次我制止它们,那些打手反过来还打我,把我也打倒在地,用脚踩在我的脸上,真是邪恶至极。

2003年4月,由于劳教所里对我提出了什么都禁止,如:不准洗衣服(一个月洗一次都不准),不准洗脸、洗脚,一天只解两次便等违背人权的规定。我当时就想到作为一个修炼者就要放下一切执著,包括对人体的执著,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邪恶安排,把大法摆到第一位,邪恶什么都不是。于是我决定绝食抗议。绝食中,恶徒灌食,把我的牙撬松,口腔被撬破,我都不放在心上。面对很多人的干扰,大队部、中队、邪悟者等轮番说教,把批判气功的书拿来读时,我只有一个正念: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随时在心里背法。

“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心里不断地念: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她们打我,我要念,干扰我也要念。几天下来后,恶人纷纷现世报应。寝室里的室长说:我不参与灌食了。还有一个人头一天晚上灌食我不配合,她就抓我的头去碰,结果她的腿红一圈,说再也不参与灌食了。还有一个人拉着我的手说了一个多小时,我不听她那一套。第二天她自己说:去说教没说成,反而自己不舒服。有时恶徒还叫我报数,中午要报一百遍,我一遍都不报,恶人就把我按在地下,用肘关节打,可我坐起来立掌除恶。结果恶徒自己把手关节碰痛了,才停止行恶。

2003年6月,劳教所里怕我影响其他学员,叫我本地乡上的人把我接回去。乡通知大队干部去接,可大队干部却要罚五千元钱,我们全家都不配合,一分钱也没给,最后把我直接送回家。可我的被子、热天、冬天的衣服一样都不给我,但我还是心平气和地回了家。坚修大法心不动,终于走出了魔窟。

由于自己有很多认识不足,只是我做了我所认识的一部分,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