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哥哥 我的担心变成一种崇敬


【明慧网2003年9月15日】([注]本网站所转载的外界述评不代表法轮功学员的认识。)

几天前,一个消息灵通的朋友打来电话,告诉我一个听起来惊人的消息:被大赦国际称为“人权恶棍”的江泽民因反人类罪和群体灭绝罪在比利时被6名法轮功学员正式提交给联邦检察官,提起刑事诉讼。罗干和李岚清作为江泽民的“最高帮凶”也在被告之列。

至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已在美国、比利时被正式起诉,加拿大、德国、澳洲等其他国家正准备诉江。他们正打算开始寻求更大规模的司法公正,敦促联合国把江泽民送上国际刑事法庭。

我听了心头一震,朋友的电话是一种关心,也是一种安慰,我的一个哥哥因为炼法轮功被关在东北的一家监狱里,受尽折磨,人的身心受到很大伤害。我试图通过各种渠道想把他保出来,都没有成功,一个警察头子跟我说:“我真的没办法了,上边看得太严,法轮功是个大问题,我帮不了忙。如果是杀人犯,你来点真的(他是指花钱),我都能帮你,可法轮功的事就不行。”

使出万般本事,保释没成功,我只好作罢,可是心里的痛在日日加深。探了几次监,我的心要碎了,哥哥的脸被电棍电得变了形,脖子上脱了一层皮,样子极其恐怖,让人想到都痛不欲生……

几天内我都无法睡觉,想把整个五脏六腑都呕出来,我无法想象哥哥在里面承受的和面对的是什么。牵挂成了我的心病……我的善良的好哥哥,因为不肯放弃信仰真善忍,不肯说假话,遭到令人无法想象的折磨。

朋友的电话使我的心有一点点激动,我在默默祈祷:我的好哥哥能经受住血雨腥风的洗刷,坚强面对未来,我期待早些见到他,和他象以前一样围着火炉探讨人生的话题。我也在深思,这场对真善忍的镇压中,我们要明白什么?我的年龄还算年轻,没有亲身经历过文化大革命,只是赶上个结尾,可是对文革时发生的一幕幕惨剧了解深深,更觉得当今的这场浩劫更是可怕。因为一方面是国家专政工具,另一方却是手无寸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老实人,国家所动用财力物力专政这些人,只能是一种损失。起初我觉得,用国家专政工具镇压这些老实人,很快法轮功就会销声匿迹;但我错了,从哥哥2000年被抓,至今已3年多了,强权和暴行没有改变他的初衷,他越加变得理智清醒,使我的担心变成一种崇敬。每次见面的痛苦之后是感动。

4年多了镇压还在继续,这已经说明强权失败了,它没有让那些信仰真善忍的生命屈服,镇压的继续同时表明:法轮功一如既往!我在想面对强大的国家专政机器,这些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老实人所表现出来的勇气应该代表了中华民族的气节,尽管电视,报纸的铺天盖地的谎言宣传充斥着中国的空气,可法轮功的真相却象一股清泉流入中国人的心中,无形,无像,表现一种坚韧,宽容,和坚无不摧的气概!

我想到那些打手,如果明天就宣布给法轮功平反,今天他们还是在行使着镇压的刑具,高喊着镇压的口号,大概没有人通知他们停止镇压、迫害,可是后天他们就可能被拉到刑场,作为罪人执行死刑。也许到死他们都没有明白,一直在执行“上边”命令的他们,会落到如此下场。

中国的运动太多了,人们被太多的强权灌输的思想弄得愚钝了,不愿意去思想,那种无奈害死了人。麻木不仁,成了保全自己的灵丹,而这种麻木毁了中华民族的前途。……国人各种运动的内耗,很多人习惯了充当吃“人血馒头”的角色。于是道德的下滑,人间的猜忌、欺诈,毁了中华民族的精粹。从这点上说,法轮功真的是一座丰碑,真善忍这生命中可贵的三个字造就了无数的清醒的生命,为了真理不畏强暴,敢于捍卫真理,敢于为真理大声疾呼,这是一种生命的坦荡,对生命的珍视,对民族的责任。我想即使我不能像他们一样伟大,为真理舍命不足惜,但是我一定守住我的良心,珍惜法轮功带来的希望,珍惜真善忍带来的希望和美好。

我要奉劝那些充当打手的人:到了该清醒的时候了,悬崖勒马,为自己,今天回头,免得明天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