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学员身受迫害:裸上身受冻、吊旗杆至晕


【明慧网2003年9月16日】我是在山东省某村居住的一名男大法弟子。96年11月在母亲的影响下开始修炼法轮功,严格按照师父的教导按“真善忍”在社会上做一个好人。

自从1999年7月20日法轮功开始遭到迫害后,我们于99年腊月23日,一共7人进京讲真相证实大法,在天安门广场被警察抓上了警车。在车上恶警用脚狠踢一名大法弟子的胸部,然后把我们送进前门派出所登记后,送往驻京办事处。在办事处因我们炼功,警察就打我们的功友,还把我身上带的400多元钱搜去。最后由老家的派出所拉回。在回来的路上恶警逼我们蹲在车的中间走道上,恶警孙某经常打骂功友一直到派出所。到所时已经是晚上1点多了,气温在零下10度左右,恶警就将我们每人铐在水泥柱子上。它们用脚踢我的腿。因为铐的时间长了,双手就失去了知觉,还头晕恶心。一直铐了4个多小时才放我们进了一间空屋里。第二天市里的公安来人把我们进京的过程记录后又把我们拉到了一个空屋里关了起来。我们集体绝食4天4夜才放我们回家。腊月28日傍晚,派出所来了4个警察把我和功友骗去所里说有事,关在一个房间里还有3位进京刚被带回来的同修。第二天除夕夜天下起了大雪,屋里的水管都冻裂了。我们每人被铐在床头上,值班的恶警黄某还打骂我们。因我们绝食抗议,在2000年的正月初二日傍晚被放回家。

正月初七我们5名功友到另一村一个功友家去开法会时,镇上的公安又以为我们进京上访了,便把我们的家属抓去派出所,叫他们说出到哪里去了。因家属不说,恶警们就把她的鞋子脱掉,光着脚绑在所里的旗杆上。直到我们黑天回来后,知道家人被抓,去大队办公室找人,大队的人打电话告诉派出所把我们抓去后才把家人放回来。

在派出所里恶警们问我们到哪里去了,我们拒绝回答。恶警们便把我们的上衣扒个精光,用双手抱着冰凉的水泥柱子用手铐铐着,一直铐了我们40多分钟。另一功友被铐在旗杆上一个多小时,被冻晕了过去,恶警还不放过,还用脚去踢他。第二天我们被送进一个空屋里关了起来。在这里恶警逼迫我们放弃法轮功,我们不听它们的话。它们就气急败坏的把我们带到外面的雪地上,把我的鞋子脱下来,光着脚站在雪上,恶警还用脚往我的脚上堆雪。功友被恶警强行撕下上衣,光着身子被摁在雪地里。我们顽强不屈,恶警们没有达到目的又把我们带进屋里。我们在这里绝食抗议7天,在2000年正月十四放了我们。在以后的日子派出所的人又到我们家里抄家骚扰。

在2000年3月,派出所又把我们功友抓去不放,我们去找它们说理放人,它们不但不放人还把我们关了起来。一直关了我们一个多月,还逼我下跪迫使家人拿上500元钱才放人。

我们修炼法轮功完全是合法的,却受着江集团的迫害,我们要控告江泽民及其政治流氓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