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出所恶警对我一次次地抄家劫持


【明慧网2003年9月18日】我现年55岁,2岁左右得小儿麻痹症,靠拐杖行走,而且全身小病不少。自从1997年经人介绍在7月中旬开始炼法轮功,功友给请了大法书,炼功以后自己精神上身体上受益不少,小病几乎没了。家里人也开始学,他们也受益不少。

1999年七月二十日以后受到迫害。在2000年元月,我为了向政府说明大法真相,因为是上级搞下来的,我们也只有往上走访,于是我去了北京信访办。他们给了我一个表格,填写上访目的,我就填上为师父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当我把表格交给他们后,他们看是为法轮功说真相,就把我叫去东问西问后,就叫驻京办事处把我接去,他们打电话到当地叫人坐飞机接我回来,去的两个人一男一女,住宾馆,回来坐火车,睡卧铺,吃、住都用钱,扣我丈夫一年多工资,每月400元,扣了大约6000元,另外又罚款200元。

我回来后,他们就抄我的家,拿走了师父的法像和几套大法书、炼功带、收录机、师父讲法带一套。过那以后一直到现在,他们一直都这样,想抄家就抄家,一来就翻箱倒柜,如派出所栗××和余××,我的衣柜锁上的,他们用螺丝刀撬开,拿走大法书和资料。还不罢休,把我叫去拘留过3次。

第一次拘留是在2001年9月23日,我在厂墙上贴法轮功真相资料,被恶人发现抓去,审问一上午没得结果,晚10点左右送去拘留所15天,叫家里人送去伙食费,每天10元,吃的带皮的洋芋,没有油,无味。

在拘留所的第14天下午,当地单位三人开车去审问我,是谁给我的传单,我一直没说,又把我接到派出所审问到晚上三点多钟,不让我睡觉。当时有点冷,我就在硬椅上坐到天亮。早九点过,派出所的人叫我爱人接回家,叫他严管我。派出所的还不放过我,经常抄家。一次一次地收走我学法的东西,收录机,耳机,炼功带。收一次就被拘留一次。

2002年10月11日,恶人又来搜东西,因前几天几次都没搜到,这天又来搜到大法书,又把我叫去派出所,审问了24个小时,不让我睡觉。公安晏某某踢我一脚,并骂我,不让我上厕所。在铁笼里坐了一个晚上,下午4点多钟又被送拘留15天,回来到现在一直都在他们的监视下。2003年2月27日晚10点40分又来抄,这次他们什么也没得去。不管他们一次又一次地用什么手段,都动摇不了我修炼的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