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强大的正念破除非法迫害

【明慧网2003年9月19日】2003年5月的一天,我正走在马路上,突然在我前面的汽车上下来一男一女没出示任何证件让我跟他们走一趟,说着一人拉我一只手强行往车上拽。我大声喊着:你们这是绑架,非法的,我不去。那个男的见不能把我拉上车,就一只手抓住我的手不放,另一只手给派出所打电话。这时已有几十人围着看,我就向他们讲法轮大法被迫害的真象,让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是被冤枉的,并告诉他们善恶有报的道理。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他们都不出声,默默地听着,有的还表现出为我着急的样子。这时警车到了,三、四个警察从车上下来往车上拽我,我用尽全身力气不上车,脚蹬着车门面向人群(有上百人)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最后被恶警强行拉上警车。

去派出所的路上我不停地发正念。到了派出所,他们问我什么,我都不回答,一切不配合。他们就把我锁在老虎凳上,轮流跟我谈话,我对着他们发正念,并讲真象。都谈完了,我想这里不是我呆的地方,我得出去。我就发正念,请师父加持,然后一脱手铐,手就拿出来了,锁在老虎凳上的双脚也抽出来了。正站起来下老虎凳要走时被他们发现了。我向内找发现是自己的心态不稳才没走成。他们又把我锁好,到了后半夜不由分说强行把我送到看守所。

在看守所里我和其他同修一起切磋,互相鼓励,坚决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决不承认这场迫害。监狱不是修炼的场所,不是我们呆的地方,我们一起绝食抗议,一切不顺从,不配合邪恶。

他们乱了手脚,硬说我是领头的,就把我和另一个同修从号里拉出来摔在地上,在恶警冯××的带领下,几个恶警围着我们连踢带打,嘴里还骂着许多脏话。打一阵后,又上来一个人,将我两手背在后面,用脚踩住我使劲往上拉我的双手臂,真是疼痛极了。我喊:迫害大法有罪!然后发正念铲除邪恶,等它停下来时我的双臂疼得动不了。他们还不罢休,又把我拖到阴冷的地方锁到老虎凳上,还恶狠狠地说:现在就是无情打击,你不配合就在这坐着吧,坐死你就当我们多申请一个死亡指标。此时我浑身疼痛,冷风吹来冻得我全身抖个不停。我一遍遍念:“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正念正行》)。我想我坚决挺住,决不让邪恶得逞。师父说:“我告诉你的就是你真正放下生死的时候,你什么都能做得到!”(《大纽约地区法会上的讲法和解法》)师父还说:“抓来了我就没想到回去,到这儿来我就是来证实法来了,那邪恶它就害怕。”(《在大纽约地区法会上的讲法和解法》)我非常镇定,当他们轮流来对我进行威逼、恐吓、谩骂、踢打时,我的心很平静。他们采取的所有办法对我不起作用,我心想他们也是不明真相的受害者,所以在他们对我吼时,我就发正念;他们一停下来,就给他们讲真象。有时他们打骂,我也给他们讲。就这样坐了两天两夜的老虎凳,他们没有得逞,只好把我送回监号里。

绝食抗议到第七天,他们给我灌食,加重了对我们的迫害。我们坚决不配合,他们只好强行将我抬出去灌。每次我们都高喊“法轮大法好!善待大法有功,迫害大法有罪。”他们六、七个人按住我,从鼻子插管。因为我发正念,他们插不进去,他们气急败坏地使劲插,整个食道往上都插坏了,有时出很多的血。每次灌完不到一小时,就肚子疼得厉害,一次次上厕所。看守所除每天灌食外,恶警还指使刑事犯每天灌三次,早晨灌粥,中午和晚上灌菜汤。十六、七个人有的按住,拿牙刷撬嘴,有的给灌,有的打骂。每天强行穿号服还得打骂几次。他们这样对待大法弟子,其实真正受害的是他们自己。所以我利用所有的和她们对话的机会,在这特殊的环境下向她们讲真象,让她们得救。参与迫害得越凶的越得讲。有时真是边挨着打骂,边给她们讲。她们中有不少人明白了。在我呆过的一个监号里所有的犯人曾齐声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冤!”

在非法关押我的两个月二十三天后,他们把我叫到外面,硬拉我上车,说送我去劳教三年。我一路发正念,请师父加持,到了医院检查身体不合格。这样我在师尊的呵护下,在同修正念帮助下,堂堂正正地第二次走出劳教所,汇入正法洪流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