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农村大法弟子遭受迫害的事实

【明慧网2003年9月20日】在1997年冬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得到了法轮大法。从此,我就专心修炼。没有修炼以前,我的脾气很不好,自从修炼以后,我的身心都有了很大的改变。过去一切不好的习惯、脾气、为人处事都彻底改掉了,一切都按照大法的“真”、“善”、“忍”的要求去做,做一个好人,因此,得到了邻里亲友、村组干部的好评。

可是,从1999年7月20日以后,江氏政府就开始不断地诬陷诽谤大法,当我从广播、电视上听到、看到对大法的如此诽谤后心里很难受,为了还师父清白,为了讲清事情的真相,我在2000年3月决定到京上访,由于各种原因,几天后平安回家。

可是,2001年6月29日,正当我在家为农活多人手少忙得不可开交时,有几个人来找我,自称是公安,有事找我,强行把我绑架到乡派出所。到派出所后才问我两个月前的某一天在什么地方干什么。由于事发突然,间隔时间又比较长,一时无法具体回答清楚。它们就用警车把我劫持到拘留所,不闻不问,两天以后,它们却用书面通知说我参加了法会,以此对我刑事拘留十五天。其实,我当时并没有参加那次法会。

在被拘留的日子里,我仔细回忆后想起了那天我正在义务为生产队的家畜棚栏消毒。想起来后,我就去找当时的负责人对质事情真假。结果,它却说,其它的事情真假它不管,它只要我说以后不再炼法轮功了,就立即放我回家。

我坚决不答应,就被恶警非法关押了19天。而且,还在我被绑架那天,派出所就非法抄家,给我家造成了很大的经济损失,也给丈夫和孩子造成了深深的精神伤害。

在我回家后,乡派出所又派人24小时监视我的行踪,使我失去了人身自由和个人隐私。但是,我仍然坚信大法,以法为师。

2002年,我决定外出打工,然而恶警竟然用非法手段恐吓、威胁厂方,使我无法正常工作。3个月后,就被迫回家。同年7月,它们又三番五次地派人监视我,干扰我的生活,并威胁我说随时把我抓起来。我就给他们讲真相,讲善恶有报,劝他们不要诽谤大法。其中一位恶警却恶狠狠地说,你说会遭到报应,为什么这么久了都没有报应,结果不到一个月这个恶警就遭报了。

在开十六大时,本地区在江××的压力下更害怕了,害怕大法弟子上北京,害怕大法弟子讲真象,每天派出几个便衣轮番监视我,让我无论到哪儿都要向它们报告请假,超过它们规定的区域还要向县公安局报告。

我尽力给他们讲真象,最终大法的无量洪大的威德让他们明白了真象,明白了“天安门自焚”的真象。他们转变了态度,说他们干这个全都不是自愿,是邪恶之首强行压下来的政治任务,也都明白我是好人,可是现在他们“还不能不完成任务”。

这样的祸害好人的“任务”应该怎么完成都是自己说了算的,不能为了混口饭吃就把良心都卖了。如果每个有良知的中国人、明白了真相的中国人,都能像大法弟子一样勇敢地抵制邪恶,邪恶就没有市场了。多少明白真相的警察已经学会给邪恶命令“软钉子”、智慧地保护大法弟子。善待大法弟子就是善待自己。再次劝这些“完成任务”的警察好好想想,是眼前的几个钱重要,还是良心的安宁、生命的永远更重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9/20/576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