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普通农家妇女因修炼法轮功受到的迫害

【明慧网2003年9月21日】我是一个普通的农家妇女,1998年9月份得法。当时我患的风湿病很严重。由于家里生活很困难,我就想通过炼气功把病治好。正好当时农场场部退休工人和附近的农民有炼法轮功的。听他们说这个功法祛病健身效果非常好,于是,我就买了几本书跟着学炼起来。开始只重视炼动作,没有重视学法,但是对法轮功就有说不出来的亲切感。

通过学法渐渐知道了要达到祛病健身的效果,必须重视心性的提高,否则不如练体操。以后,自己在生活中就开始注意提高自己的道德修养,不知不觉,自己的风湿病没有了。也知道了生命的意义和价值,知道了法轮功是修炼。觉得自己这一世没有白来一回,是自己向善的造化。刚刚对法轮大法有点认识。

可是好景不常,1999年7月20日以后,中国江氏政府开始了对法轮功的严酷打压。我没有任何思想准备,不知所措。我的生活阅历很浅,从小胆子就小,长大了走向社会对生产队领导言听计从,叫干什么,就干什么。认为他们是领导,都是贯彻上级指示,咱们老百姓只有服从的份,领导就是领导老百姓的。

可是我们不明白,为什么要打压法轮功?《转法轮》一书教人向善,要人做一个道德高尚的好人。哪一个国家,哪一个民族的政府不希望自己的国民是善良的人呢?炼法轮功的人他们不求人世间的名和利,没有什么政治目的,对哪个国家政府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师父就是为了让我们世上的人们向善才传的大法。

当初我们生产队有四、五十人炼功,后来都害怕不炼了,可是心里都知道法轮大法好,谁也不敢说。生产队领导为了保自身的官职,也是对上边不分青红皂白的服从,上头说什么就跟着干什么。在迫害最严重的时候,场公安局在各个生产队蹲点的人三天两头到家骚扰,经常让我们写“保证书”,不写就上家搜家。由于受江氏谎言的蒙蔽,他们诬蔑法轮功。我就跟他们讲法轮功真相,他们不听,还把我说成是迷信,不由我申辩。

在2001年9月16日,不法恶人把我和我的丈夫绑架到了市管局下属的拘留所蹲了十几天,并让我们交保证金5000多元钱。有政治流氓集团的头子给他们撑腰,他们肆无忌惮的说:“放聪明点,抓住炼法轮功的人打死算自杀,怎么整都不过分。”为了他们自己的名、利、权力,这些当官的“有奶便是娘”。生产队里人们明明知道我们是老实人,可谁也不敢为我们说公道话,好心的人跟我说:“法轮功好,自己就在家偷着信,在家里偷炼,别跟别人说,免得有人报告给当官的。”

在江××对法轮功学员实行的“名誉搞臭,经济搞垮,肉体消亡”“打死算自杀”的命令下,我场纪委书记杨XX,场公安局、610在2002年11月29日那天,指使生产队队长和书记到我家让我们写诬蔑法轮功的所谓揭批材料。我和丈夫没有听他们的指使,坚持不写,我们说:“法轮大法好。”他们就恼羞成怒,领着公安局610恶徒到我们家搜查,结果什么也没有搜到。

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不法官员把我们家仅有的三千块钱抢走,并把我和我丈夫强行又绑架到场公安局。叫我们骂师父,骂就放回家,我们不听他们的流氓指使,坚决抵制他们。然后他们不由我们申辩,在2002年12月2日把我们送到离我家1500多公里远的洗脑班。在这里我们失去了人身自由,饱尝了7个多月的折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9/21/577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