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转化”的认识


【明慧网2003年9月21日】看到同修在明慧网发表有关如何正确对待“转化”的文章,我也来谈一谈自己的认识。

同修在有关文章中例举了很多“转化”的“类型”。形形色色,千奇百怪。把这些邪恶曝光出来,让其无处藏身,是对它们的一个有力的消除,这对帮助为其所困、所骗,尚在魔难中的一些同修从法理上清醒过来应该是有用的,对在某些问题上有模糊认识的同修理清思想也会有所帮助。

但是这些“转化”的“种类”太多,太复杂,看了不一定记得住。如果把这些作为常人式的“预防针”是不合适的。破除复杂的表象寻找根本,我发现唯一指导我们的,能让我们清醒、坚定的在正法之路稳健前行的唯有法。每个人的路不同、执著不同、邪恶钻空子的方式方法不会相同,在邪魔面前、任何人这一面的聪明、办法、对策,都没有用,都不堪一击。同化了法的本性一面、以及尚在同化中的一面只有时时不离开法,才能清醒、理智、智慧的看清邪恶的无数欺骗伎俩,才能做到对宇宙真理有坚不可摧的正信。

在劳教所时、面对形形色色的各种欺骗、谎言、邪悟,我根本不去在其中与它们纠缠,我知道我头脑中装的是法、那么任何邪恶在这里就没有立足之地,我不停的背法、背我所能记住的师父所讲的一切。在任何时候,那怕是恶徒强制我们训练时我都在背《洪吟》或经文,没有任何生命在任何时候有任何办法能阻止我每天静心学法。在因为自己的执著有漏而造成的魔难中,我最痛苦的是我在正常环境时没有将《转法轮》背下来,没有严格要求自己天天静下心来学法,但是师父讲给我们的都是法,在那个特殊环境中我不断的从《洪吟》、还有经文中明白法在不同层次的内涵,时常为突然体会到师父的慈悲和明白又一层法理而泪流满面……。由于坚持不断的静心学法,让我体会到了法伟大的内涵。法赋予我智慧,各式各样的谣言、转化者的歪理在我面前显得极其拙劣、可笑。很多时候我头脑中会清晰的自动反映出我以前没有背过的法的某一句、某一段,让我明白那些歪理错在哪里,是如何断章取义,歪曲事实。让我如此深刻的理解到“博法理可破谜”和“法能破除一切谎言”的更深内涵。正是因为心中时时装着法所以才能从那个环境中堂堂正地走过来,而没被那些歪理、邪悟等所迷惑。同时我看到的所有在那种严酷的环境下没被“洗脑”的同修无一不是在任何环境都能静心学法的。无一例外。师父说:“再艰苦的环境、再忙的情况下,都不能忘了学法,一定要学法,因为那是你们提高最根本最根本的保证。”(《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

其实转化中出现的种种所谓邪悟都是另外空间旧势力和邪魔烂鬼极度败坏的思想在那些放不下执著而被钻空子的人这儿的真实反映。这些想法不是被洗脑者自己先天本性的真实想法。他们中很多人在接受那些歪理的时候是神志不清的,主意识极弱,他们背后真实地存在着迫害、控制他们的邪恶因素。而这一切都是由于有放不下的执著所造成的,最初,因为各种放不下的执著、怕心,他们自欺欺人的有意邪悟时,其内心是痛苦和挣扎的,任何一个生命都有明白的一面,更何况一个曾在大法中修炼过的人,师父根本不承认旧势力的一切安排,不管以前是谁、和旧势力有什么“签约”、旧势力安排了什么。在“被转化者”走向反面的初期,都会以各种方式点化、阻止,挽救。只是他们自己逐渐放弃了自己,而被邪魔控制、代替……。

面对转化中出现的歪理邪说以及落入这种圈套的人,我们应该清醒的认识到其背后一定有邪恶的生命和因素,不管我们能否看到,我悟到此时都一定要坚决的发正念铲除其背后的邪恶物质存在,我在劳教所时不管面对邪悟者、恶警、恶人及那些乌七八糟的诽谤材料、音像制品,我都是持继不断的发正念。我天目看不见,但我从法中明白:任何东西,哪怕是一句话在另外空间都是物质存在的,所以对邪恶要坚决正念铲除。

印象最深的是两件事:一是有一回恶警强迫我们听一份伪造的所谓“揭批材料”,那一次我稍微放松了自己,发正念不坚决,就被钻了空子,感到了很不好的东西,头晕。我立即加强正念铲除,但用了很长时间才消除这种状态。后来听好些同修说起也有同感。不同的邪恶破坏能力不同,对待任何邪恶都不能掉以轻心。

另一次是一个姓X的犹大,此人当时协助恶警“洗脑”不遗余力,坚定的同修有机会就劝诫,但其毫不醒悟。有一回,我因不配合邪恶被“罚站”。此人看到后,假惺惺的表示同情,说想跟我谈谈心,并说去找两个凳子,“坐下来谈、真心交流交流”,我当时清楚他想动什么脑筋。他走后我动了一念:这不是讲真象的好机会吗?如果他还有救,让他来找我吧。后来他来了,口里说:“说服我,说服我”,表现一付谦虚的样子,但又一张口露了马脚:“你们师父如何如何……。”我一听非常难过,我坚决的说:“你连师父都不认了,我们无话可说,凳子你拿走。”他发现说漏了嘴,慌忙改口:“就叫师父、就叫师父。”我看着他真是可悲又可怜、转念一想既然来了说说也无妨,我发现他的歪理一套一套的。不知怎么,在说的过程中,我忽然想到他背后可能有坏东西,动了怕心,一念之差我马上就感到头晕起来了,我意识到不对,我心里喊:师父,帮帮我!……同时对此人发正念,顿时、我感到头顶上一股热流通透下来……头脑一下就清醒无比,那一刻我知道了慈悲的师父时刻就在我们身边啊……。然后我听他说:哎哟,头怎么这么晕呢。

后来,他完全在认认真真的听我说了、以至于围在旁边的恶人都发现了这个问题说:到底是谁给谁讲啊?他走的时候我看得出来他有些恋恋不舍……。

接受了所谓转化的人,由于执著从顺水推舟的主动邪悟,到最后一步步的被邪魔控制,逐渐迷失了本性真我,越陷越深……但他们真正的生命是何等悲伤,但他们毕竟又不同于其他的生命,伟大的师尊以无量慈悲等着他们迷途知返,他们的众生苦苦期待他们的猛醒……。我们用正念铲除迫害、控制他们的邪恶,从法理帮助他们清醒、重树正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