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破思想观念的障碍 打电话讲清真象

【明慧网2003年9月21日】打电话是最直接,最有效也是最方便的一种讲真象制止邪恶,救度世人的好方法。

邪恶的迫害已经持续四年多了,每天都能从各种渠道看到邪恶对大法弟子的惨无人性的迫害消息。去年春节我们几个同修自动组织了大面积地向国内被关押的大法弟子邮寄春节慰问卡的活动,在搜集材料的过程中,我们的心一直在流泪,那怎么也搜集不完的迫害真相,一宗宗,一例例血泪斑斑。这让我们知道了我们的使命是什么。师父说:“见了杀人放火你都不管,那是心性问题。”国内大法弟子冒着生命的危险,将那些迫害真相告诉我们,如果我们连这也无动于衷,那还谈何正法修炼,修炼慈悲心也就更无从谈起。我们寄出了几千份的春节慰问卡,给我们的好同修以温暖的问候,同时有力地震慑了邪恶。

春节过后,我们感到责任更重大了,要更直接去向中国人讲真相。我们持之以恒地为学员们提供打电话、发传真、邮信地址的方便。从今年四月以来,向国内大面积打电话的局面打开了。下面就从几个方面谈一谈悉尼打电话组的同修们的体会。

冲破思想观念的障碍,意念到功就到

小小的电话机,已是我们日常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东西,它连接着我们人与人,千家万户以至天涯海角,它使地球的距离缩短了。当我们在日常生活中,要打电话顺手即来,谁都不会有心理障碍。可是,在初期,当我们要打给那些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或责任单位,大都会有一些莫名的害怕,恐慌的感觉,就是平时说话流利,有表达才能的人都会出现心慌,发抖,出冷汗等情形。甚至会产生强大的心理障碍,给自己找出种种借口,也会有重重的干扰,就是拿不起那小小的电话机,心里懊丧的不行。可是仔细一想,怎么会这样呢?这其实不是我们。通过同修们的交流,我们认识到,那真的不是我们自己。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一个炼功人具体做什么事情的时候,是他的功能在起作用”。“人的意念指挥着人的功能在做事”。

实质上,在我们刚产生要给恶人打电话的念头时,在另外空间里已经是轰轰烈烈的了,意念到功就到,正邪的力量都在极力较量着,邪恶的因素害怕了,它要被销毁了,它就会做垂死的挣扎,它将它的怕反映到你的身上,如果我们的正念很强的话,认识到这不是我,什么也阻止不了我要做的,我们就会轻而易举地冲过这一关。如果我们的人心太重,被种种顾虑,思想观念障碍着,就会怎么也拿不起电话来。常常听到有同修说不知道如何说,怕打不好,寻求一些捷径。我们的体会是,打电话讲真相,没有捷径。不怕说不好,只怕不肯打。哪怕只说一句;“法轮大法好!”你就有了一个好的开端,你就会越打越好,越打越会打,越打越爱打。

打电话是直接制止邪恶,救度世人的好办法

向国内打电话,不外乎以下这三类人:各劳教所、监狱、派出所的恶警;迫害大法弟子的责任单位;普通老百姓。

师父在2003年美中讲法中说:“大法弟子做的每一件事情都别小看。你一句话,一个传单,键盘上按的一个钮,一个电话,一封信,都起着很大的作用。”“学员的每一个电话都使它们震惊得睡不着觉--怕。”

确实是这样,怀着强大的正念,我们的电话打到劳教所去,那里的恶警不是吓得撂电话,就是战战兢兢地否认事实,就是那些地狱转生的小鬼们,在它们的声嘶力竭的咆哮中,你都能看到它们的外强中干,它们的声音是颤抖的。当我们把江贼被起诉,跟随江贼迫害大法弟子的人将面临的处境等利害关系告诉他们的时候,在咆哮后静下心的时候想一想,它们能不为自己的后景胆战心惊吗?

我们的电话打到迫害大法弟子的责任单位,领导人那里,本着一颗慈悲的心理,用平静而又严肃的语调,告诉他们,从新闻报道中得知你们哪迫害法轮功的情况很严重。我们做为一个爱国的海外华人,我们看到了法轮大法好,修炼法轮大法的人好,法轮大法在世界60多个国家受到欢迎和广泛流传。对法轮功的迫害受到全世界政府和人民的指责。并语重心长地告诉他们:中国哪次运动不平反,你想你迫害的是一群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修炼真善忍的好人,这事能不平反吗?当法轮功平反昭雪的那一天,迫害人的人及家属们将面临的是什么?我是真心为你好才打这个电话,告诉你事实,望你善待法轮功。千万给自己留一条后路。这样的交谈大都能进行下去,有很多时候,都是我们讲,他们听。对方时不时地会说一句:“这不关我的事”。可就是不放电话,打的多了,我们也明白了,这之类的话是说给办公室的其他人听的,他巴不得你多说些。有时还会叫其他的人来听。要是碰到他一个人值班时,他的语气就大不相同了,他们渴望你多告诉一些真相,经常有人说,你给我多说说最新的消息。如果是打到他家里去的,这样的交谈大都能持续20-30分钟,在交谈的过程中,我们尽量的去发掘对方的善念,并极力去放大他的善念。我们会这样和他说,先生,在和你的交谈中,我发现您也是有善念的人,我想谁都不愿意整好人,我也能理解你的处境,可是,咱中国不有一句叫“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吗?对整好人的政策,你可不要认真贯彻执行,一巴掌打下去,还有轻有重,那法轮功学员心里都有数。整人整狠了,将来你可就要吃大亏了。其实啊,受迫害最深的,后果最可怕的是你们这些人,江贼用老百姓的钱,利用人民整人民,逼着你们这些原本善良的人去做违心的事。将来,他倒台了,拉一帮子人给他背黑锅。这样的例子历史上不是很多吗?经常是在电话结束之前,他们都会说:“我明白了,谢谢你。”这些都是有缘人,在他们明白了真相之后,他们不会再稀里糊涂去做坏事,并且还会将真相告诉他的亲朋好友。这会有效地减轻大陆大法弟子的迫害。同时也救度了可救度的人。

给中国大陆同胞打电话,我们通常很礼貌地告诉他,我们是海外华侨,很关心祖国的现状,能不能占用您几分钟的时间和您聊几句。从聊生活开始,话题会很自然地聊到法轮功上去,江贼被海外法轮功法律起诉上法庭,和揭穿天安门自焚事件等谎言是我们必讲的话题,让人们知道,这场迫害的目的就是江贼出于个人的妒忌和私愤,挑起的群众斗群众,它动用了国家的机器和大量的国家资金对一群手无寸铁的,修炼真善忍的好人进行最流氓的迫害,用谎言欺骗了千千万万的善良的中国人民,并将大法的美好及大法在世界60多个国家广泛流传的信息用生动而又实在的语言告诉他们,希望他们能善待法轮功,一齐来制止这场迫害。在讲真相的过程中,启发他们提问题,并解答他们的问题。通过大量的向中国同胞讲真相,我们看到了中国有千千万万的可救度的善良的人在等着我们去给他们讲真相。

用慈悲去救度世人,用智慧去讲清真相,修在其中

打电话,不只是简单的语言交流,它与我们的修炼是紧密相连的,电话打的好的时候,往往就是我们法学的好,正念强,才能心生慈悲,心态平稳。当我们心地纯净,没有杂念时,打过去的电话个个都通,智慧就会源源而来,句句都说在点子上,打入人们的心中。常人的思想就全在我们的掌握之中。如果自己的修炼状态不符合修炼人的状态,电话也就很难打好。有的同修说,咱们打电话,就象在云游,什么样的人都会碰到,骂你的,威吓你的,耻笑你的,欺骗你的当然也有感谢的,什么样的人,什么阶层的人都会碰到,就看我们怎么去对待,心性好,真相才能讲得好。如果我们抱着一颗纯净的忘我的心,一心就是要制止邪恶,救度世人,人们什么样的态度都动不了我们的心。

有一次,打电话给山东一个严重迫害法轮功的公安局局长,一上来,这个人就摆好了吵架的架势,扯着嗓子,蛮横无理地纠缠。可是,在我们宏大的慈悲和正念面前,他不得不收敛,最后他只能反复地重复一句话,“希望你回来看一看”。如果,我们抱着非要制制他不可的争斗心,或存有怕心等,那么电话就打不好,不是和对方比嗓音,就是被对方噎得够呛。讲不好真相,心里还得难受好几天。所以,我们在打电话之前,或心态不稳时,学一会儿法,发一会儿正念,或听一首大法音乐,调整一下心态。拿起电话,一种神圣的感觉悠然而生,有时就感到,是自己神的一面在打电话,看到一个个的生命得知真相,救度有望,心中比吃蜜都甜。

有同修说“打一个电话,上一个层次”。我们的真切体会是:打电话讲真象,感到自己修炼同时在突飞猛进。在打电话的过程中,种种人心都会反映出来。当一个电话打得好时,欢喜心就会生出来,会一连着几天高兴的不行,还愿意去和别人说,显示心也跟着出来了。有时打半天电话,也打不通几个,或者,打通了谈不上几句话对方就挂断,心中又难免会产生急躁情绪。当我们意识到了,就去掉它。我们还常常将自己打的电话录音下来,反复地听,反复地总结经验,教训。打不好的,在心性上面找原因。我们更重要的体会是,要讲好真相,就要学好法,理解好法,只有法能破除一切迷惑,只有法能救度众生。理解了法理,我们心中就有了一把尺度,无论碰到什么样的人,都能根据他不同的人心去讲清真相。

我们的起步很晚,与别的地区的同修相比,差距还很大。但正法还没结束一天,我们就有一天的机会,我们就要抓紧时间快讲,抓紧一切时机救度可救度的人。打电话,可以不受时间,地点的限制,小小的一张电话卡在身,随时随地都可见缝插针地利用时间打电话。让我们互相协助,共同努力,将我们的电话通向中国的每一个角落,一直打到法正人间的那一天。

最后,让我们以师父的诗《快讲》共勉:

大法徒讲真相,
口中利剑齐放。
揭穿烂鬼谎言,
抓紧救度快讲。

(2003年澳洲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