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人发表声明──声明强化洗脑作废

—— 迄今已有 101137 人次发表声明

【明慧网2003年9月22日】
严正声明

我自修大法以来,一直坚信大法,坚信师父,曾三次到天安门证实大法。自99年7.20以来,深为大法受这不白之冤鸣不平,但又不知如何去做。后在与同修的交流中,终于日渐明了,并于99年12月踏上了去北京证实大法的路,被抓后,拘留了半月余,被当地派出所接回,强迫写保证:“不准炼功,不准去北京,不准串联”。我坚决不从,故恶警自己写起来。后在恶警的一再逼问下,违心地答道“不去北京”。当然,后来我又去了北京,并再次在天安门证实了大法,用行动否定了旧势力的安排。但毕竟在思想和言语这点上,符合了邪恶,被旧势力钻了自己的空子,这是有漏,修得不扎实的表现。后来也曾想到过此事,但想到自己一直在坚修,从未背离过大法,故一直没有写,忽略了这个问题。近在与同修的交流中,我主动谈到了此事,意识到写与不写,是不一样的,绝对的不一样的,因为精神也是物质的,自己思想中还留有那么一点不改变;那这一部分(物质)就不能同化大法,就得不到救度,层次也不能得以升华,于是终于坚定了我写出来的信念。在此,我正式提出严正声明,在正法与修炼中,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修炼是严肃的,为此,我必须把自己的言行,包括平时的一思一念,都归正于大法,全身心地溶于法中,决不让这些不好的言行给自己在正法与修炼中,留下任何污点,做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

声明人:赵希庆 2003年9月


严正声明

今年7月24日,我在家被恶警带走,关在派出所。在2天2夜不让睡觉以及用拳头相对都没有屈服的情况下,又转移到一宾馆秘密审问,这期间邪恶轮番上阵,又连续3天3夜不让睡觉,这时由于自己平时学法不扎实,思想松懈,甚至还发不出正念,被邪恶钻了空子,向邪恶妥协,出卖了送资料给我的同修,使该同修被抓,又供出资料的去处,使证实大法受到严重的损失。邪恶又威逼利诱,要我儿子向他们保证,今后如有炼功人与我联系,即向他们汇报。我儿子为了我尽早回家,就在“保证书”上签字,邪恶同时也要求我签字,否则不让回家。由于自己被情所带动,没有放下根本的执著,违心地在保证书上签了字。回来这一段时间,自己懊悔不已,深深自责,越来越觉得自己不配做大法弟子,更不配称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通过这一段时间自己认真学法及同修帮助,认识到之所以没有守住心性,是因为自己关键时刻没有放下生死,还有对情的执著(怕老伴在家没人照顾),还有许多常人心,没有站在法的基点上。现在正法已经到了最后的最后了,师父告诉我们“摔倒了别趴着,赶快起来!”(《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现在我严正声明: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全盘否定邪恶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我所说、所签的包括我儿子所签的全部作废。要走师父给我安排的路,重新开始,修好自己,做个合格的弟子!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声明人:黄梅英 2003年9月14日


严正声明

我于98年10月份喜得大法。2001年春节前,到外乡讲真相及发真相资料。被坏人举报。当地派出所及本系统主任6人来抄家。强行把我抓到派出所,叫我写“保证”。我按照记录员说的三点写了“保证”。现在认识到这个“保证”是向邪恶妥协,是对师对法不坚定的表现。还有99年7.20后不久。有个常人问我:“你还炼没炼?”我顺口回答:“没炼了。”2000年国庆时,正当我家有客,在灶房忙,当地派出所来2人问我时,我儿子赶紧站起来向他们说:“我妈没炼了。”他们看有客人马上转身就走了。还有去年十六大期间,到北京去证实法,走到前门地下通道,2个警察盘问,搜包后,问:“你不是炼法轮功的吧!”我当时顺口说了“不是”。这些都是表现出对师、对法不坚定。以上所写、所说,以及平时有不符合法的要求的一切言行现严正声明一律作废。今后不断修正自己,归正自我,溶于法中,作个名符其实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声明人:卿明英 2003年9月4日


严正声明

我是97年7月份得法的,得法以前我得了好几种病,虽然年纪轻轻却整天在病魔中挣扎。得法后,通过学法炼功,不长时间病痛全部消失,感谢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99年的“7.20”后,乡政府领导和派出所恶警到我所在单位,不让我学法炼功,还没收了大法书籍,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名利心太重,做出了不符合大法要求的事情,给大法带来了严重损失。严正声明:在恶警与江氏流氓政府的残酷迫害下,我所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要紧跟正法进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声明人:李广辉 2003年9月9日


严正声明

我修炼大法几年了。2000年10月的时候进京上访,被恶警劫持回来。并把我带的几百多元钱骗下,说以后还给我(回来见到它叫它把钱还给我时,它说:“还想要钱?!没门!”),恶警们带我到我家进行非法抄家,随后对我非法拘留43天。在拘留所里,管教不给我行李,大冬天,我身在木板上睡了一个星期。抬胳膊都费劲,右手举不起来,警察提审我的时候,它们叫我骂老师,我不骂,我说:“我们老师教人做好人没错,你骂我们老师不行。”它们看我不骂,气急败坏的把我带到一个大屋子里训斥了一痛。让我们看诽谤老师的录像,还找来几名邪悟者做我们的洗脑工作,把家里人找来让我见,由于学法不深,在人心的干扰下,我做了一个大法弟子不该做的,写了“保证书”,并交700元钱的罚款,放我出来。回想起自己对师父、大法犯下的罪,终日深深的痛心。今天在此严正声明:自己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重新走上正法之路。告诉世人真相,证实好大法,要多学法,坚定修炼这条路,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用正念正行走完历史赋予我们的神圣之路。迎接法正人间的到来。

声明人:郑春茹 2003年9月7日


严正声明

2000年末从北京正法回来之后,每逢敏感日,邪恶便指使人来骚扰。最后一次2001年5月份,为了摆脱纠缠,违心地签了名字,虽然我不知道那上面的内容,我意识到了,如师父所言“即使不是真心的,也是在向邪恶妥协。”(《大法坚不可摧》)自此,邪恶再没有指使它们来我家,可我心灵上的耻辱抹不去,我痛哭过。以后的日子,我振作之后,心中只有一个信念:加倍弥补,坚定修炼,珍惜自己,特声明以前所说、所做有辱大法的行为作废!跟上正法进程。感谢师父给予我洗刷污点的机会。

声明人:倪凤珍 2003年8月1日


严正声明

我在洗脑班被强行洗脑的时候,一天,省“610”办一个头子来看我,它问我现在对法轮功有什么看法,我回答它;“法轮功好!”它又问我以后还去北京上访不,并摸出一张复印件对我说:“你写的,你做得到不?”我接过一看,是一张“不再进京,不串联”的所谓保证,落款是我的名字,这不是我写的,是一张仿我的笔迹造出来的保证,我当时回答它说:“这不是我写的,这也不是我的字”它问我谁写的,我说:“不知道,我不会这样写,我写的已交给它们了。”我写的是:“请让我回家,还我与亲人的团聚,我往后的行为将对他人负责,决不给别人添麻烦。”现在回过头来看,这写的几句话,也有向邪恶妥协的意味,不是大法弟子正念正行的行为,在此声明作废。今后更加严格要求自己,跟上师父正法进程,兑现自己的史前大愿。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声明人:陈岸君 2003年9月


严正声明

我们的情况是这样的。2001年乡派出所民警挨家挨户找大法弟子,逼迫签名按手印,让我们说“从此不修炼法轮功了”。大家不同意,恶警们想了个办法,让我们的家人签名按手印,不按不行。我们想,这也不是我们的想法、作法,就默许了邪恶,也没在意就过去了。通过这么长时间的学法,我们悟到那时的想法不对头,无论它们写的是什么,强迫家人把手印按上、签名,这是旧势力操控邪恶的安排。我们不能在这助师正法和法正人间的最后时刻给自己留下污点,给大法抹黑。现在我们严正声明:在恶警威逼、迫害下所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声明人:李红辉、曹领花、胡君娥、孟英华 2003年9月9日


严正声明

我今年3月4日被恶警骗到邪恶洗脑班。因为自己学法不深,犯了大法弟子不应该犯的错误。痛悔之余,我深感应该加倍努力,象师尊教诲的那样,跌倒了赶紧爬起来,什么都不要想,就做大法弟子此时应该做的三件事。我严正声明:旧势力强加给我的迫害,我坚决不承认。在邪恶逼迫下写的一切文字和说的语言的东西全部作废。我要抓紧宝贵的时间,认真地静心学法,做到在法上勇猛精进,全力讲清真象,慈悲救度众生,坚定发好正念,彻底结束旧势力的参与。加倍弥补自己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声明人:梁秋展 2003年9月1日


严正声明

我因为多种疾病缠身,于99年冬喜得大法,开始修炼,并用大法严格要求自己,在很短的时间内身心得到飞快的变化,身体达到了意想不到的健康,在矛盾面前向内找,与人为善,心性得到提高,道德回升。在99年7.20突如其来的压迫下产生了放弃修炼大法的想法,在乡政府迫使下,我所写的“保证书、悔过书,协议书”和不符合“真善忍”标准的一切,特此严正声明全部作废。从今以后坚修大法,紧跟师父的正法进程,绝不辜负师父对我们苦心救度,做一名合格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高学芳 2003年8月13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个多病、性格暴烈的人,自从炼了法轮功后,身心得到了健康,家人跟着受益,邻居相处很好。法轮功,对人类、对社会、对家庭都是百利而无一害的好功法。在邪恶迫害的时候,我被当地派出所非法抓去,送进洗脑班强行洗脑,由于自己执著,在强迫、高压下不清醒、邪悟乱语,说了不该说的话,写了不该写的“三书”。醒悟后觉得对不住师父,心里非常痛苦,为此,严正声明:自己在高压下所说、所写的全部作废。要跟师父走,加倍弥补给大法带来的损失。

声明人:白玉琴 2003年7月4日


严正声明

我自从学法炼功以后,身体得到康复,思想境界也在升华,身心受益,深有体会。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对法认识不足,在压力下,没有用法来认识问题,而是被情带动着,产生怕心,听从了邪恶的摆布,让写了保证就写了“不炼功”,甚至让我添上“决裂”这句话也违心的听从了。过后反思,非常痛苦,觉得对不起师父。这是我终生难忘的一次最深刻的教训。现在严正声明所写的“保证书”作废。所有对大法不利的签字、言行作废。并决心痛改前非,走正以后的路。以实际行动弥补给大法带来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声明人:马海英 2003年9月8日


严正声明

我发真相资料被恶警抓到看守所关26天后转到另一看守所非法关押28天。我在看守所释放证上签了字,回家一看释放证上有污蔑大法的话,我知道错了,怎么能在有污蔑大法的条子上签字呢?现严正声明我在释放证上的签字全部作废。不容任何邪恶污蔑大法。紧跟师父,正念除恶,讲清真相,救度众生。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感激不尽师父的洪大慈悲。

声明人:田碧英 2003年8月26日


严正声明

2000年因上京上访及参加集体大炼功被非法拘留两次。同年7月19日在北京天安门集体展示“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横幅被抓,并被非法送劳教所劳动教养3年。在这持续的迫害过程中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正念不足,没能真正放下生死,做出过背叛师父、背叛大法的罪错,被迫写下罪恶的“三书”。修炼是极其严肃的,现在此我严正声明以往所写、所说的一切统统作废。坚决回到正法修炼的行列当中,在正法中勇猛精进。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声明人:黎乃玫 2003年9月18日


严正声明

我以前所做不符合大法的事一律作废。做到“坚修大法心不动”,做好师尊告诫的“三件事”,做好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走正大法弟子的路。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声明人:孙慧 2003年8月19日


严正声明

在邪恶迫害法轮功开始时,由于邪恶势力的逼迫,自己违心的写下了“悔过书”,我今天在此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的所有不符合大法的一切全部作废。从今以后要按照师父的教导去做,跟上正法的进程,走好修炼路上的每一步,决不辜负师父的慈悲救度,抓紧时间去讲清真相救度世人,跟随师父直至圆满。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声明人:殷保灵 2003年8月31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修的不扎实,在发真象资料时麻痹大意,被邪恶钻了空子。在邪恶的迫害下,说了一些有损大法的话,对师父和大法造成了伤害,自己感到非常痛心。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现在严正声明:在邪恶的迫害下,所说、所写的全部作废。今后加倍努力,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紧跟师父,坚修大法到底。

杜玉华 2003年9月15日


声明

我于8月5日与儿子到悉尼中领馆办理旅行证件时,当领馆知道我是法轮功学员时,就让我写声明说“今后不炼了”,我没有写。他们拒绝给予办理。后来我儿子背着我在领馆写了不利于大法的声明。这是违背我个人意愿的。特此声明作废。

声明人:赵俊珍 2003年9月21日


严正声明

我以前曾说过怨师父、怨大法的话,现在认识到错了,在此向师父表示忏悔。今后我一定精进实修,否定邪恶的迫害,努力做好师父安排的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声明人:李文芳 2003年9月4日


严正声明

我是2002年7月26日被破坏大法的邪恶之徒强行关押到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我十三个月。邪恶对我迫害,强迫精神洗脑,精神折磨,由于我修炼的不扎实,心性没守住,别人写了对法轮功不利的话我照抄签字,今特严正声明全部作废。洗刷污点,跟上正法进程。

声明人:赵亲 2003年9月19日


严正声明

过去我学法不深,没有从法上认识法,在邪恶的迫害中,做了不符合法轮大法的事,现在严正声明:过去所做的所有对不起大法的行为一律作废。紧跟师父的正法进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声明人:杨继如 2003年3月14日


声明

我们在邪恶的迫害下,神志不清时写了“悔过书”,骂了师父,现在严正声明,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定修炼,勇猛精进,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声明人:陈金娥、陈青富 2003年9月6日


严正声明

我们在邪恶的迫害下,做了有损于大法,不配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所为之事,现在严正声明,在迫害中所说、所写的一切违背大法的言行统统作废。加倍弥补,紧跟师父正法进程,圆满随师还。

声明人:马明军、孙桂莲 2003年9月13日


声明

我在邪恶的高压迫害下,写了“悔过书”,骂了师父,我错了,我对不起师父,现在声明,我所说、所写的一切违背大法的言行统统作废。从今以后,坚定修炼法轮大法,跟师父走。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声明人:王淑清 2003年9月6日


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有人心干扰的情况下,在家人的高压下写的“保证”等一切所说、所写全部作废。洗刷污点,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

关昌安 2003年9月10日


严正声明

我于2002年被迫害,在派出所写了“不炼了”现声明作废。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

于贵芝 2003年9月16日


严正声明

以前我所说、所写的背离大法的一切声明全部作废。坚定修炼大法,坚决跟着师父走,彻底清除旧势力强加给我的一切东西。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关永莉 2003年9月21日


严正声明

我在邪恶的迫害下,不情愿地写了“保证书”,现声明全部作废。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

声明人:扬玉华 2003年8月30日


严正声明

我在看守所在押期间,在高压下所说、所写的背离大法的一切作废。跟上师父正法进程,助师世间行,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声明人:孙庆和 2003年7月11日


严正声明

我于2002年4月末在被迫害下,写下了“不炼了”,现声明作废。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

李树华、邹焕盈 2003年9月16日


严正声明

我于2002年曾写下了“不炼了”现声明作废。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

崔晓苹 2003年9月16日


严正声明

我从99年以后,所签名,一切在迫害下所写的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声明人:南桂英 2003年9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