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天真的孩子们一起学法修炼是我们的荣幸(图)

纽约、新泽西明慧学校夏令营侧记


【明慧网2003年9月22日】利用暑假,纽约和新泽西的明慧学校联合组织了两次夏令营活动。时间虽短,却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成效。也给了我们老师很大的鼓舞,对明慧学校的进一步发展也更加充满了信心。

高精度图片高精度图片
作游戏炼功发正念
看录像上课

第一次参加夏令营的人数有15名,年龄从5岁至13岁不等。第二次人数增加到27名,而且年龄跨度较大,从4岁到14岁不等。年龄的差别、修炼状态的差异(近一半的孩子属于刚得法),加之语言的不同(有的孩子只讲英文,有的只讲中文,有的只讲广东话),而我们又没有分班的可能性。面对这一现实,我们抛弃了常人那种年龄的差异、文化程度的悬殊、修炼层次的不同,而我们又毫无经验的观念,相信师父和大法,视每个孩子为自己的孩子,充分利用这一环境,在每期只有短短的四天时间内,在只有两至三个学员老师的情况下,坚持每天六至七个小时的集体学法、炼功、发正念,并注重引导孩子们在实际生活中以法指导自己的一言一行。我们以师父讲的学员每天必须做的三件事为宗旨,并注意培养孩子们的整体意识观念。我们是这样做的:

一、充份利用这一环境,集体学法

第一次夏令营,我们坚持每天分两次看一讲师父的录像讲座。对不懂中文的孩子,组织他们集体通读英文的《转法轮》。每天背两首《洪吟》。短短四天的夏令营结束时,绝大多数的孩子都能熟练背诵七首师父的诗,包括那些根本不会讲普通话的孩子,这对学员家长,特别是不修炼的家长是个很大的震动,使他们从自己孩子的身上看到了大法的超常!有两个原来不想参加华盛顿法会的孩子们欣然同意去,又表示愿意再参加夏令营。他们作为明慧学校的学生,坐在了会场的前排,亲耳聆听了师父的讲法。举家参加法会后,这对夫妻主动提出在自己家再办夏令营,这为我们第二期夏令营的食宿问题提供了极大的方便。

期间我们发现了一个问题,有些得法较早的小学员,看过师父的讲座,自己能通读《转法轮》,也参加了一些法会及活动,可是在言行上却表现得不象个大法小学员。有的孩子甚至认为自己已“了解”讲法的内容,所以在看讲座时,出现讲话、精神不集中或睡觉的现象。对此,我们体会到要让孩子们理解师父每次在法会上反复强调的学法的重要性,让孩子们明白师父讲的,《转法轮》这本书“每看一遍都不一样,因为他是一本修炼的书,里面包含着不同层次的内涵。”(《在澳大利亚法会上讲法》);告诉他们天上的佛、道、神也在学这本书;还列举了国内的小弟子在父母被捕,流离失所的恶劣环境中,渴望学法的事例,等等,而不是命令他们应如何如何。我们惊喜地发现,当孩子们从内心了解了师父的法后,再不讲话或随意走动了,都能够自觉地全神贯注地听法。我们也不必为他们的纪律问题而分心,能与他们一起静静地学法。

第二次夏令营的学法,考虑到语言问题,我们采取了听有英文同声翻译的广州讲法。这样,只会中文和只会英文的孩子可以共同学法。开始的时候,有一定的难度。一是不少的孩子第一次听法,难以坐定;二是四、五岁的孩子来回走动、讲话,根本不坐下来。这样,整体很难入静。对此,我们学员自己先静下心来,也没有强迫所有的孩子一下子都坐在那里不动。对能够认真听法的孩子,我们以微笑鼓励。对静不下来的孩子,我们不抱怨、不心烦,只是偶尔把他们拉到身边,示意其坐下。我们发现,当我们放弃对孩子学法的执著,当我们自己能在那个环境中心不动,又能达到标准的时候,法的力量非常强大!越来越多的大的孩子不再受小弟弟、妹妹的影响,集中精力听法了。同时,我们也清楚地看到,最小的两个小朋友的明显变化:逐渐静下来了,不走动了,坐下来了,最后和大家一起静静地听法。

是啊,近30个来自不同地区、不同年龄的孩子,能够在短短的几天内拢在一起,自觉地、长时间安静地坐在那里学法,一般人是难以想象的。这只有在大法弟子办的学校---明慧学校,才能出现这神奇而又真实的场面!在此,我们由衷地感激师父对我们的呵护,谢谢恩师!

第二次的夏令营,我们还将学法和学中文有机的结合起来。除了让孩子们读、背《洪吟》外,还教他们写诗中的字。我们告诉大家,师父是以中文的形式传法、著书,作为中国人来讲是幸运的,希望他们要学好中文。我们邀请了有教学经验的家长,从孩子们背诵的诗中挑出字词,在黑板上一笔一划地教大家,这样,既学了法,又学了中文。我们事先准备好了田字格纸,用虚线写“法轮大法好”、“真善忍”等字,让孩子们先描写,然后在空格处自己练习写字。还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制作成不同类型的空心字,让他们涂色。虽然没有桌椅,孩子们都趴在地上认真地写啊、炼啊,我们手把手地教着,伴随着大法美妙的音乐,又构成了一幅幅动人的画面。此外,我们安排的书法、舞蹈课程,也增加了大家的兴趣。

二、用法引导孩子们解决出现的具体问题

每当出现问题的时候,我们立即召集大家进行讨论,并用法理帮助解决具体问题。比如,一天下午,三个孩子为了一玩具而争论不休,互不相让,其中的一个女孩委屈得都哭了。其余的孩子则在一旁大加评论,各抒己见。我们得知后,用“真、善、忍”帮助他们分析这一问题。我们首先要求三个孩子讲真话,各自陈述事情的真实经过,然后用“善”启发孩子们的善念,告诉他们要学会和大家分享、谦让、友善。当矛盾发生时,希望他们做到忍让、大度。我们还强调师父关于向内找的讲法:“就是两个人发生矛盾的时候,各自找找原因:我这有什么问题?自己都找找自己有什么问题。如果第三者看见了他们两个人之间有矛盾,我说那个第三者都不是偶然让你看见的,连你都要想一想:为什么叫我看见了他们的矛盾?是不是我自己还有不足的地方啊?”(1999年《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P.12)听了师父的法,孩子们都静下来了,三个自以为有理的孩子低下了头,相继主动表示:是我的错,如果当时我不坚持……周围几个孩子也都回忆起以前发生的类似的一些事情,也检讨因当时忘记自己是个修炼的人,都在向外找。

借此,我们又告诉孩子们师父讲的,我们学员是一个整体,大家聚在一起是个缘,要珍惜这段时间,要象对待兄弟姐妹一样,互助互爱。做事要先想到别人,先人后己。很快,孩子们和好了,又欢快地玩在一起,之后的几天,再也没有发生过类似的事情。

再比如,有个孩子带来印有魔鬼图样的卡片与其他的小朋友们一起玩,虽阻止他多次,却无济于事。于是,在集体讨论时,我们给大家讲了师父举过的关于商店卖的娃娃的例子:“过去做得越漂亮人才越喜欢,你现在做得越漂亮越不喜欢。你做得妖魔鬼怪的,越丑恶的它才卖得越快。为什么呢?……就是人的观念都反了,魔性大了……魔是恶的,人应该是善的,善恶是分明的。”(1998年《在欧洲法会上讲法》)那个孩子听了之后,马上当众脱口说道:我马上把它丢掉!听说还有一个孩子回家后,也决定把类似的卡片处理掉。

我们发现,在美国生活的孩子条件优越,浪费问题比较突出,丢食物的现象比较普遍。对此,我们教育他们要保持中国人节俭的美德,提醒他们看到水龙头流水要关上,养成随手关灯的习惯等,并给大家讲了师父在生活中节俭的一些事例。我们大人先带头吃孩子们的剩饭。有趣的是,在讲故事的当晚,他们说饿了,要吃剩饭,并将冰箱里的剩饭一扫而净。我们还听到这么个故事,有个孩子以前不吃剩饭,在第一次来夏令营那天,看到婆婆家的剩饭就是不吃,最后,只好给他买新鲜的盒饭。夏令营后不久的一天,当这个学员拿着几件新买的衣服给孩子看时,这孩子突然低下了头,若有所思地说:妈,我们应节省。还说:“我错了,上次没吃婆婆家的剩饭,我不应该叫你买新的,我真后悔,我应该吃剩饭。”这个学员家长表示,孩子在夏令营几日内观念的变化,对她是个不小的触动。

三、发正念、讲真相

我们给孩子们讲发正念的重要性,希望他们每听到发正念的要求时,尽量放下手中的事项,原地坐下,集中精力发出最纯正的正念。并坚持每天三到四次集体发正念。我们反复读了“明慧网”关于发正念的通知,要求大家严肃、认真地对待每一次的发正念。针对孩子的特点,我们还要求大家在前五分钟内清理自己头脑中骂人、讲脏话及想坏事情的思想业。我们由两、三分钟开始,逐渐到十分钟、十五分钟。看到全体小学员,包括四、五岁的小朋友在发正念时认真、宁静的神态,我们也为之惊叹。这又是大法威力的再现!

我们还让孩子们了解师父关于讲真相的重要性。我们首先从法轮大法好开始,讲孩子们修炼的心得体会,讲大法在世界的弘传,给他们看明慧网上的艺术照,如莲花、书签等学员的作品,让他们在直观上看到大法的美好。然后启发他们自己作画。我们收集了一些孩子的作品,将与大家分享。我们教孩子们用五种语言说“法轮大法好”,并合唱“法轮大法好”的歌曲。然后让他们看大法学员为孩子制作的闪画片,以了解中国大陆发生的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由于来自纽约的大多数孩子已了解纽约发生的“6.23”事件,并对被打的学员比较熟悉,对此,我们从师父讲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开始,从纽约学员打不还手的事例,引伸到大陆的警察毒打学员时,叔叔们以超人的忍耐、巨大的善心,感动了不少警察,使他们停止了对学员的暴行。我们让孩子记住师父讲的:善的力量是巨大的!在今后可能会遇到的与其他孩子冲突时,要努力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我们还组织他们做一些讲真相的具体工作,如邮寄真相光碟,帮助折宣传资料,还试着在电脑上向网上的中国人讲真相(由一、两个孩子讲真相,其余的在一边发正念)。据家长们反映,开学后,一些孩子主动拿着宣传资料,去学校向老师、同学洪法。

我们坚持每天一小时的集体炼功。对已学会五套功法的孩子,要求其动作准确,在炼功时不要受周围环境的影响,闭上眼睛,倾听音乐,专心炼功。对初学的孩子,采取个别教功的办法,要求他们动作要基本到位。所以,在夏令营期间,所有的孩子都能在集体炼功时伴随着大法的音乐,按照师父的口令,较整齐地完成五套功法。

四、整体协调、整体提高

两次夏令营活动的顺利进行,是我们整体配合的充分体现。在师资上,我们打破了地区界线,两校学员互通信息,互相支持。住在夏令营的学员,一心扑在孩子们身上,碰到问题协商解决,合作默契。正象师父讲的,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的事就是你的事。我们的共同愿望就是齐心将夏令营办好。同时,让孩子们也形成一个整体。比如,学法时,先由我们读法,逐渐让学得好的孩子代读;还分成小组,由会背诗的孩子教不会的;在集体学法时,大的孩子念,小的在一旁听。邮寄真相光碟工作,由大孩子写信封,小的帮助装信封、贴邮票,形成一条龙作业。在生活上,让大的孩子帮助小的,如折叠睡袋,整理衣物等。有意识地培养他们的独立与互助。这样,自然形成了一个整体的环境,最后,孩子们三三两两地自由结合成不同的小组,自觉地学法、炼功、交流心得。我们还加强了与家长的联络,取得家长的配合也十分重要。我们注重了与家长的交流,通过对孩子问题的沟通,达到了我们之间的共识。在此,我们感谢家长们对我们的信任与支持。

师父说:“我很喜欢看小孩儿,是因为小孩的思想、心和他的身体太纯净了。”(1998年《在北美首届法会上讲法》)所以,能够与天真的孩子们一起学法、修炼,是我们的荣幸!我们的言传身教会直接影响到他们的言行。因此,我们的责任重大。我们体会到,这两次的夏令营,是对我们大人学法的一个考核。大法涵盖了一切,师父的法可以解决所有的问题。所以,只有我们平时多学法,头脑中多装些法,自己首先对大法有个较深的理解,那么,当每天各种问题发生的时候,才能针对孩子的特点,将大法有关的法理,以讲道理的方式,讲故事的形式,用孩子们听得懂的话去解释。孩子如同一张白纸,没有大人那些观念,复杂的思想,一旦他们明白了法理,就会象师父说的“如果他们修炼那就非常快,他没有人在后天增长的任何执著。”(1998年《在北美首届法会上讲法》)

夏令营结束了,据一家长介绍,她的孩子以前上课大声讲话,不集中精力听讲,学习受到很大的影响。参加了两次夏令营后,他变得比以前冷静多了,现在上课不大讲话了,注意听讲了,知道上进了。学期开始,老师以“改变你生命的是什么”为题作文时,他写到“法轮功”,并开始向老师及同学洪法;另一家长反映,夏令营回去后,孩子能自觉主动地炼功,还出去从早到晚发资料,也不叫累。看到、听到孩子们在短短几日内明显的变化,使我们感受到大法的威力,更加坚定了我们自身的修炼和继续开办明慧学校的信念。我们相信,有师在,有法在,只要我们能付出爱心与耐心,协调一致,充分发挥出大法弟子的凝聚力,一定会将明慧学校办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