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市金县石河镇恶警对我的迫害


【明慧网2003年9月23日】1999年7月22日我们几个同修到大连市政府上访当天被关在大连海港学校,晚上9点多恶人才把大连市内的法轮功学员放回家,剩下的一个县关一个教室,市公安局骗我们说把我们送回家,其实把我们拉到金县三里大狱登记,晚上1点多市公安局打电话叫当地派出所把本地人都拉到本地派出所,我们石河地区有5个同修被拉到石河派出所,直到第二天中午才放回家。

从此以后邪恶之徒就开始迫害,石河派出所恶警谷晓峰到法轮功学员家收书,不让集体学法炼功。

1999年12月28日,石河地区11个同修集体进京上访,29日准备到信访办,半夜当地派出所把9个同修抓到大连驻京办7楼,把同修关在一个房间里。石河派出所恶警谷晓峰把同修的钱全部没收,石河派出所所长蔡杰,恶警谷晓峰、王廷轮共有7、8个人审讯大法弟子,口吐脏话,还打了一个同修。恶人把我们关在一个房间里,不让穿鞋,鞋放在门边,有恶警看门。早上恶警睡着时,同修全跑了,都光着脚跑。跑到天安门广场,被北京公安局抓起来,又叫大连驻京办的公安拉回原来7楼,恶警把其中两位同修打得很重。我和另一位女同个被绑在一起,一上午两个人的手就发紫了。在走廊拐弯处,一个恶警把我们打了,学员的脸都被打出了血。就这样,我们被非法关押一天两宿,没吃没喝。

之后又被送到三里看守所,在看守所里,石河派出所谷晓峰凶狠地骂我,用纸团打我。被非法关押15天后将我释放。回来后,每天还必须到石河派出所报道,每天两次,去晚了恶警谷晓峰就到家来找,使家里人整日担惊受怕的,不让过安稳日子,腊月二十九,五十里村书记宫世杰到我家来要罚款5000元。

2000年4月17日因有恶人举报,说我们聚集学法炼功,恶警又把我和几个同修非法抓起来送到三里看守所关押15天,释放后石河派出所把我们3个同修拉到派出所,直到晚上12点才让回家,以后派出所不断到我们每个同修家干扰,半夜搜家抓人。

每到敏感日恶警都把我们石河地区的同修抓起来,关在后院软禁,叫我们给派出所打扫卫生,给所长擦车,扫便所,洗窗帘床单,擦玻璃。连70多岁的老同修也不放过,到派出所给他们收拾卫生。

我和同修A不愿再受迫害,我俩决定再一次到北京证实法。我们走以后,石河派出所到家里把家人抓到派出所,逼供要人,罚款,到所有的亲朋好友家要人,恐吓。

我俩到北京以后,北京公安局和石河派出所把我们抓起来,恶警谷晓峰把我们俩手铐在一起,铐在暖气管上,不让吃饭,不让睡觉,不让上便所。回到石河派出所又把我们俩手铐在一起,铐在暖气管上。所长蔡杰恶言恶语大骂一通,晚上提审,让我按手印,说我的手按的不好,谷晓峰一拳打在我身上。7月12日又送到金县看守所,刑事拘留在看守所里每天劳动12小时,凡是炼法轮功的人不让喝水,不让上便所,便所就在室内,夏天的味儿特别难闻。因劳动过度,我晕倒了,金县政法委和石河派出所提审我还炼不炼,还炼就把我们看守所10个人绑架到马三家劳动教养1年。

我们都没有说不炼,被送到马三家后,犹大搜身,提审,晚上不让睡觉,10多个人围攻我做转化,写三书,白天也是整天逼我写三书。由于学法不深,写了三书,走了一段弯路,做了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回来后,通过不断学法,和同修切磋,决定在明慧网发表声明。跟上师父正法进程。

在此警告现在仍执迷不悟,迫害大法的恶人:立即停止对法轮大法的迫害,善恶有报是天理!

[编注]署名严正声明将归类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