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霸州市恶警在迫害中大发黑心财


【明慧网2003年9月24日】在99年7.20邪恶的政治流氓集团对法轮大法开始铺天盖地的迫害中,人间首恶江泽民对大法修炼者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拖垮,肉体上消灭”“打死算自杀,不究身源,立即火化”等一系列惨无人道的迫害。河北省霸州市公安局以刘东方(政保科科长)、王晓强(政保科副科长)为首的恶警,他们联合各乡、镇派出所和有关单位,对全市的炼功群众进行抓、打、抄家、关押、判刑等。最恶毒的是在经济上的迫害,他们采取非法罚款、抢、夺、骗、敲诈、勒索等流氓手段坑害炼功人。大法修炼者只为修真善忍,为说一句真话要求停止迫害,却遭如此不公对待。

霸州市公安局联合南孟镇、康仙庄派出所把法轮功学员一次又一次绑架到市、镇派出所,受到残酷折磨后,就进行非法罚款,不拿钱就不放人。例如南孟镇的法轮功学员吴洪川第一次被罚款5千元,第二次又被政保科罚款4千元,罚款还不放人,又被非法转押到洗脑班,半年后罚款才放人。在2003年又被两次非法绑架(现在不知被非法关押何处)。还有南孟镇姓王的一家母女三人修炼法轮功,被无理绑架到市政保科,关押折磨了一个月就被罚款一万多。王又一次被绑架后,又罚款4千元。像这样的事很多很多。

公安局政保科不法人员还敲诈勒索、骗钱。如南孟镇法轮功学员顾菊妍、李金双等4人被非法关押了一个多月后,就通知家属带4千元到市看守所接人回家。等交完钱后,不但不放人,钱也不给了,还把她们送到市办的洗脑班折磨。大法弟子高××因家里没人,厂里领导支了她300元,交给政保科科长刘东方,让他转给在看守所里被非法关押的高××。但钱却被刘东方霸为己有。市看守所的恶警们也经常把大法弟子的钱据为己有。有一位姓李的和姓高的法轮功学员因为吃不饱(每顿饭一个半鸡蛋大小的玉米面窝头),有的大法弟子支援给400元生活费,都被看守所恶警霸为己有,像这样的例子举不胜举。炼功人有的亲属不炼功,就想要求这些警察们照顾放人,恶警们就借机刁难、勒索,而且数额较大的有上万元。

他们借迫害大法学员之机搜身、抢财抢物。学员被绑架到市政保科后,除遭恶警毒打,同时由恶警刘东方、王晓强等人搜身,抢走每个学员所带的现金,不论多少全被他们抢走。不论男女老少都被他们抢光。如法轮功学员高增强被恶警搜身时抢走现金一千多元。在这之前,恶警王晓强等去高增强家里找人时,家里没人,王晓强等人把门砸开,抢走自行车一辆,和电脑VCD一台。

市政保科在恶警刘东方、王晓强的唆使下,借打压这些好人之机,鱼肉炼功群众,坐地分赃。有一次刚罚了城关镇陈姓大法学员5000元钱还有别人的罚款,他们就在政保科办公室里就把这笔钱给分了。分完钱,其中一个警察说:“你们分那么多,怎么才给了我这点儿?”一个头头说:“就给你这些!你才来几天哪!要就要,不要连这点都不给你了。你不知道××党不说理呀……”他们为分赃不均差点打起来。这是被法轮功学员亲眼看到的。人不知道的还有多少次?

据不完全统计,霸州市公安局政保科不法人员用各种卑鄙手段,只在南孟和康仙庄的部分修炼人中,就有13万多元被他们非法占有,全县众多大法弟子中被掠夺了多少钱可想而知,还不算抄抢的实物。这只是他们对人民所犯下罪恶的冰山一角。这只是在经济迫害上表现出来的一点点。有多少家因此出现了生活危机?有多少人流离失所、妻离子散?承受着肉体与精神上的巨大摧残?恶警们还无耻的诬陷法轮功学员“不过日子”?!

我们正告刘东方、王晓强等人,现在江××邪恶头子被告上海外法庭,而且在全世界各国都在陆续告610头子,黎明的大审判就要开始了。你们所作的恶,群众心中都有本账,为你们自己和家人的将来想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