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弟子:我们一家13人的修炼故事


【明慧网2003年9月24日】我今年十六岁,来自堪培拉。我们一家老老少少有13口人修炼。我的一位姨妈于1998年得法,然后她把大法介绍给其他的家人。我们很幸运能够一起学法,一起修炼,如同一个整体一样。我想借此机会讲一讲我的家人与自己的一点得法及修炼经历。

有一天,我的另一位姨妈下班后,在回家的路上,她决定修炼法轮大法,她的妹妹先前将大法介绍给她。忽然,她开的车偏离了道路,撞到了一棵树上,这棵树垂直地落了下来,砸在车子乘客坐的那边。想一想,这棵树很有可能砸在司机的那边,但是却没有。她立刻明白了:是师父救了她。而她只是动了想修炼这一念。

我的外公于1999年聆听了师父在悉尼讲法,他被师父的话深深地打动了,因此决定开始修炼。外公以前经常脚踝骨痛,那是三十多年前在越南的时候,外公乘坐的公共汽车碰到了地雷,他被炸昏了。在昏迷了八天后,他被抢救了过来。据他说,在昏迷之际曾飘飘然地到了另外一个世界,就象师父在《转法轮》中写唐山地震那一段所描述的一样。拣回来的这条命就是为了今天得法。修炼大法后,曾被炸断的脚踝骨也不疼了,现在还能双盘了。

我外婆以前患有严重的糖尿病,修炼后的几年间,她不再需要服药。可是,不久前,她经历了一大关,处于一个极其严重的状态,后来她住进了医院。医生检查后大吃一惊,因为她的糖尿指数达到47,早就应该死了。通常当一个人的糖尿指数达到20几,这个人就没命了。医生搞不懂是怎么回事,我们都知道,师父在管着她。她自己也意识到了问题所在,知道自己并没有放下对病的执著,外婆此时正坐在下面听我发言。

我自己得法将近九个月了。过去我的哮喘病很重,修炼后现在我不再需要天天服药,感觉真是太好了。回想起九个月来的修炼经历,我感到了大法是如此的深奥,我需要慢慢地去领悟,不断地修炼并完成自己的使命,跟上正法的进程。师父教给我们的大法是超越人类的知识的,那层层的法理,博大精深。作为新学员,修炼的路上干扰重重,我感到跟上正法进程十分艰难,但在我家人、同修和师父的帮助下,我想我会克服困难的。

刚刚开始修炼的时候,我并不能很好地理解大法,悟性不太好。但是,逐渐地我懂得了大法的份量,我也明白了在正法时期“善”的重要性。刚修炼的时候,看到我的家人常去公园里炼功,我就自己嘀咕:你们在干什么呢?觉得他们是在浪费时间,现在我明白了,我们到公园去炼功是为了帮助世人了解大法,并揭露邪恶的迫害。帮助救度众生是最大的善,因为我们是众生的“唯一的希望”。

自我开始在正法时期的修炼时,遇到了很多干扰,我看到了魔,许许多多的魔。旧势力利用每一个机会进行干扰,干扰学员的修炼,因为他们知道他们的日子不长了,它们想尽一切办法来干扰学员修炼。这是我这一段时间所观察到的。我同时也看到要克服这些干扰需要大忍,我有时会排除不了这些干扰,我觉得我使师父失望了。我会尽我的努力不断地提高心性,不让师父失望。我知道师父是不会抛弃真修弟子的,师父会帮助我们走过正法。

现在我和家人与同修每个周末都去公园炼功洪法,我们挂上“法轮大法”中英文的横幅。我为我能去洪法感到自豪,因为我们是师父的弟子。因此,对于被江氏集团谎言毒害的人的谩骂,我们都能忍受。

每个星期天的早晨,堪培拉的法轮功学员以及从悉尼开车过来的学员都到中国大使馆前面发正念。天气常常是寒风凛冽,尽管寒冷难忍,六点钟就要起床,我每次都去。

最后我想说,我会尽最大的努力学法,忍难忍之事,揭露邪恶,帮助救度众生。有一天,我们会回到真正美好的家园。

(2003年澳洲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