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河劳教所恶警一律被我问得哑口无言

北京学员给海外亲人的家书

【明慧网2003年9月24日】

二哥二嫂:你们好!全家好!

从牛山一别,又二年多了,这一别,你与鸿飞(化名)成了永别。我从2002年2月10日春节前夕,被恶警第六次骗开我的家门,闯入家中抄家,当着躺在床上病妻──鸿飞的面,把我从家中抓走关押,并被判一年半劳教,送北京团河劳教所服刑。在服满一年半刑期又多加一天后,于2003年8月10号得以回家。当放我出劳教所的牢门后,我才得知飞──我的爱妻,已于2002年4月10日被迫害致死。

一年多来他们对我一直封锁飞逝世的消息。这就是现政权统治下的司法部门对人民的所为,我们几十年的夫妻,当她病危期间,儿们多次找到有关部门,都未让我见妻一面,生未见人,死未见尸,可谓把坏事办绝,古稀之年的我们,就这样被它们搞得生离死别!

我质问该所所长及所有的干警,是谁没人性?它们个个哑口无言,纷纷躲开!

四年来它们搞得我这个有妻、有三子、三媳、三个孙子的三世同堂的十一口的幸福之家,我们老夫、老妻,我六次、飞四次被抓被关,我们从2000年世纪之交到进入21世纪的2001、2002、2003年连续四年的春节,我都是在大牢中过的,旧历正月初一是我生日,也是连续四年没过过生日;飞是两个春节(2001、2002)是在大牢中过的。不仅搞得我们一家妻离子散,而且最后把我们夫妻搞成生离死别、家破人亡。她逝世后,我们夫妻未能见一面,成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悲惨下场!

另:从2002年2月10号前后至今,我就断了一切经文与书的来源!望兄见信后,想法给我搞齐这一时期以来师父发表的一切大法资料,妥为寄我或托来大陆北京探亲的亲朋好友把资料带给我为盼!?告前所寄光盘等,我一直未收到,如何让我收到,请二哥想法为盼!

我现在一切均好,身体、思想、境界、状态等,一切如初。在劳教所一年多来,罪未少受,像从人间地狱爬了出来,它们先是熬鹰,多少天不让睡觉……,然后软硬兼施,最后攻坚……,但一年多来,所有和我谈过话的恶警,个个被我驳得无话可说,不管谈大法,还是诸如天安门自焚、精神病傅怡彬杀父母杀妻之骗世谎言等等,一律被我问得哑口无言。我既未被它们强制转化,也从未认过罪、认过错,我六次都是在家中被骗开门抓走,犯法的是恶警;警察抓小偷,还得乘小偷下手作案时,抓个正着才能抓捕,我大法弟子在家中坐,如何能去干扰了社会秩序,而六次都是写的“干扰社会秩序”的罪名,岂不滑稽可笑。我一直宣说:“法轮大法就是好!放我出去我还炼到底,绝不向任何邪恶屈服!”不“转化”者,本应延期十个月到一年,我满一年半的劳教期,它们无奈把我放了,它们把坏事做绝,心中难安!师父救我出来了!我时时刻刻想着慈悲伟大的师父!向尊敬的师父问好!我相信鸿飞已经在天上等着师父接送归住了。让我们一起祝福她!我们的亲人!

妹夫  2003年9月7日于家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